网络时代,是谁让我们成为暴徒?

  晚上和几个朋友喝了些酒,到现在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我在想,一个人在别人看来已经酩酊大醉的时候究竟还有几分是清醒的,除了身体一部分不受主观意识支配外,我觉得,个人意志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清醒的,只不过在喝醉的时候可以去放纵那个被压抑太久的内心世界最真实的自己。

  昨晚从仅有的几个饭否好友里得知杭州“三菱男”事件的新闻,无可否认,在Web2.0时代网络媒体信息传播的速度是传统媒体所不能比拟的。接着过了不久,传统媒体的报道也出来了,肇事者的个人资料被网友人肉了出来,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所谓富家子弟对撞死人的态度,事关当局对事件的处理态度,政治干预下媒体不得后续报道的谣言。

  无可否认,网络时代的我们相当大的程度已失去应有的理性进而选择激进的态度去看待每一件我们所不齿的问题,因为当权始者始终不能提供一个让大部分人所满意的答案,我们被愚弄得太久了,先清醒的一部分人已经感受到了不能承受之重。不要跟我谈什么人性,没有人天生就是暴徒。事出必有因,我们有今天,不得不拜这个“优越的制度”所赐,我们心中的怨愤已被挤压得太久了,每一点星星之火都会成为我们发泄心中不满的导火索,多少传统教育将我们引向与真实社会完全背离的境况,你告诉我,什么才是真正的反文明、反人类?

  马克思所唾弃的资本主义最大诟病:贫富悬殊,却成为了当今这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最显著的特征;先富的一部分人富起来了,但剩余的那部分人呢?我们连狗都不如,没有人权,没有自由,没有宪法规定应有的权利。法律永远只为有钱人服务,面对强权,我们还剩下什么?

  在这个物欲横飞的时代,金钱、强权仿佛可以世袭的社会,我们被灌输的法律知识永远只能印刷在铅字上,然而现实的意义是,你没有钱,没有权,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在这个标榜权力与意志的社会生存。狂热的纳粹分子戈培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什么是真理?权力就是真理,金钱就是权力!如果没有网络,没有仅存良知的媒体曝光,谁会去在意一个浙大毕业生的生死,当涉及一切经济利益的时候,钱可以让所有人失去人格,行政压力可以使所有媒体失去本身的尊严,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所宣称的优越制度,这就是他妈的社×主义。

  当无限的权力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多数人的命运玩弄于当权者掌间,这是谁的悲哀?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们到底还能沉默到什么时候?

相关日志:

  • 2009-04-27 我有精神病,我发作了,请不要跨省追捕我 (1)
      后天氨们时代的80后,没有经历过文阁,没有经历过政治斗争,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贫困与战争,或许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幸福,虽然我们读小学是要钱的,大学毕业是没工作分配的,房子还 […]
  • 2009-06-24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1)
      中国当初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开放了互联网,现在竟要打着保护未成年人的幌子来收紧言论来维持自身这千疮百孔的制度,某方面,你们确实做到了,因为古往今来自上而下的愚民教育下从不缺少奴 […]
  • 2010-11-26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0)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
  • 2010-03-19 饭?否! (2)
      当初,MicroBlogging这个概念还没有现在耳熟能详,不像现在一地被阉割了的”微勃“;当初,知道Twitter的人不多(当然,现在也不多,起码远没XX农场多),国内也就 […]
  • 2009-07-12 无风吹过的夏天 (4)
    学校饭堂每到放假就只开上半层,饭菜的质量也在原来已经糟透了的基础下力争下游,加上夏天太闷热,食欲也大为减退,每天也总是将吃饭时间推迟到最后一刻。坐到里面靠大窗的空调位置上,不时有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