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

  有读过特洛伊的故事吗?一个国家为了一个女人打了十一年的仗,十一年哦,无数男人为一个女人而客死他乡,无数人为了一个女人受着贫困与饥饿的战争之苦,这是可等凄美与浪漫的爱情故事啊。

  前些天与一初中隔壁班的女同学聊起,她竟不记得我们是校友了,更可怕的是,我们还是三年的小学同学,初中的时候相隔一条走廊,每日低头不见抬头见,几年之后,她记忆里与我交集的那部分已然屏蔽。

  其实不仅仅是那个校友,有时候甚至连自己也开始怀疑记忆是否产生了错觉,就连前两年前的大学生活片段也开始变得朦胧,只能靠某些场景才能唤醒昔日的那些回忆,有时候连自己都会惊讶不已。或许先前的记忆只是往后记忆的缓冲区,米兰·昆德拉有一本小说叫《好笑的爱》,其中有一篇就叫《让先死者让位于后死者》,我想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知道何时,眼泪已变得异常珍稀,想起以前一个人哭的时候会拿镜子看着自己哭的样子,记忆仿佛已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自认为是个很坚强的人,习惯独来独往,但越是外表刚强的人内心却越是脆弱,就好像荷马史诗里的阿基里斯,即便是最完美的英雄,也会有他的 Achilles’ heel 。唯独不记得上一次流泪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即使是看再悲伤的电影小说,也仿佛那只是属于自己之外的世界,但有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子却有流泪的冲动。小时候父亲的藤条带来的只是肉体的疼痛,相对内心的伤害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父亲的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就足以让我的底线崩溃,眼泪也不争气地在转身时往下流。其实我小时候最害怕的不是自己不听话做错事被父母打,而是他们之中谁做错了事而吵架,知道吗?当妈妈在我面前哭着对我说长大要争气的时候是我一辈子最无助的时候,我无人可以依靠了,我真的害怕从此会失去他们。那种基因天生联系着的亲情,那种可以毫无保留去牺牲的血缘之情,长大了,才有了深刻的体会。

  那种胸口被挤压得几近窒息的感觉,那种大脑深度缺氧时的感觉,那种肺部在痉挛抽搐的感觉,却怎么也流不出一滴泪水。

相关日志: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6/09 高考!高考! (1)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落下了帷幕,《高考》,网友调侃到,教育部年度巨献,史诗级巨型灾难片,触目惊心,一笔一人命,认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但愚昧之我所见,在现行体制下,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6/29 If This Then That (3)
      今天在互联网上讨论很火的一个网站是 itfff: If This Then That,简单地说,就是如果 “This” 满足条件,则 “That” […]

Author: Yu

Hey! It's Yu!

2 thoughts on “眼泪”

  1. 是不是不流泪了才叫长大?最伤心的眼泪不是因为失恋,而是因为妈妈的那记沉重的甩门声。最无声,也是最孤立无援的眼泪。

  2. 记得曾经听过一种说法,真正到达伤心到最高的境界,是哭不出来的。有时,能够哭也是值得庆幸的。因为,情绪还找到了一种释放的方式。
    就连眼泪,也需要好好珍惜!
    生存本来应该很简单,但是,却被变成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