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s

  早上起来,气温降了许多,同往常的早晨一样,云层还是那么压抑压抑的,偶尔才能在缝隙见体会到一丝丝温暖。在冬日与春天的交合季节,总令人感到一种无形的悲伤。

DSC06153DSC06145

  落光了叶子,剩下光秃秃奇形怪状的树枝,每次路过总会向上望,希望能找到对乌鸦什么的,可那只是光秃秃的背景,什么鸟也没有。旁边落了一地的花,看了树牌才知道是一种叫宫粉羊蹄甲的树,苏木科属。

  春树说:

一个人的人生归根结蒂只能是那个人的人生。你不能代替谁负起责任。

  如果伤害了别人,是否也可以用这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脱,这是他的人生,我对此无可奈何?进一步说,无意识的伤害那就更与自己毫无关系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疯子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原谅。

  生命中每一件确定的事情都是由无数不确定的偶然因素所决定的,正如混沌理论,蝴蝶效应,当事情已然事实,倘若再回过头来想“如果当初……”这些问题就显得非常可笑了,既然现在的自己是由已经过去的事实所使然的,那么由过去历史所造就的自己再去推翻过去的结论,那么现在的自己或许就不复存在了,或者说,已不是现在的自己了,难道这不好笑么?推到过去是不可能的,正如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虽然可以重造,但是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至少,不全然是原先那个样子了。

相关日志:

  • 2009/04/07 生命,死亡 (1)
      毫无头绪,写了一大段最终还是删了。   《入殓师》,一部关于亲情,友情,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理解以及对生命的态度的电影。日本人的谦虚严谨,以及汶川大地震时日本救援队的一副 […]
  • 2009/03/19 Someone Say (0)
      自己是个不怎么长记性的人,所以平时都会随身带本记小事本,想做的和必须做的事情梳理一遍写下来,或者有些突然的idea也可第一时间记下来,简单地说,就是一种称为GTD(Getti […]
  • 2009/01/12 折腾 (0)
    ↑-----夕阳下的西湖 于 […]
  • 2008/12/04 第一场雨 (1)
    冬, 第三教学楼, 早晨,9:28,Dec.4, 2008入冬的,第一场,细雨。
  • 2007/11/29 忽如一夜东风来 (0)
         广州这几天受冷空气袭击,最低气温降到了7℃。对于我这种怕冷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      […]

Author: Yu

Hey! It's Yu!

1 thought on “Chang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