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志

  功课,实验,郁闷的一周……

  先是,淘宝淘了个SONY的M97,就是样子挺拉风,贵得不靠谱的那款数调便携收音机,由一节7号电池1.5V低电压供电。到手后试听,效果惨不忍睹,单是那灵敏度就不如我的S706F MP3,更不要提音质了,彻底无语,估计可以和德生德劲之流一拼,但身为SONY家族的一员,比他垃圾的估计也找不到第二款了。

  再说说我的S706F,这款MP3设计存在缺陷,耳机输出的排线老容易出故障,运气好的可能会左右声道不平衡,更倒霉的,像我这种情况,它干脆就不出声罢工(奉劝S600和S700系列MP3的朋友平时不要频繁插拔耳机,这婊子不耐插)。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奈没有维修的零件,只好寄回给卖家,来回运费20不提,单是至少1个星期没有音乐就够郁闷的了。

  最近牛奶流行买一送一,每到这时候我总会想起农场里的那些奶牛,然后会很自觉地把女人换成奶牛。其实同是哺乳动物,奶牛和女人的区别就在于,奶牛有很多个奶头,女人只有两个,奶牛的乳房长得靠近屁股,女人的胸部则长得靠上,通常情况下丰满的女人也被人戏称为奶牛,论产奶量当然是真正的奶牛更胜一筹的,但谈到手感问题……

  其实那些农场里的奶牛挺惨的,整个农场都是母牛,估计Lesbian占的比例不少,可怜的母牛一辈子也没见过公牛,却不断地被人工授精,不断被人挤奶,根本的性问题却得不到解决。对于这种无奈的特殊强奸,没有反抗,更可悲的是对于孩子他爸是谁这个问题她们无从得知。但聪明的我们知道,她才是人类伟大的母亲,哺乳了一代又一代人,对,是人!

  今年的诺贝尔奖项继续无缘中国人,以至新华网评颇为讽刺的说到:中国不需要诺贝尔奖。周正龙华南虎事件,下载A片罚款1900块事件,食品安全事件,煤矿安全,豆腐渣工程,百度危机公关事件,何可欣年龄事件,一系列一系列的事件中不难看出,这归根到底就是一种体制的问题。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奖主高行健先生虽然在法律意义上不是中国人,但他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XX事件之后退出中国共产党,后定居法国。他的著作在大陆遭禁,作品只能由外国出版。我们说日本人当年侵略我们,今天他们篡改历史,修改教科书,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全世界80%的财富集中在20%的人手里,但在极权国家,权力却100%集中在统治者手里。

  一系列的体制问题,让我想起了网络流传甚广的一条引自9月16号《南方农村报》的评论:

在一个向食品中添加工业原料没有愧疚感的社会,在一个让小农无以自处而公众又缺乏反思的社会,在一个民众缺乏道德基础、企业缺乏信托责任的社会,任何细枝末节的制度改良都难以使现状发生根本性改观。

  一百多年以前洋务运动的破产,其根本原因就是当时洋务派天真的试图不改变封建制度而想让国家富强起来。其实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人类的使命就是对前人历史任务的继承与发展。五四运动提出了民主与科学的口号,标志着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然而,我们要的是真正的民主,而不是空虚的口号,我们要的是真正的法制治国,而不是统治阶级制法执法犯法一条龙服务,我们要的是对真理的绝对追求,而不是忠于现状固步自封。孙中山先生留给我们的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们能否从中有所思考?

相关日志:

  • 2008/06/30 教育 (0)
      这张照片是我参加这个学期初的时候我们学院组织的一次“考试挂科过多者”心理咨询座谈会的留念照,我是最后一排第一个。   中间一排第五位是我们学院的辅导员,我之前从未见 […]
  • 2011/09/01 知书达礼 (0)
      今天公司发了一个月饼。   古时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之说,意思为生在淮南的橘子,若放在淮北种植,生出的果实就变成又苦又涩的枳。现实中会经常听到,xxx一到中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5/31 回归生活 (3)
      当我近一个星期以来每晚回到住所都累得倒在沙发上时,我不得不开始反思什么是生活,或者说,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太多无意义的垃圾充斥着我的生活,阅读器里永远也看不完的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Author: Yu

Hey! It's Yu!

1 thought on “一周志”

  1. 哎~不要再这里大叫民主了,没人听到的。
    这些问题我已经听得多到不想知道结果了。
    你去革命啦
    我等佐廿年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