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考试挂科者合影留念

  这张照片是我参加这个学期初的时候我们学院组织的一次“考试挂科过多者”心理咨询座谈会的留念照,我是最后一排第一个。

  中间一排第五位是我们学院的辅导员,我之前从未见过她,事实上,大学的校长我也从来未曾见过其庐山真面目,我们的班主任我也忘记是男还是女的了。紧挨着她左边的四位和右边三位都是来自华师的心理老师(确切来说是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从这张照片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中国的官僚主义制度,如果“领导”照相时没有站中间,那是在天朝绝对不会发生的事,哪怕这位“领导”是多么小的一粒芝麻绿豆。

  数了下,包括自己在内,一共18名学生。记住这18张脸,记住这18位曾经在大学考试挂科过多而被认为是自杀高危人群的人。

  我问当时我的心理咨询师,我考30分与考100分的同学之间70分的差距意味着什么。我考试不及格是不是说明我智力有问题。我们从小接受教育,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我们被动式的被灌输了多少所谓的“真理”,我们被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积极关心政治”更是狗屁谈不上,关心不了,到处都是媒体的阿谀奉承,人们哀声载道,这个国家怎么了?

  我对大学的教育真的很失望。中国的大学是一间流水线的工场,一个人入学就等于开始了他被生产的过程,经过一道道的工序(公共基础课程,专业课程),不符合要求(考试没通过)的返工再来,到最后检测,没达到最低要求(全学程GPA小于2.20)的不予颁发合格证(学位证),这意味着你之前所经过的工序全部作废(大学四年白读)。为什么就不让我出厂?什么?这是中国?哦,那我明白了。

  大学是什么?大学是一个将你的梦想坛子一个个逐个打破的锤子。大学培养的不是多元化的人才,大学只关心你的成绩。看看国际性的比赛,头三甲有什么时候不是中国学生的腹地?中国学生考试天下无敌。大学里的人思想越来越平庸,越来越甘于平凡,就像监狱里的囚犯一样,已经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只能乖乖的服从。

  当美国人在享受着摇滚,听着Elvis Presley,The Beatles的时候,看看我们都在干什么?歌唱东方红?为XX主义奋斗?毛XX语录?我不想说些什么,只是大家受愚昧的程度不同而已。

  我想退学,大学里做的东西都不是我自己想做的,我完全感觉不到读大学的价值,我在这里迷失了方向,我对前途一片渺茫。父母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与我在大学收获到的东西完全不成比例。我这辈子不欠任何人的,但我绝对不能对不起自己的父母。我退学,但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我想去流浪,流浪不是逃避,只是对生活的另一种反思。我就像一条被圈着的狗,但绳子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阻止我的逃跑,我要走,任何人也阻止不了,但是我不能,我不能抛弃生我养我的父母,我走了,她们的精神支柱也就倒了,我注定这一生要枷锁在这种负罪感上。

  我知道父母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渐渐地,我感觉到为人父母的不容易,每次想起自己的父母,我的眼睛都不自觉的湿湿的,心在颤抖,有想哭的冲动,另一个令我有这种感觉的人,是倩愉,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每一个小小的情景都可以触动我内心的敏感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冲动。我真的很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哭到全身抽搐,我有压力,我可以怎样?

  我从来未向任何人倾诉过,因为他们不懂,他们根本不了解。每次有人问起,我总是回答那些他们期待着的答案,我就是这样违背自己的意愿去撒谎。他们算什么?我又何必花时间去向他们解释?

  自认为个个都是怀才不遇的垃圾的大学生,事实上,中国从来就不缺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才”。真正“有才”的被大学拒于门外,真正有能力的却不被认同,不该进来的却进来了。想想你们是多么的虚伪,想想你们是多么狰狞。你们可曾在镜子面前审视自己?你们可曾想过亵渎自己的灵魂?

  人生,是否有“安全出口”?

EXIT

  Where is my EXIT?

相关日志:

  • 2008/09/10 personal credo (1)
      今天我对师姐说,我很孤独。   我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无尽的日落大道上裸奔,没人愿意与我一起疯狂地去面对这个世界。其实我内心最害怕的不是失败,而是连尝试的机会也没有。   坚 […]
  • 2009/10/02 (0)
      家里阳台对出的地方原是一片荒地,废置了好多年,记忆中童年的回忆已被埋在那片荒地里被踩在脚下好深。这次回去,发现原来的荒地被推平了,上面铺上了草坪,周围的泥石路也浇上了水泥,多 […]
  • 2008/10/10 一周志 (1)
      功课,实验,郁闷的一周……   先是,淘宝淘了个SONY的M97,就是样子挺拉风,贵得不靠谱的那款数调便携收音机,由一节7号电池1.5V低电压供电。到手后试听,效果惨不忍睹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