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don’t care

  6点15分,太阳和路灯还在沉睡中。天下起了毛毛雨,所谓的春雨?感觉不太冷。

  整个校园也在沉睡中,西园的早餐还没弄好,还好,出门带了包饼干。上了车,吃了两块,没有水,饱了。早上的广州不至于太臃肿,耳边放着 Mika 的《Life In Cartoon Motion》,很喜欢的一个歌手,很耐听的一张专辑。

  下了车,问了下早餐店的小二,走了一小段路,400米,差不多了。

  “过对面马路几十米转角就到了!”保安叔叔说。

  转角的那一刻,教堂的钟声敲响了,刚好八点。撑着伞,慢慢抬起头仰视这座神秘而又庄严的教堂。对称的设计,哥德式?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雄伟,但还是留给我一点点震撼。

  同样震撼的还有门口那群乞丐。这是我看过最绅士的乞丐,他们彬彬有礼,排着队,拿着他们的谋生工具,你上前,他们会对你微笑,但是不会恶意围攻你,或者主动开口问你拿。旁边还有一群他们的同胞在悠闲的聊天,他们过着耶稣般的生活。

  究竟是善意的施舍还是恶意的剥夺?

  生活真的很可怕,当接受给予成为一种理所当然。

  天主教的弥撒,第一次见识。围在一大堆老奶奶之中,装着似懂非懂地念着,念着念着,我就在想,该死的什么时候结束,我还要去门口那间早餐店吃牛腩面呢!

  好了,好在中国奉行有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不然每天起来听那个说一口流利潮州话+客家话+广州话混杂的神父讲《圣经》迟早不阳痿+肾亏才怪。

相关日志:

  • 2010/01/22 淋巴结 (2)
      颈部那两粒淋巴结可能存在已经很久了,只是前天才被我无意中摸到,无痛无痒,这么多年来,委屈你们了。   早上打电话给部门主管,请了一天假。到校医院,医生说建议外出治疗,开了单,到中山三院...
  • 2009/07/31 Life Goes On (0)
      不知不觉又到了7月的最后一天,暑假过去了一半,说考驾照的事情搁浅了,实习更是了无踪影,事实上我只用Google Docs做了个简历的模版,我想,既然是人生的最后一个暑假了,无论它以怎样的方式...
  • 2012/04/10 四月 (0)
      骑车的话就不能随心所欲地走了,因此走路去摄影又是另一番滋味。   沙面是领事馆的地方,白天来过很多次,晚上倒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有东边多高楼,但却多了几分宁静,珠江上流光溢彩的倒影,仿佛...
  • 2012/06/09 彩虹不见了 (0)
      周六的下午,出去吃饭回来时下大雨了,进超市听导购MM讲洗衣液和洗衣粉哪个更省,又反复对比了不同牌子不同香味,真是消磨时间的好选择。回到宿舍一下公车就看见一大道彩虹,赶紧抽着洗衣液跑上...
  • 2010/06/02 酒醒继续上路 (1)
      是不是每个夏天,都意味着新的开始?4年前的高考,告别了旧的一段记忆,开始踏上高中老师们时常说事的“可以尽情玩,可以谈恋爱,可以不上课”的大学旅程,4年后的今天,即将告别这被高中老师们所嬉皮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