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could have a better world

  昨晚收到的一条信息无故失踪了,我的手机有点BUG,有时会打不开信息,昨晚我刚重启完,看了一会小说,之后出现了个短信图标,因为打不开,所以我又重启了一次,之后,就发生了上述的悲剧,那条短信很诡异的失踪了,“凶手”也不知道是谁,真是死得不明不白啊!昨晚发短信的那位仁兄不好意思了,如果你找我有急事,望你看次文章后再联系我,催我还钱的就当我真的没看到好了。

  上学期在图书馆的书是时候要还了,这个学期的课程太多了(我知道这不是个很好的借口),宿舍又订了报纸,电脑又老是在引诱我,所以除了午睡和晚睡的几十分钟外很少抽出时间来看书。

  最近在看的是一本叫《最后的宣战》书,真人真事,作者黎家明第一次去嫖妓就染上了 AIDS。作者应该是一个很勇敢的人,《最后的宣战》是最初发表在榕树下的文章,之后出版成书。不知道现在作者的命运如何呢,应该是在天国的另一端了吧。

  其实我们大多数人对 AIDS 的认识都是很低层次的(包括我),把艾滋病人上升为一个人品的问题,往往认为这种人很脏,得 AIDS 是他们罪有应得。人们对待艾滋病人的态度往往又是恶劣的,一旦检验结果显示 AIDS 抗体呈阳性的话,那么对这些不幸的病人来说可能就意味着妻离子散,无家可归,没有工作,一切一切都将失去。与其说艾滋病人死于病毒本身,还不如说是在社会的压力中倒下的。我就不明白,以我目前的知识我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无非只有3个:性,母婴和血液传播。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歧视艾滋病人,人家一般的日常生活不影响你,不会感染你,不就是一种病嘛,谁敢说没生过病。我们越是歧视他们,他们就会对社会产生报复行为,如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我相信和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病毒一样,艾滋病的彻底治愈只是时间的问题,身为普通社会一员的我们现在要做的而且能做的,是对艾滋病人多一份理解与关怀,没有歧视,他们只是病人,他们已经受伤害了,我们忍心再落井下石吗?

  快到国庆了,虽然承诺了要回家,可是还是想找份兼职做做,听说有份联想的的导购员兼职,工资还可以,主要是自己比较喜欢 IT,而且上年有过一次经验。明天有面试,决定去试一试。

相关日志:

  • 2008/05/25 Open Question to individual of MARS (2)
    What was the top one or two major actions that you took in the past 12 months in order […]
  • 2007/08/14 (1)
      凌晨四点多起来放水,发现宿舍的门大大的敞开着,心中一惊,莫非被洗劫?观察周围环境,不像,大概是昨晚没把门关紧。唉~我们宿舍的锁还是传统的扭动式开关的那种,有时貌似关上了,但风 […]
  • 2007/12/08 AIDS (1)
      今年是世界第二十个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是“遏制艾滋 […]
  • 2012/05/27 小余路 2998-3008 (0)
    2998. 阅读分享:几米:照相本子 2:24 AM - 20 May 12 2999. […]
  • 2010/10/03 小余路 1455-1487 (0)
    1455. 半夜醒来记录了些想法,完毕,继续睡觉去。 September 26, 2010 at 2:57am 1456. Chrome 7.0.517.17 dev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