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redible

  热烈庆祝军训第十天顺利结束!

  形式化在中国遍地开花,军训也难逃一劫。十几天的训练只为最后一天的彩排,每个学院都争得头破血流的,大有一种不拿第一誓不罢休的架势。今天各教官狠狠筛人,万幸中的万幸,我如愿以偿的被刷了下来,终于摆脱了变态教官。虽然依旧要晒太阳,但我们基本上不训练了,就算要也是训练1分钟,休息5分钟。我们自诩为特种部队,旁人都羡慕不已。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哦,整个学院仅此百人!

  实在顶不顺那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加之可能看越狱看多了,心里萌发了做逃兵的思想。于是趁休息哨音一响,环视了周围确认安全后,我就和个同学潇潇洒洒的步出了训练场,头也不会踏上了回西园的校巴。

  晚上尚尚的师姐女朋友又要了,今晚不煲西米糖水了,煲粥,瘦肉菜干。遗憾的是腌好的瘦肉放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已经变臭了,因此只能干吃菜干粥。

  明天又去跃北,正在思想斗争该不该去。今天逃走的事被大宝哥知道了,说明天要给我点color see see,我倒不怕他,我恨不得他把我赶回宿舍。

  但是跃北有晴子喔!

相关日志:

  • 2007-07-18 传说中的五六 (1)
      去训练场的距离近了,但集队的时间却早了。好在今天的了场小雨,虽然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不大,下得也不久,但它的意义是给整个早上都降了温,吹来的不再是热风了。这样的天气配合那时那刻 […]
  • 2007-07-25 再逃 (0)
      今天又在跃北呆了一个多小时就逃了回来,我们是一群被遗忘的男孩。。。   不知为何,整天觉得好热,好渴,好困,好想睡觉。早上回来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后仿佛已经睡了三千年,头 […]
  • 2007-07-23 结束了吗? (2)
      一个噩梦的终结,宣告另一个噩梦的到来。   凌晨四点,迷迷糊糊地被闹钟吵醒了,经过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不得不接受起床的现实。外面灯光依旧阴暗,环境宁 […]
  • 2007-07-16 无惊无险又一天 (0)
      为什么该死的台风还不来?连续两天下午都是阴天,很想它下雨,下到天文台发布黑色暴雨警告信号,一切室外活动都要终止。但每天就只能看着偶尔几夺乌云在飘过,毫无下雨的动机。   军 […]
  • 2007-07-22 一肚子火 (1)
      云像赶集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概也厌倦了该死的太阳吧,今天它们都躲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重返东区运动场,进行阅兵演练。我们四五六排合成一个方队,由四排的教官(以后称 […]

Published by Yu

Hey! It's Yu!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