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肚子火

  云像赶集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概也厌倦了该死的太阳吧,今天它们都躲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重返东区运动场,进行阅兵演练。我们四五六排合成一个方队,由四排的教官(以后称变态教官)带。变态教官绝对是人民的公敌,中国解放军的耻辱,教科书的标准反面教材!

  今天的训练简直是一把火,军训以来第一次有了打架的冲动。人家说女人最怕嫁错郎,男人最怕入错行,我说跟错教官的可怕程度不亚于前两者。烈日点燃了心中的怒火,只恨差根导火线,如果教官敢挑逗的话一场战争绝对免不了!我们在烈日下暴晒了两个小时也没能喝水,头上的汗水像水龙头一样一泻千里。连长不停的集合教官,我们这边的怨声载道却不闻不问。严重缺水导致耳鸣的毛病又来了,真是受不了,真想倒下,但又倒不下。唉!

  晚上饭也没吃,一是和B哥走失了,饭卡没有着落,二是变态教官所给的吃饭时间太短。已经是军训以来第二次晚上没吃饭了,军训不但是精神上的折磨,更是肉体上的摧残啊!!

  不过欣慰的是军训的时候还有个人在关心自己,晴子小姐因为各种毛病导致不用军训进了后勤(她也挺可怜的,平时出门伞不离手,现在太阳一晒颈部又脱皮,大腿又长小红点,手腕肿得像猪蹄,嘴唇胀了像热狗。。。),所以现在时间充裕,不时会发来短信慰问,趁教官不注意的时候拿出手机来发发信息,忙里偷闲,心中痛苦减轻不少。关心我就像对她男朋友一样无微不至,今天又给我买了五花茶和一些菊花金银花。

  你的QQ签名是:好友,也像拍拖,难得会拍一世。

  如果能和你这样的朋友拍一世,这辈子还会有什么遗憾呢?

相关日志:

  • 2007-07-26 Another Day Has Gone (0)
      前几天的广州日报和信息时报不约而同地报道了华农挑一年中最酷热的天气来军训的恶迹,可能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丑闻曝光后的头两天,连长说话的语气好像也变温和了,训练时间也正常了(以前 […]
  • 2007-07-28 真的结束了 (1)
      2007年7月28日,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军训结束了,大一结束了,新生活将要开始了。   不知为何,昨晚有点失眠了,感觉夜好长。。。   最后一天了, […]
  • 2013-09-23 如果生活像胶片这般美好(二十二) (0)
      9月,辞了职,搬了家,换了个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和工作,一切重新开始,前路充满未知,与彷徨。   老朋友晴晴姐姐,自叹青春不再。虽然毕业后已经很少联系,但还是开玩笑 […]
  • 2012-09-17 那些年……我们一起上过的……大学 (0)
      美能达这支 MD ROKKOR-X 200mm 1:2.8 […]
  • 2011-11-13 一个是晴子,另外一个也是晴子 (1)
      4年前在校园里与晴晴姐姐有过一张类似的合照,今晚翻出来,深刻验证了“岁月杀猪刀”的理论;岁月把晴晴姐姐变成了肥妹仔,而我,我想起了一个伤心的故 […]

Published by Yu

Hey! It's Yu!

Reader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