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阳台对出的地方原是一片荒地,废置了好多年,记忆中童年的回忆已被埋在那片荒地里被踩在脚下好深。这次回去,发现原来的荒地被推平了,上面铺上了草坪,周围的泥石路也浇上了水泥,多年来邋邋遢遢的感觉没有了,每次从上面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很是心旷神怡,好不悠然自得。

  草地上有一棵小树,作为之前荒地上的历史物质文化遗产,在代表现代工业文明的推土机前被保留了下来,后来又有人在旁边种了两棵作伴,一棵只有一米来高,另一棵是光秃秃的树干。

  周边居住的小孩很钟情于那棵遗留的小树,说是小树,其实也有四五米高,葱葱郁郁,可惜生物学得不好,不能说出其所属科目。草地是居民的娱乐场所,那小树很自然就成了调皮小孩的唯一公共娱乐设施,爬上树干,危襟正坐者有之,两臂伸直,在枝头上往复荡漾者有之,人类的想象力也正是在对自然界的摧残中得到极致的体现。

  我在阳台上俯视着下面发生着的一切,在惋惜小树的同时心里竟有了恶毒的念头,“摔死你这小杂种!”可是转念一想,做人又何必太较真,谁没有童年,有谁的童年不是这般度过的?我的童年当然要比他们恶作剧上一万倍,当年的自己没摔死怎么现在转身就诅咒起别人来了呢?

  有的人的童年是不幸的,伴随着他们的是大人们期望的不能承受之重,补习班、业余兴趣小组或者被囚禁在家中读“世界名著”贯穿于他们的整个童年,被父母以培养个人修养与情操之名剥夺自由,等这些“木偶”们长大了,以为有份稳定的工作找个人结婚这就是幸福,生儿育女再将他们那一套失败的理论灌输给下一代,人生的可悲也莫过于此。

  回想父母当年对自己的放任使我明白到一个道理,爱的伟大之处在于放手让其去探索,而不是紧紧牵着使其去走成人们所认为正确的道路,无人有操控别人人生的权利。因此,在私心希望保留小树和放任这些纯真童年之间,我毅然选择后者,因为树倒下了可以再种,也不过是三五七年的光阴,但童年逝去了就不能回头,落得的只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相关日志:

  • 2009/08/21 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1)
    第一排右二 Music By 久石让 - <Always With Me>   许巍在他的《时光》里唱到: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翻...
  • 2007/11/21 曾经的玛丽兄弟 (1)
         相信像我一样童年被家庭电子游戏机所吸引的一代人来说,左边这位大叔Mario(通常也称呼为马里奥或者玛丽兄弟)再熟悉不过了吧?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抱歉,你可以跳过这篇文章了。  ...
  • 2008/09/10 personal credo (1)
      今天我对师姐说,我很孤独。   我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无尽的日落大道上裸奔,没人愿意与我一起疯狂地去面对这个世界。其实我内心最害怕的不是失败,而是连尝试的机会也没有。   坚持每晚12点前睡...
  • 2008/06/30 教育 (0)
      这张照片是我参加这个学期初的时候我们学院组织的一次“考试挂科过多者”心理咨询座谈会的留念照,我是最后一排第一个。   中间一排第五位是我们学院的辅导员,我之前从未见过她,事实上,大...
  • 2008/06/20 童话赏析选修课作业 (2)
      《童话赏析》这门选修课也接近尾声了,期末的作业本打算是自己写篇童话的,但毕竟不是编剧的材料,脑子里想不出有什么好的题材和思路,想想还是写影评吧。   麦兜系列故事有3部,按时间先后顺序分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