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秋风来,千朵万朵孔明灯。

  不知何时开始,增城兴起了放孔明灯来。入夜以后,广场上人群纷至沓来,入口处亦多了许多卖灯的人家。孔明灯为古时战争作求救信号之工具,在和平年代竟披起了浪漫主义的外衣。一家老少,朋友哥们,或是热恋中的情侣,将愿望一一写于灯上,形式不免俗套,当中的“信号”也唯放灯之人能够解码,放眼望去,广场上空随处翩然着泛泛的橘光。

  中秋节,突然又想起儿时玩的那种纸皮蜡烛灯笼,和堂姐堂兄弟们晚上提着去探险的往事,至今依然清晰在目,如今堂姐已是身为人母,我们也不再是昔日的屁颠小孩,感叹岁月的同时又不免多了几分伤感。

相关日志:

  • 2012-05-25 making the world more connected (0)
      推动这个世界创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小时候怀着梦想,在长大后把它实现的人,这类人是艺术家。另一种是受本能驱使,创造出新技术的人(参见色情业推动科技发展的文章),我将他们归类为工 […]
  • 2011-09-28 增城书店 (0)
      前几天的一则新闻: 据大洋网报道,日前,广州三联仅余两家分店流花店和增城店也相继结业,这意味着继去年7月31日位于天河购书中心首家三联书店撤场后,在穗开业16年的三联书店终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9-01 知书达礼 (0)
      今天公司发了一个月饼。   古时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之说,意思为生在淮南的橘子,若放在淮北种植,生出的果实就变成又苦又涩的枳。现实中会经常听到,xxx一到中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