揸紧中指

LMF 揸紧中指

  LMF作为一支香港独立乐队,曾以一首《大懒堂》为许多人知晓。LMF不缺偏激,理性,尖锐,敏感,愤怒与粗口。LMF的歌曲犹如一支精神兴奋剂得到多少人的共鸣,它反映的正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也是众多年轻人对待社会的一种态度,美国音乐可以有motherfucker,为什么中文音乐就不能有屌你老母?曾于2003年解散的LMF,今天带着一首《揸紧中指》,他们回来了

  自由民主的根基决定香港不能成为内地的香港,香港是资本主义的香港,是自由经济的香港,是有法治讲人权的香港,是享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的香港。中国可以建立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可以在经济上超香港100倍,但永远也建立不起另一个香港。

  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腐烂,精神贫乏的时代。人们只会一切向“钱”看,为了钱不惜用毒奶粉来残害自己的民族,不惜以污染环境为代价用明天的生态要换取今天的利益,这是一个血淋淋的资本积累社会,没有监管体制,没有道德伦理,有的只是狼狈为奸利益高于一切,这样的利益,与放火杀人者无异。

  房价直冲云霄,房地产商却在哭穷,发改委一如既往的让燃油价格国际接轨,中国的所有事情永远可以归公到两个词:国际接轨,中国国情;在这个国家个体利益永远不会得到尊重,从小灌输我们头脑的是集体利益高于一切,中国人是一群不明真相的贱民,中国人素质低,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知道吗,我们就是个低劣的民族。政府忙着抢尸,投机者负责捞尸,而我们,只是一具具被“摧残到死钱方尽”的无名尸,一具尸体1万2,火葬费用五千多,死人的墓地卖得比活人住的地方贵,在这个国家,你死得起吗?

  当歌曲只剩情情爱爱,当文学只剩物质享乐,当一切艺术不再有现实批判,当这个社会只剩开胸验肺、自断手指来证明自己清白,当媒体只会歌颂美德,主人拉陀屎都争着抢食,却对那个满目疮痍的肛门视而不见,当一切只剩犬愚主义,这个社会离法制越来越远,离人性越来越远,那么它离死亡也就越来越近。

  “当家作主”的我们却被别人操控着,我们生活在荒唐的“被”时代,每天有人被就业,有人被代表,有人被离家,有人被消失,有人被自杀。意识形态是可以杀人的,为了自由,太多人无辜牺牲。

  面对强权压迫,一无所有的斗士,热爱自由的斗士,坚持正义的斗士,请揸紧你们的中指。

相关日志:

  • 2009-06-07 抗战二十年 (1)
    Woo…你我霎眼抗战二十年 世界怎变 我答应你那一点不会变 Woo…你我霎眼抗战二十年 世界怎变 永远企你这一边 Woo…哪怕再去抗战二十年 去到多远 我也铭记我起点 (不会变) […]
  • 2009-04-27 我有精神病,我发作了,请不要跨省追捕我 (1)
      后天氨们时代的80后,没有经历过文阁,没有经历过政治斗争,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贫困与战争,或许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幸福,虽然我们读小学是要钱的,大学毕业是没工作分配的,房子还 […]
  • 2009-06-06 Freedom is not free (3)
      由于总所周知的原因,Live Spaces已被驱逐出这片神奇的大地,至于会不会有回归大陆的一天,只能问我们说了算的Big […]
  • 2008-09-15 自由 (2)
    […]
  • 2009-08-09 笼中鸟儿 (0)
      昨晚发布的日志,不幸地触发了有贵国特色的关键字审查系统,发布离现在马上就要24小时了,其实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完全可以自行替换关键字然后重新发布,不过我还暂时不想那么做,我想看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