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两三事

  老妈有掏耳朵癖,每次回家在我看书或上网的时候老妈就会悄悄走到我耳边然后夸张地说:“哇,好大的耳屎!”,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把耳勺准备好了,我争不过她,但每次都差不多是我发火收场,因为我耳朵特敏感,很怕痛,每次我都很不配合,她勺子伸过来我就左闪右避的,她勺子还在洞口我就吖呀呀地喊痛(的确很痛),所以有时候是她自己发怒不帮我掏了。不过这世界还真有很多人喜欢被人掏耳朵的,比如之前看的那本介绍成都的书里面就有专业的掏耳朵师傅。这玩意我的确受不了,那是我的Achilles’ Heel Yu’s Ear。

  老妈有唠叨癖,她没事就跟我说在哪又看到一个故事怎么怎么的就要跟我分享,其实就是她在《家庭》或者《知音》里看到的那种滥情故事。有时会拿本杂志来问我个生僻字怎么读,我说我也不懂她就不忘趁机数落我说读到大学怎么也不会。有时候她到我旁边开始自顾自地开讲,偶尔抛我个问题,我不搭理她她也继续讲,哪家的孩子又到哪工作了,哪家的猫又怎么怎么了,以前我就觉得她特唐僧,同一件事情讲过一万次了她还要讲,有时候和她吵架总吵不赢她,因为她是不讲逻辑的,她的那些“论据”我都可以倒着背出来了,最后还用上最狠辣的苦肉计,所以那时候我就特能理解被扣上紧箍咒的孙悟空是多么的绝望。

  老妈有洁癖,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是个生活又懒又不怎么爱干净的人就知道有个洁癖的老妈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宿舍的地板一年也不会有人去拖一次,而在家里老妈的工作菜单里似乎永远有拖地这一项,那怕是我觉得已经非常干净了。还有叠被子,在学校有谁去叠被子啊,叠了晚上又还不是要展开来睡,但她就是喜欢叠被子,感觉她没事就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看到什么不整齐或不干净的就要去收拾它。

  每次回家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安逸,睡觉吃饭,衣服不用自己洗,我要去哪玩晚上不回家她也不会管我,所以我在家太自由了,我潜意识里就有种居安思危的思想,离家太近不是一件好事,家是不能随便回的,因为那是最后的避难所,唯独长期漂泊,家才能成为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有精神上的寄托,才会有离家出走的勇气。

相关日志:

  • 2011/06/27 (3)
    如果你记得方向 家就在不远前方 只有家的灯光比夜空中的星星还亮 要是你迷失方向 想找个地方流浪 家永远在你的身旁 太阳才交替月亮 星星又笼罩了窗 […]
  • 2010/06/15 离开是为了回来 (1)
    写下这些日记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时,就已经死去。我,已经不再是我。 […]
  • 2012/01/01 Cheers to the new year (2)
    Wish Yu a happy new year.
  • 2011/04/26 诚实是一个混蛋最高尚的品质 (1)
      前几天看到的一则有趣的新闻,说 Apple 在 iPhone […]
  • 2008/01/28 到底要怎样? (1)
      早上的闹钟,不停的震,不停的重复。不想起床,没有目标,起来,又是要洗衣服,早餐只能和午餐一起吃。想起了宿舍下面的那张告示,说留校的同学不要在宿舍浏览黄色网站,不能观看黄色影片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