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汉!踏上征途

  14日下午,午睡醒来,感觉空气中多了几分寒意。冷空气是一个淘气的中年大姨妈,总会在你得意忘形中突袭。打开Google主页,娴熟的输入“武汉 冷空气”,这一次,“中到大雪”、“第二场雪”等字眼竟一时间让我不知所措。

  或许人生就应该拿出一点赌徒的勇气,来一点疯狂的姿态来证明自己还积极地活着。当时的时间是下午5点,从广州到武汉的火车最晚是9点43分。

  脑海中快速索引了一遍接下来几天要做的事情:一篇还未开始动手而第二天就要上交的课程论文,约好的一家公司的面试,还有几条没洗的内裤。

  到饭堂匆匆吃过了晚饭,回到宿舍收拾了些衣服,带上钱包、手机和充电器,一个背包足以装下所有上路的装备。吩咐完同学帮手把论文搞定,出门,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食物和水,想起《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主人翁霍尔顿也是深夜离校出走,同样是冬天,同样是去火车站,只不过他是回家,我是去陌生的地方,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而我相信我会。

  感谢中大的朋友帮忙买了火车票,好让我在最后的10分钟赶上了列车。火车狭小的空间里对面坐的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回长沙老家找工作;另一个是比我小两岁的退伍小兵,此行回安徽看望病重的爷爷;坐在隔壁的是一个有点自以为是的小西装。

  火车在黑夜中前行,驶出了灯火点点的城市,外边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通过轮子辗压轨道发出的“咔嗒咔嗒”的声音才能判断我们是否依然在行进。车厢里保持着20多度的气温,车窗披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然后慢慢凝结成小水滴滑下,而我还穿着来时的两件单薄的衣服。车厢里不时传来婴儿高频高分贝的哭声,乘客在拥挤的过道上来来往往,在车厢的交界处站满了“腾云驾雾”的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抽”着这漫长的寂寞。一站停了,到站的人下车,没座位的人搜刮着空出来的位置。

  东八区的人们已经沉睡在美好的梦中,我用手机刷新着Twitter,抬头处的电子屏幕滚动着各种温馨提示。生物钟的惯性使我产生了倦意,瞌睡了一会,天色渐渐从#000向#FFF过渡,天空是灰蒙蒙的,没有电影中那种美好的橙黄色的日出,细小的雨点刮打着车窗,轨道两边高大的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感觉有那么几分凄美。

  T180终于不负众望地晚点40分钟,全长1069公里,历时12小时25分,火车停靠月台,列车员打开车门放下踏板,外面的寒气使靠近车门的人不禁拉紧了衣领。出仓,平稳着录,武汉,我来了。

相关日志:

  • 2009/12/18 武汉!武汉!有缘再见 (9)
      在武汉的最后一天了,朋友说带我去植物园,老好看了,比华南植物园好多了,走。   然后我第一次在武汉体会到转车这回事。车子走的路我都不认识,朋友在一旁指点,那里是华师,正 […]
  • 2009/12/16 武汉!武汉!夜色璀璨 (4)
      武汉下起了小雨,呼出的气体也迅速被液化,朋友已在车站中等候多时,出站,像无数电影情节那样,一转身钻上了一辆加长版的豪华——公交车,直驱学校。   学校附近有很多小旅店, […]
  • 2009/12/17 武汉!武汉!食色性也 (4)
      武汉管吃早餐叫“过早”,嗯,那如果说“过夜”是去开房还是去吃宵夜的意思呢?咳咳,今天早餐吃的是土家功夫酱香饼,就是那种大大的一块,你买多少就给你切多少的煎饼。再次强调一下,这 […]
  • 2011/03/17 我们何其幸运 (0)
    同事说,这叫咋暖还寒。 哦。
  • 2011/03/27 杭州!杭州! (0)
      上海虹桥机场和火车站是在一起的,高铁有自动售票机,跟坐普通地铁一样,到杭州只要1个小时。 […]

Author: Yu

Hey! It's Yu!

1 thought on “武汉!武汉!踏上征途”

  1. 这样的方式去旅行,是非常符合你性格的。
    不过也实在是“年少轻狂”的“壮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