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里的鸭子

西湖里的鸭子

  学校西湖不知谁养了一群鸭子(或鹅?我从来分不清鸭和鹅,我只知道鹅的体型比鸭要大,而且在烧味店里卖得也比鸭贵,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理论依据),或许对新地盘的好奇,经常看到它们编队在湖中巡航,还不时发出示威似的长鸣声。

  我曾认真观察过它们是怎样游泳的,肥大的身躯使得它们有足够大的浮力,这令我想起那些载满水果的小舟,它们带蹼的双脚,犹如两把船桨,没错,就是那种固定在两侧的船桨,你要使船前进你就得同时滑动两侧的船桨,如果你要向某一边偏移,那么你就要相应地滑动那一边的船桨。

  《麦田里的守望者》中霍尔顿不止一次地提到中央公园那个浅水湖里的鸭子,有一次他问个出租车司机,到冬天的时候,那些鸭子到底是被人用卡车运走了呢还是自己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么西湖里这些鸭子冬天到底又会去哪里呢?这已经是南方了,它们要飞去更南的地方去吗?或者它们要被人抓起来吃掉,又或是,它们哪里也不去了,它们整个冬天都会呆在湖里。

相关日志:

  • 2008-07-05 (0)
    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麦田里的守望者》   不知怎么的,我做事总是很心血来潮,比方说,昨 […]
  • 2012-05-17 小邓同学婚礼 (0)
      高中同班三年的小邓同学结婚了,笑得很灿烂,比身上的金器还要闪耀。 陪伴的意义。   不知不觉中六一儿童节就要到来了。上一次见倩愉应该是农历新年后不久,之后 […]
  • 2012-04-28 屋顶 (0)
      在屋顶当然会发生很多趣事。   阳光灿烂的时候,屋顶通常就会晒满被子,据说晒完一天的被子那种阳光满满的气味其实是螨虫的烧焦味。因此,下次晒完被子不要忘了要大力几 […]
  • 2012-04-13 四月の上海 (0)
      是不是应该给故事的开头起个诸如“午夜航班迫降记”之类的标题?   首先是,航班延误,在飞机上坐了一个多小时,起飞后快到上海时告知由于雷雨天气不能降落,先是打算迫降南京, […]
  • 2012-04-10 四月 (0)
      骑车的话就不能随心所欲地走了,因此走路去摄影又是另一番滋味。   沙面是领事馆的地方,白天来过很多次,晚上倒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有东边多高楼,但却多了几分宁静,珠江上流光 […]

Author: Yu

Hey! It's Yu!

2 thoughts on “西湖里的鸭子”

    1. 嗯,我想起了人生的第一首启蒙诗:
      鸭,鸭,鸭,
      曲项向天歌。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