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昨天下午醒来,头沉沉的,像电脑休眠过后要往硬盘读取之前的状态一样,你甚至要持续好几秒钟的意识空白后才能唤醒身体的各个细胞,这种天气很容易让你进入深度睡眠,这样的结果是,你需要在床上坐起来用力拍几下脑袋才能醒觉过来,就像你那些脑细胞已被冻结了好长时间一样。

  对,我是要去吃麻辣烫。五山公寓一饭那边以前有家经营麻辣烫的,味道还算正宗,后来几经易主,味道已面目全非,但我还是决定再冒一次险。

  华农百年校庆把从前的建筑和布局重新打乱了一次,从宿舍出发,凭着朦胧的一点方向感,这已不是我从前所熟悉的华农校园了,或者我的记忆总是落后于脚步,我试图将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与记忆中的缓存画面建立起映射,因为人的惯性思维总是如此,总试图反其道去推演历史的本来面目。昆德拉说速度的快慢与记忆的遗忘是成正比的,当你试图要忘记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加快你的脚步,就好像那些记忆就在你身后追赶你一样,而相反,当你试图回忆起某些事情的时候,你会潜意识机械般地减慢速度,就像这样会让你有更多的时间去仔细思考。而我当时的心情却近乎于恐惧,我不断加快步速,就像在黑暗中每个人都潜意识要摆脱它一样,你看到前面有一个光源,你甚至要飞奔起来了,但我又却并不像去逃避某些事物,而是我觉得我过去的记忆要被慢慢抹去,新的记忆正被写入,那个橡皮擦似的魔鬼就在我身后,如果我不加快脚步的话我也会连同那些旧记忆一同被删除。

  这个现在叫泰山区的地方,那家麻辣烫也成了传说,我看到的情景让我感到很恶心,不是这样的,麻辣烫应该是有个很大的麻油锅,上面是滚烫的红色辣椒油,上面有已经吸了足够味道的大白菜,还有你远处就能闻到的川式味道。那些辣椒酱加白开水的过水食物不叫麻辣烫,那些不是你舌头味蕾所储存过的味道,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这一切都只是新旧记忆的互相抗衡。

  回到宿舍,收到倩愉的电话,那头哭着说有两道题不会做,这是我们之前的承诺,我说有功课不会做就打给我,她问“清清的小河像……长长的柳枝像……?”小学一年级的造句填空题,我竟然不会做,真的,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我第一反应是什么?Google!没错,我已经无数次用这个方法去寻求那些所谓的解,但这次我顿时醒觉过来,我失败透了,我连最基本的想象力都丧失了,我觉得我就像一个被预先编程好的机器人,我是一个纯粹的机器人,我被剥夺了思想,我甚至意识不到编写我的那个程序员的存在。当我把搜索到的答案告诉她,“清清的小河像丝巾,长长的柳枝像头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当时的语气是多么的坚定,就像这是仅有而且唯一的答案,你要写别的什么狗屎绝对会得到一个大红叉,我没有耐心地问她有可能像什么别的东西,我只是用一种近乎命令式的语气,就像你打电话叫外卖时的那种“对,要叉烧饭!”,我没有说那些柳枝可以像莲蓬头下的水,又或是那些清真面馆的拉面什么的,我没有,我当时的语气就像一个独裁者,对,我他妈的就是一个暴君。

相关日志:

  • 2008-05-30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2)
      很多朋友在日志里都用假名,代号,昵称,例如M先生,QS同学之类的,为什么呢?不想被当事人对号入座?被发现后也能给自己个下台的机会?   而我,却只会用比较规范化 […]
  • 2011-09-28 增城书店 (0)
      前几天的一则新闻: 据大洋网报道,日前,广州三联仅余两家分店流花店和增城店也相继结业,这意味着继去年7月31日位于天河购书中心首家三联书店撤场后,在穗开业16年的三联书店终 […]
  • 2012-05-25 making the world more connected (0)
      推动这个世界创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小时候怀着梦想,在长大后把它实现的人,这类人是艺术家。另一种是受本能驱使,创造出新技术的人(参见色情业推动科技发展的文章),我将他们归类为工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Author: Yu

Hey! It's Yu!

2 thoughts on “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1. 权威。唯一的答案。

    永远坚持认为只有自己的才是对的。就算错,也责怪对方。

    很抱歉。你成为了这样的暴君。

  2. 誠然,有些事可以被稱為成長的代價。你擁有了更加強大的處理信息的能力,你可以看到一個更加廣闊的世界,同時你卻漸漸地疏遠了心底的那個真實的自己,以及初始的想像力。
    借用兩段話:“我坚信宇宙间存在着一种绝对完美的力量,当人的心非常纯净时,便能靠近那种力量,便会感受到它的引导,内心平和而强大。”“直到后来看《西亚图不眠夜》,听到这么一段对话,我才发现许多孩子都有这种能力——影片中的父亲问儿子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事情,小孩回答:“Because I am younger and purer, I am more in touch with cosmic forces. (因为我更年轻更纯洁,所以我更能感受到宇宙的力量。)”人长大后,获得了许多所谓的观念和见解,但内心感受宇宙力量的通道却被屏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