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不信任

  我常常怀疑,人类是否有真正认清事物本质的能力。

  我看过目无表情像机器人一样的前台小姐,看过有素未谋面但眼神中透露出与你深仇大恨的护士,看过在工作时间旁若无人在电脑上玩空当接龙的医生,当你带着一脸诚恳的态度去求助他们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傲,就像这并不是他们的义务,是你去求他们,他们有理所当然的理由去傲慢。他们看过太多的痛苦与挣扎,你装什么可怜,这个星球的病人已经够多了,你只是统计数字中可以忽略的一员。当你开始向他们讲述你的病情,他们会不耐烦地打断你,然后迫不及待地去给你开一些X光,B超,血检之类的检查,好似不这样做的话就显得他们不够专业,其背后有着源源不断的利益驱动,人为刀俎,你为鱼肉,现在不宰,更待何时?

  而可悲的是什么?当你拿着那本写着一大坨你根本看不懂的拉丁文病例,交钱拿回一些精致的小药盒,外包装是你在别的地方永远不会看到的乱码似的药名,然后你像个白痴一样每天按着说明书的指引撕开那些铝箔包装的药板,虔诚地服下那些花花绿绿的药丸后自我陶醉感觉良好,你在其中处于完全被动的状态,你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主宰权,你甚至没有去怀疑这一切的合理性。

  当我拿到那份报告结果的那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可笑,什么叫建议再检查?我见过太多所谓的严谨所谓的公正,然而更像是一场无休止的踢皮球游戏,没有人愿意去承担责任,他们只会把事情推脱得一干二净,就像你死了,明天还会有垂死的病人去找到他们,你是谁?

  这其中所反映出来的,不仅仅是对医学的不信任,更是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这种关系已经脱离了单纯的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更像是欺骗与被骗,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而在这些对立关系中,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处于无助的一方。

  现代医学往往给人一种错觉就是,万事皆有因果,只要找出发病的根源,那么就一定能找到克制它的方法。而其背后往往很少强调生物体内的复杂关联性,这种复杂性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所能理解的范围,就像《阿凡达》所描述的那样,一切都是处于一种能量的流动,一种能量的平衡。一个功能的缺陷可能意味着另一个功能的过于活跃,就像盲人会有比一般人更灵敏的听觉。在某种意义上,你不可能在不扰动其他部分机能的前提下去修复某个有缺陷的组织,这其中的能量传递关系并非我们可以掌握,与其接受这种外力性的干扰,倒不如选择让其自我修复,确切说,自身自灭。

  达尔文的进化理论是,适者生存,唯有自然界才有优先权去选择留下来的生物,所有不适应的基因都将被抹去,自然界不相信作弊,自然界不相信医学。

相关日志: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6/09 高考!高考! (1)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落下了帷幕,《高考》,网友调侃到,教育部年度巨献,史诗级巨型灾难片,触目惊心,一笔一人命,认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但愚昧之我所见,在现行体制下,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6/29 If This Then That (3)
      今天在互联网上讨论很火的一个网站是 itfff: If This Then That,简单地说,就是如果 “This” 满足条件,则 “That”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