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倩愉

  我把你的照片给叔叔阿姨还有认识你的人看,她们都说你很漂亮,眼睛大大,嘴巴像谁,鼻子又像谁,将你的五官都解构了,我才知道原来男人和女人看到的东西是可以这么的不同。

  你上次说想要一盒颜色笔,后来又改说想要一块手表,不过后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送一条裙子给你会更适合,虽然我没帮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买过衣服,也不知道你穿什么码数,不过我总有一种预感你穿上去会很好看。

  增城人还是那么亲切,这座城市在你走后变得更漂亮了,走在路上会比任何地方都踏实,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一份归属感。对了,你什么时候会回来看看?

  你走了之后这里也没怎么变化,影楼隔壁的那间快餐店我路过的时候还在,招牌和里面格局都没有改变,只是不知道换了老板没有。

  路口那家桂林米粉店也在,还是那个又肥又高的东北女人在掌舵,但价钱比以前贵了一倍。我见证了一碗桂林米粉由2块涨到5块的全过程,也就见证了我们被富裕的全过程。

  那家珍珠奶茶店一早就不在了,伴随它一起消失的是1元钱的经济时代。

  店铺的租金一涨再涨,阿姨跟我说不想再做下去了,每个月赚的钱到头来都上缴了,最终成了月光一族。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苦笑,因为我还没有能力大手一挥对他们说:“不要做了,我养你们。”我觉得现在这种日子和旧社会的长工帮地主爷打工差不多,你说呢?

  房地产商为利益可以使尽一切手段,被拆迁者不惜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最后一片家园。可能再过几年,等你再稍微懂事的时候就看不到类似的新闻了,因为届时每个人都麻木了,这种事每天都在上演,也就不叫新闻了。

  房价就像你喜欢的泡泡,它华丽又显得那么不真实,吹泡泡的人总是贪婪地希望它可以无限涨大,而旁边干看的人都忍不住用手指去戳破它,会的,迟早会的。

  三聚氰胺没把我们喝死,毒大米没把我们吃死,地沟油没把我们腻死,问题疫苗没把我们打死,豆腐渣校舍没把我们砸死,GFW没把我们封死,那个爱演戏的老人说要使人民过得有尊严,去他妈的尊严,你全家都过得有尊严!

相关日志:

  • 2009/11/01 Hello November! (1)
      冷空气要来了,北京今天开始下雪了,仿佛一下子就踏入了冬天,老爸后天启程到北京旅行,祝他好运。上星期大夫山的照片在此,整理得有些匆忙,人越来越懒了,希望十一月会是个美好的开端,各位...
  • 2007/08/04 回来了 (1)
      回去了增城3天,很充实,没有浪费每一秒钟。   回去的那天下午,去找了个小学好同学。原来他和几个同学(有几个也是我同学)组了支乐队,他们现在的BAND房就在我家对面。   他是打鼓的,但...
  • 2008/11/07 小城印记 (3)
      上星期回家的某个晚上,看陈sir主持的《新闻日日睇》,是个专题介绍李瑞然老师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坚持到广州的每一个拆迁工地去追拍这些最后的历史,老人用的是胶片机,以至后来到了无钱晒胶卷的...
  • 2011/08/01 增城兰溪水美村骑行野炊 (4)
      这次的目的地是兰溪水美村,单程35km左右。从市区出发,头半段是非常好骑的县级公路,旁边是农田美景(返途的话靠近增江,在夕阳下景色更是美不胜收),然后转入两车道乡村公路,车辆很少,两旁依旧是...
  • 2012/05/02 五月の路 (0)
      这是每次回家路过时都很有感觉的一条路。   回家的感觉很好,特别是早上睡醒觉打电话回家说中午回去吃饭,然后我觉得我的假期恐惧症就解决了。一直以来,我都被周末午晚饭时间“吃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