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而灰

  我想起了读小学时的一件事。有一年,教我们的一位老师,要调到隔壁班去,不再做我们的班主任了,临走前的一节课,这位老师不知在堂上讲了些什么,几个情窦未开的女同学就开始啜泣起来,接着剩下的女孩子和一部分男生像被按了按钮一样,都假惺惺地哭了起来,场景好不让人鸡皮疙瘩。那时候的我,趴在桌子上笑到肚子疼得不行,不时抬起头,寻找着和我一样“毫无良心”的家伙。

  小时候,更像是一种纯粹的反叛,一种不用任何理由就可以与世界作对的行为艺术。

  世事太无常,短短的时间里,有的国家失去了总统,有的国家失去了人民,有的火山阻碍了回家人们的路。没错,地震死了很多人,你感到很难过,这很容易理解,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都会为此感到难过,这无可非议。但是我真正不能接受的,是这个国家的虚伪,这个国家一向的假惺惺,这个国家的形式主义。我讨厌一切形式的被代表,我讨厌一切形式的不自由。

  你为什么要难过?是因为他们是你的同胞?当有人为捍卫家园而燃烧在在汽油下时,你为什么没有难过?当刚出生的婴儿因为食用了不合格的奶粉而导致他们还未能叫“妈妈”一声之前就离开这个世界时,你为什么没有难过?当煤矿又发生坍塌时(没错,我用了“又”这个词),你为什么没有难过?你为何不降半旗?你为何不下令全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是因为这些因这样那样的原因非正式死亡的就不是你的同胞?是因为生命也有贫贱之分?是因为和两千多个生命相比,这些都不值一提?是因为为两千多人而难过,更能显示出你虚伪的爱心?

  当媒体的聚光灯都打在我们的领导人多么爱民,我们的军队多么团结,我们的国民多么慷慨解囊,而不是去追问背后的原因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当镜头下的总理总是一副“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作出万分的努力”的深情模样,当被皇上写下“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的黑板都要被送进博物馆,当一场悲剧最终可以当做喜剧来演,故事的结局也总是伴随着“感动中国”、“伟大的胜利”时,你还会对这个国家抱有一丝的希望?

相关日志:

  • 2009-07-01 少谈主义 关注生活 (0)
      今天把饭否上关注的一大堆整天吹嘘政治的人取消了,好累,真的好麻木了,面对无休止的转发同一条信息无休止的@我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那份愤世嫉俗,我并非针对某些人,开始的时候对这些话题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6-29 If This Then That (3)
      今天在互联网上讨论很火的一个网站是 itfff: If This Then That,简单地说,就是如果 “This” 满足条件,则 “That” […]

Published by Yu

Hey! It's Yu!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