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

你知道,杜斯妥也夫斯基不是對賭博謝過什麽嗎?就跟那個一樣。也就是說,當可能性充滿身邊的時候,要毫不動搖地走過去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這個,你明白嗎?

……

天黑了,女孩子走出街頭,在那邊徘徊著喝酒。她們在尋求什麽,我能夠給她們那個什麽。那真是很簡單的事噢。就像轉開水龍頭喝水一樣簡單。那種事轉眼之間就搞定了,對方也在等著。這就叫做可能性啊。那種可能性就躺在眼前,你能視若無睹輕易放過嗎?自己有能力,而有地方讓你發揮能力,你能夠默默地就那樣走過去嗎?

永澤與渡邊的一段對話
摘自《挪威的森林(上)》 P052-P053, 時報出版社

  我穿梭在人潮涌涌的地下商场,在指示牌的指引下艰难前行,两边是从我闻所未闻的各种品牌,店铺里有宽敞的空间,明亮的灯光,笑容可掬的店员,各色各样的人交织在一起,夹杂着各种声波,眼神中充满了贪婪、空虚、无奈与绝望。

  我不喜欢广州,不喜欢广州人,因为他们天生就有一种鄙视众人的优越感,看着香港电视剧长大的他们会对你说,这样才是“潮”,那样是“捞”,那个是cheap。

  你会在室内见到戴着占据了大半块脸的太阳眼镜的人,深色的镜面后面你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眼镜成了他们的面具,遮掩了他们内心糟糕的一面,当他们把面具卸下的时候,你看到的还是一副面具,因为他们早已习惯了面具,对于他们来说,面具已成为他们的一部分,即使他们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一点。把糟糕的一面隐藏起来,只让大家看到美好的另一面,这样是不是很酷?

  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未必想要虚伪的面具,只是,在这个大家都小心翼翼把自己包裹起来的社会,你很难完全对人真诚而不受到任何伤害。就好像,这个社会已经习惯了挤乳沟,爆乳装,而你却天生只有可怜的A Cup,你不得不给自己弄个填满厚厚海绵的Bra,你并非真的想要这种效果,只是这样的话至少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至少别人是这么认为。

  我从地下商场的自动扶梯缓缓升回地面,外面明媚的阳光打在脸上,耳边伴随着嘈杂的马路声,抬头是林立的商务大厦,一切仿佛刚从一个虚幻的世界回到了现实,在虚与实之间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

  可能性,城市中充满了可能性,没有人会对这种可能性视而不见地走过去,每个外表光鲜的木偶背后都有一颗渴望被瞩目的心,没有人甘愿被贴上平凡的标签,他们渴望被关注,因为这种关注本身就携带着某种未知的可能性,一种可以让他们摆脱过去生活攀升上流社会的可能性,一种一经捕获就可以少奋斗xx年的可能性。

  所以你看到书店畅销书里卖的永远是那些骗子们写的成功学说,他们会说,看看你这几十年来有多失败,而在这些所谓“成功人士”面前,人们会更甘愿承认自己的失败,不是吗?你可以看到,越是贫穷的村子越是热衷于赌博,因为赌博本身就把可能性发挥到了极致,这种可能性比任何方式都来得痛快。你会看到,那些穿着妖艳自命不凡的女人总喜欢往门口停着高级跑车的酒吧里钻。爱情对于她们来说,还不如一台活人提款机来得实在。

相关日志:

  • 2010-07-14 被遗忘 (0)
      傍晚的时分在外面走着,远方的天空中飘着一大片云,夕阳即将沉没于城市密集的楼群中,周围的天空被染成了黄昏前独有的那种橙黄。   或许这只是无数个夏日傍晚中的一 […]
  • 2008-08-29 book, music, food, travel (3)
    […]
  • 2007-11-21 曾经的玛丽兄弟 (1)
         […]
  • 2009-01-05 Enjoy! (0)
    2009.1.5 17:32@华山运动场 Junior’s Winter Vacation, Let’s Enjoy!
  • 2009-08-21 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1)
    第一排右二 Music By 久石让 - <Always With […]

Published by Yu

Hey! It's Yu!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