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we could somehow meet again

  我总是忍不住想,那些我们曾经熟悉的人,有一天总会在某个地方相遇,然后擦身而过。就像两条曲线,总会有交汇的几个点。假如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最后如果还有机会再相遇的话,那会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会想,在我27岁的时候,我们会在一家很高级的餐厅里相遇。你和你的爱人,而我,则和几个同性的朋友(因为你说我绝不会找到我的另一半)。你穿一套黑色的晚装连衣裙,头发盘了起来,是那种略带古典的发髻,有点小妇人的韵味,这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样式,我想,他一定喜欢你这样子,因为你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对方喜欢的样子。我们眼神相遇的那一刻就马上认出了对方,虽然几年的时间使我们都变化不少。你变得更加成熟,而我,则变得对生活更加无所谓。

  只是短暂的一个眼神碰撞,继而我们只是默默选择不认识对方。好几次,我假装不经意地向你那张桌子望去,打量着他,尝试从他的着装和谈吐的方式去断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应该是那种从小家里就很有钱的孩子,不太会照顾人,但是会是很体贴很温柔的男人。我眼角的余光,自然也感觉到你眼神的扫来,虽然我也没有刻意去证实。你此时一定在想,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个样子。

  你走的时候,好像故意似的在我的桌子旁边经过,但是却没有任何短暂的停留,而我,也假装和朋友聊得很欢,不曾注意到你的离开。

  当时店里放的音乐,当然不会是王若琳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那只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我们在校园里的咖啡厅听到的音乐。对了,我现在已经不再那么讨厌古典音乐了,这么说吧,我基本上不听摇滚了,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这是我现在写下这篇日志时都觉得不太可能的事情。

  后来,我又和不同的人去了那家餐厅几次,但再也没有见到你。不知为什么,我好像知道你是故意永远也不会来这里了。当时放的音乐,也再没有听到过,虽然在以后的生活里,那些熟悉的旋律不时也会浮现出来。就像,你的短暂出现,也在我脑海里长久不能消散。那个相遇时的眼神,我始终读不出里面的意义。但应该是有一点害羞和躲避的意思,虽然我知道你完全不需要害羞和躲避,但这就是你的性格,不知为什么,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很懂你。

相关日志:

  • 2010/08/28 If we could somehow meet again——念念篇 (1)
      念念是我高中的同学,那时候她转校过来,因为个子比较精巧,被老师安排到第一排靠门边的座位,每天上下课同学们都会经过她的座位。可能自身性格的原因,她几乎不跟别人说话,同学们也许都 […]
  • 2011/01/17 谢谢你的爱 2010 (1)
      有一次倩愉打电话来,我在家里和家人吃饭,倩愉问家里有谁,我说有爸爸妈妈,她说姐姐呢,我说她在她家里啊,然后她又问,为什么不叫她去你家玩呢,你们为什么不同居?我说,因为已经分手 […]
  • 2010/09/13 For lack of a better word, and that’s my best excuse. (2)
  • 2011/03/28 gummy (0)
      我们见面的最后那次,那晚上你硬说要去《遇见》,我们在体育西转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些矛盾,买票时我的纸币被机器吃了,我坚决要叫工作人员来处理,你在一旁说走啦走啦,别要啦,那 […]
  • 2010/09/15 像玫瑰一样纯洁 (0)
    这就像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   每天下班路上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