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变深刻了而是深刻地变了

  信仰是什么?信仰应该是超越生活的一种精神境界,是一种对崇高理想的追求。现在的人没有信仰了吗?有的,当然有信仰。只不过信仰变得更现实了。那些入党的人,动机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利益。公务员,国企,对于大多人来说,是铁饭碗,是利益,是追求,不是信仰,信仰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或许就是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会在自行车后座里笑。

  以前我总是很不耐烦听父母他们说的那些他们的成长史,他们总是苦口婆心地跟你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已经怎么怎么了,你看你现在怎样怎样云云。我心里想,行啦行啦,时代变啦,歇歇吧。其实我还是很崇拜我们父辈往上那一代人的。我不相信他们那一代人的爱情都是纯洁无瑕的,但我相信那一定不会有今天那么赤裸裸的物欲。

  都说爱情不是买卖,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但为什么我看到太多的却是爱情待售。爱情很廉价,有车有房就卖,爱情很昂贵,你连首期也负担不起。我一个朋友告诉我,她要做的是保护好她爱的人的纯真,不让他对这个感情失望或者绝望,当他认为钱和权力可以搞定一切的时候,那就太悲哀啦。

  悲哀?我们的山寨大王郭敬明不是写过一本书叫《杯具逆流成河》么?

  跟一个香港的供应商同事聊天,他说社会主义好,他羡慕我们,说我们身在福中不知福。没错,社会主义的确是个很好的理论,但是你看到的好只是理论上的好,中国的现状,你身为“资本主义的受害者”却看不到。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印象中那时的工资也是两三千,却从未听过那时的房价是上万的,没听过哪家人买房是要分期。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拿着同样多的钱,却发现购买力不如以前了。我不知道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这个社会是进步了还是在退步。或者说,我们是在倒退中前行。今天我们晋身世界成为一个超级大国,你在城市里看到的是摩天大楼,奢侈品牌,我们急于通过办运动会世博会向世界展示自身的很好很强大。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典型暴发户的心态,经济发展了,就认为可以为所欲为,没有法律,只有人治。这个政府把它的每一位公民都视为敌人,每人都企图且有能力去颠覆它的政权。这个国家的政府把异己分子抓进来投进监狱,然后谴责别的国家颁发诺贝尔奖给异己人士是对自家内政的干涉,西方国家都是别有用心,他们全都亡我社会主义之心不死。这个国家,不去惩罚制造毒奶粉的人,却把毒奶粉的受害人抓起来。面对灾难,你可能就是下一个无证电焊工,这个国家,还要经历多少地震,多少矿难,多少大火,多少人祸才能兴起一个值得尊重的城邦?这样的政府,无论你说多少“我们来晚了”都总是太晚。不要再假惺惺地流下你鳄鱼的眼泪,那只会弄脏那些无辜生命轮回的路。

  这个世界还是需要哲学的,霍金,你错了,你可以用你的物理学模型向别人解释为什么有些人奋斗了一辈子却发现他爸爸不是李刚么?

  就像歌中所唱的那样,岁月只会留给人更深的迷惘。

相关日志: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6/09 高考!高考! (1)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落下了帷幕,《高考》,网友调侃到,教育部年度巨献,史诗级巨型灾难片,触目惊心,一笔一人命,认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但愚昧之我所见,在现行体制下, […]
  • 2011/06/15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1)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 […]
  • 2012/03/17 煎蛋脆皮肠 (0)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 […]
  • 2011/06/29 If This Then That (3)
      今天在互联网上讨论很火的一个网站是 itfff: If This Then That,简单地说,就是如果 “This” 满足条件,则 “That” […]

Author: Yu

Hey! It's Yu!

2 thoughts on “我们不是变深刻了而是深刻地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