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们都不免落俗

  如果说男人四十是不惑之年,那么24岁应该是个疑惑之年。面对各种选择,被强迫赋予的各种社会属性,家人的期望,社会的不认同,个人的迷失。不惑与疑惑的差距,是梦想与现实的差距。

  毕业后半年的同学会,大家的话题转移到工作上来。也许再过两年,大家再聚在一起就是在某个同学的婚礼上,而后再过几年,当从电话本里拨通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时,电话里传来温柔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主人已结婚。”

  晴晴姐姐说得对,我们现在还可以出来吃个饭,寂寞了互相通个电话,但是当大家都结婚了之后还可以么?你认为没问题,对方不那么认为,你们双方都认为没问题,社会却不这么认为。婚姻不单是爱情的坟墓,它还是友情的坟墓。

  初五和小小去踩单车来着,就因为她在微博上说今天没人约,然后我说你过来我们去踩单车吧。正如上面说的,这种很纯粹的朋友约会,再过几年恐怕就要被回收了。单身是重回朋友圈的绿卡,当你选择了爱情时你就得交出这张通行证,上帝他赐给你一个爱人的同时要拿走你一群好友。

  增城是个非常适合养老的地方,增江沿岸的绿道我每去一次就会感叹一次;简单来说,我拍照的姿势有两种,右腿搭左腿,这是美式的;左腿搭右腿,那是英式。

DSCN1519

相关日志:

  • 2011/08/01 增城兰溪水美村骑行野炊 (4)
      这次的目的地是兰溪水美村,单程35km左右。从市区出发,头半段是非常好骑的县级公路,旁边是农田美景(返途的话靠近增江,在夕阳下景色更是美不胜收),然后转入两车道乡村公路,车辆 […]
  • 2009/04/12 个人剧场 (1)
      回到家里,熟悉的小墨鱼猪骨汤的气味充满整间屋子,瓦煲顶盖里徐徐喷出的香汽,不禁凑近鼻子深深呼了几口,久违了的气味,久违了的家。老妈对我的第一评价是,又瘦了,虽然称重后还是原来 […]
  • 2008/11/07 小城印记 (3)
      上星期回家的某个晚上,看陈sir主持的《新闻日日睇》,是个专题介绍李瑞然老师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坚持到广州的每一个拆迁工地去追拍这些最后的历史,老人用的是胶片机,以至后来 […]
  • 2012/05/02 五月の路 (0)
      这是每次回家路过时都很有感觉的一条路。   回家的感觉很好,特别是早上睡醒觉打电话回家说中午回去吃饭,然后我觉得我的假期恐惧症就解决了。一直以来,我都被周末午晚 […]
  • 2007/08/04 回来了 (1)
      回去了增城3天,很充实,没有浪费每一秒钟。   回去的那天下午,去找了个小学好同学。原来他和几个同学(有几个也是我同学)组了支乐队,他们现在的BAND房就在我家对面。   […]

Author: Yu

Hey! It's Yu!

4 thoughts on “最后我们都不免落俗”

  1. 是的,选择了爱情就意味着要放弃一些朋友,曾经挣扎,最终也不免落俗…恋爱,就是这么一个从挣扎到落俗的过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