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了网络热词,继而成了敏感词,当你在搜索引擎敲下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时返回的结果却是“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那一定不是一种好的感觉。

  看美国电影经常会听到的一句台词,“We are American, we have human rights.”人权,乃人的基本权利,然而权利并非与生俱来,你今天所拥有的,是前人经过漫长的斗争争取而来的。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公平,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放弃争取公平的权利。在1955年的美国,南方城市依然盛行种族隔离,一个叫罗莎·帕克斯的黑人妇女因为在公车上拒绝给白人让座而引发了长达1年多的黑人抵制公车活动,抵制的最终结果是,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政策被废除。人权不应该是分种族的。权利不去争取,它只是白纸一张。

  在大部分广东人看来,说普通话的都是”北方人“,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昵称,男的是“佬仔”,女的叫“佬妹”,但是“佬仔”和“佬妹”又大部分时候仅适用于那些从事低端体力劳动的人身上。与这些”外族人“相比,广东人仿佛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与其说这是一种地域间的歧视,倒不如说是一种阶级间的歧视,这是被剥削阶级与高阶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新塘事件中不乏这样的一种逻辑,这种逻辑认为,你是外来人,寄我篱下,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为什么你们要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呢?因为来这里干一年所得的工钱可能是你们在家乡一辈子也赚不到的。是你们把我们的城市变得脏乱差,你们要在这里经营就得交保护费,不满的话可以滚回去。按这种逻辑,是不是当年那个该死的黑鬼就要唯命是从站起来让座,因为让你上车已是对你的一种恩赐,既然你上了车就要听我的,不满意就给我滚下去,你走一天也没有我车子一小时走的路程远。

  我们的沉默,我们的妥协,纵容了社会的这些不公平。当我们处于弱势群体时,我们选择吞声忍气,当有一天攀附成为强势时,我们就会反过头来变本加厉去对待那些当年的自己。当犯罪的成本太低,所带来的收益又非常可观时,为什么会有人拒绝这种诱惑呢?资本家会为300%的利润而践踏世间的一切,连法律都可以罔顾,你何以要求房地产商体内要流着道德的血液,总理大人?权利应该是使大部分人受益,而不该成为少部分人以之欺压其他人的工具。车子被砸,房屋被烧毁,非理性的行为纵然可恶,但是当你在街上看到扒手行窃时却没有吱声,当看到有老人摔倒了而没有上前帮助时,有没有感到半点惭愧,这个社会今天的风气,是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一次群体事件都只是沉默中的一次爆发,进而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被淹没。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得不到遏制,人民有冤,没有地方可以说话,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发声。不去解决根本矛盾,增城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相关日志:

  • 2008/06/30 教育 (0)
      这张照片是我参加这个学期初的时候我们学院组织的一次“考试挂科过多者”心理咨询座谈会的留念照,我是最后一排第一个。   中间一排第五位是我们学院的辅导员,我之前从未见 […]
  • 2011/05/31 回归生活 (3)
      当我近一个星期以来每晚回到住所都累得倒在沙发上时,我不得不开始反思什么是生活,或者说,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太多无意义的垃圾充斥着我的生活,阅读器里永远也看不完的 […]
  • 2011/09/17 愚昧,虚伪与冷漠 (1)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 […]
  • 2011/09/01 知书达礼 (0)
      今天公司发了一个月饼。   古时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之说,意思为生在淮南的橘子,若放在淮北种植,生出的果实就变成又苦又涩的枳。现实中会经常听到,xxx一到中 […]
  • 2008/10/10 一周志 (1)
      功课,实验,郁闷的一周……   先是,淘宝淘了个SONY的M97,就是样子挺拉风,贵得不靠谱的那款数调便携收音机,由一节7号电池1.5V低电压供电。到手后试听,效果惨不忍睹 […]

Author: Yu

Hey! It's Yu!

1 thought on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