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gummy

Hi gummy,

  我在琢磨,如果再写一篇关于你的日志,那么是应该把你放在第二还是第三人称的位置上比较合适,虽然我认为我们并没有陌生到那种程度,但是如果用满篇的“你”又会让我感到很不自在。

  我几乎删去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唯独电话号码没有删,其实你的电话号码当年在宿舍走廊的 IC 卡电话上早已被我烂熟于心,保留着你的号码,是因为如果你也没有删我的号码,那么我就可以在 Whatsapp 上看你是否 online。有时候我也会去看你的 Twitter 和饭否,正如你也会来看我的博客,我其实并不对你的生活感到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想确信你没有人间蒸发一样消失掉。从前有个朋友告诉我,说如果她狠一个人,她就会让那个人永远找不到她。这种感觉使我感到恐惧。

  我们是不是在玩一个“嗨,看谁保持沉默得更久”的游戏?事实上,我们还是陆陆续续有过几次联系,直到那天收到你发来的一张大嘴鹤的图片,你已经到加州了,然后,某天早晨,接到你的电话,我之前帮你申请的一个 Gmail 邮箱你忘记密码了,让我帮你取回来。完了之后我想,好吧,这个游戏我赢咯?

  那天没回公司上班,我在 Whatsapp 上说,我打给你吧。虽然即使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但我觉得我们依然是很熟的朋友。但是电话的两头,总是免不了俗套的开场白,我问你是否习惯那边的生活,你问我有没有涨工资。我知道你一向独立的性格,就算去到任何星球也是完全没有问题,而我有没有涨工资,其实对你来说都不要紧。就像那些“嗨,今天天气好极了”之类的开场白一样,谁在乎对方怎么回答呢。只是人们都习惯这样开头,不是吗?

  在我们认识之初,你说我是一个“难得聊得这么愉快的朋友”。这点我完全同意,有些人的频率相接近,沟通起来就会很愉快,互相听得懂对方的语言,可以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比如你问我有没有很想你,我说其实也不是很想,只是有时候会有点。我不是一个喜欢隐藏自己情感的人。这个博客有一篇关于你的隐藏日志,是从之前我们所谓同居的域名转过来的,那个域名后来没有续费就被收回了,我把那篇日志搬了过来,设置了 private 属性,偶尔也会上去记录一下。

相关日志:

  • 2011/03/28 gummy (0)
      我们见面的最后那次,那晚上你硬说要去《遇见》,我们在体育西转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些矛盾,买票时我的纸币被机器吃了,我坚决要叫工作人员来处理,你在一旁说走啦走啦,别要啦,那 […]
  • 2010/10/19 就这样咯 (2)
      中午回宿舍整理东西,像收拾遗物一样,把你送我的,帮我买的,用过的东西,树叶,筷子,碗,写过的字,小铁盒,星星烛台,小鸡垃圾桶,小王子杯子,纸巾筒,百威拉环戒指,所有能寄走的都 […]
  • 2010/09/12 这是恋爱,能不能跟我严肃点? (0)
      你说你家里没人,晚上可以到你家过夜,我从广州过来深圳,帮你去买完手机,然后你对我说,你妈妈今天还在家里,所以晚上不能去你家了。你昨天就知道你妈妈晚上会在家,可是你没有告诉我, […]
  • 2011/01/17 谢谢你的爱 2010 (1)
      有一次倩愉打电话来,我在家里和家人吃饭,倩愉问家里有谁,我说有爸爸妈妈,她说姐姐呢,我说她在她家里啊,然后她又问,为什么不叫她去你家玩呢,你们为什么不同居?我说,因为已经分手 […]
  • 2010/09/13 For lack of a better word, and that’s my best excuse. (2)

Author: Yu

Hey! It's Yu!

3 thoughts on “hi gumm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