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

装酷的外公

  这是一年多前帮外公照的照片。外公喜欢喝酒,有着农村人的淳朴与勤俭,我和他话不多,似乎这就是我能回忆起他的所有印象。

  上两周接到老妈的电话,说外公摔了一跤,出院后回到家里不吃饭,可能不行了,我有些生气说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其实第二天就是周末,我本可以去见他最后一面,before it’s too late,但是却没有动身,直到两天后接到电话,说已经走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时常会发一个梦,在一个山坡上有一个大的夸张的圆球向我滚来,而我在这个设定好的场景里面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跑不断地跑直到惊醒,醒来后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去父母也会死去就害怕得无法再次入睡。现在想来,那害怕死亡背后带来的害怕失去使尚未自立的我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什么时候起我不再发这个奇怪的梦,死亡也不会再使我无法入睡,死亡对于我来说,突然变得轻盈起来,轻得它不能再带走任何属于我的一切。

R.I.P.

但愿死者耐心包容我逐渐衰退的记忆。

相关日志:

  • 2012/04/10 四月 (0)
      骑车的话就不能随心所欲地走了,因此走路去摄影又是另一番滋味。   沙面是领事馆的地方,白天来过很多次,晚上倒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有东边多高楼,但却多了几分宁静,珠江上流光 […]
  • 2009/12/29 西湖里的鸭子 (2)
      学校西湖不知谁养了一群鸭子(或鹅?我从来分不清鸭和鹅,我只知道鹅的体型比鸭要大,而且在烧味店里卖得也比鸭贵,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理论依据),或许对新地盘的好奇,经常看到 […]
  • 2010/05/09 像猫一样孤独 (5)
      从前的一个高中同学告诉我,说她有一天突然觉得上课好烦,在上学的路上坐上了一辆未知的公车,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 […]
  • 2012/04/28 屋顶 (0)
      在屋顶当然会发生很多趣事。   阳光灿烂的时候,屋顶通常就会晒满被子,据说晒完一天的被子那种阳光满满的气味其实是螨虫的烧焦味。因此,下次晒完被子不要忘了要大力几 […]
  • 2011/03/28 gummy (0)
      我们见面的最后那次,那晚上你硬说要去《遇见》,我们在体育西转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些矛盾,买票时我的纸币被机器吃了,我坚决要叫工作人员来处理,你在一旁说走啦走啦,别要啦,那 […]

Author: Yu

Hey! It's Y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