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

  在屋顶当然会发生很多趣事。

DSC04824_副本

  阳光灿烂的时候,屋顶通常就会晒满被子,据说晒完一天的被子那种阳光满满的气味其实是螨虫的烧焦味。因此,下次晒完被子不要忘了要大力几下把那螨虫的尸体抖落。

  我大概在屋顶上往下扔过装满水的气球,往楼下住户的阳台撒尿,用子弹枪射击任何目标,大叫一声然后把头缩回去,吐口水然后看起下落的去向,我真的没觉得自己有多幼稚来着。

机场高速 @公司屋顶

  屋顶当然还会有很多回忆。

  周杰伦与温岚有一首《屋顶》,歌中唱到“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在屋顶和我爱的人”。我不记得首先走进我生命的是周杰伦还是李圣杰,在初中的某个午睡起床的校园广播,在下午一点五十分那个时候,那时候大概不会有主持人说话,也不会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室里,主持人在CD机里轮流换上在音像店里刻录好的CD(在没有.MP3的那个年代,一张CD大概可以刻18首歌),空气中不间断地飘扬着那个年代的流行音乐。

  如果你小时候喜欢看日本动画,我是说,如果你和我生于差不多年代的童年,那里总会有这么一帧画面,一只纯色的猫在屋顶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睡觉。现实里,我大概见过那样的屋顶,也大概见过在屋顶上行走的猫,但在太阳底下睡觉的懒猫,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DSC04826_副本

  《挪威的森林》里面,男主人渡边君第一次去绿子的家,绿子做了有怀石料理,绿子说当初她为了买做料理的刀具,把拿来买Bra的钱也省下来了,以至于有时要穿着湿淋淋的Bra去上课。晚饭后他们来到屋顶喝酒,唱歌,然后看远方着火的房子,还有因为巷子太窄进不去的消防车,最后大概也接吻了。在傍晚的屋顶上,喝酒,唱歌,接吻,唯美得让人难受。

相关日志:

  • 2012/03/31 天气很好,我写下这些 (2)
      我是否越来越不喜欢记录生活了?   这种状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日志了,除了每周日例行更新的 Twitter […]
  • 2009/12/29 西湖里的鸭子 (2)
      学校西湖不知谁养了一群鸭子(或鹅?我从来分不清鸭和鹅,我只知道鹅的体型比鸭要大,而且在烧味店里卖得也比鸭贵,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理论依据),或许对新地盘的好奇,经常看到 […]
  • 2010/05/09 像猫一样孤独 (5)
      从前的一个高中同学告诉我,说她有一天突然觉得上课好烦,在上学的路上坐上了一辆未知的公车,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 […]
  • 2012/04/13 四月の上海 (0)
      是不是应该给故事的开头起个诸如“午夜航班迫降记”之类的标题?   首先是,航班延误,在飞机上坐了一个多小时,起飞后快到上海时告知由于雷雨天气不能降落,先是打算迫降南京, […]
  • 2011/03/28 gummy (0)
      我们见面的最后那次,那晚上你硬说要去《遇见》,我们在体育西转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些矛盾,买票时我的纸币被机器吃了,我坚决要叫工作人员来处理,你在一旁说走啦走啦,别要啦,那 […]
  • http://wwww.wordpress.org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