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廿四

  我还是不十分清楚本命年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十二生肖中我属虎,今年是虎年,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轮回,今天我生日。

  我没空研究所谓本命年,犯太岁之类的牛鬼蛇说,但我倒是同意本命年又称槛儿年这个说法,也不是什么原因,只是我觉得,人经历了十二年一个轮回之后,你背负的东西一定很多了,那些你应该背负的,不该背负的,你必须舍弃其中的一些东西,才能跨过那道槛,让自己继续前行。

  我的确感觉这一年失去了很多东西,那些属于我的,或是原本不属于我的,让我得到了再从我手里拿走。某些朋友,如果毕业后就不联系,那么你就等于失去他们了。某些朋友,在你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会站在你的那边,这些朋友,你是一辈子都不会失去的。那个硬盘,当我想起某些资料却再也找不到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真的失去它们了。那段短暂的爱情,它从一开始就不是属于我的。

Read More: 788 Words Totally

还是会想念你们丫

  我不会因为在离别的某一刻而表现得有一丝伤感,在大家都为离别做好打算的时候,我仍会当什么也不会发生依旧平静地过着每一天,在大家都在抱头痛哭的那一夜,我又显得无情而冷血。对待情感这种事,我一向都显得后知而后觉。

  但是离别过后,不时又会想起你们来,一些熟悉的场景又会勾起大家在一起的美好回忆,那些曾经的日子如在昨日,我们一起在教室听着老师讲的天书昏昏欲睡,一起熬夜写着实验报告,一起观赏日本文化教育片,一起讲着黄段子,一起骂着那个草泥马的辅导员…

  后大学生活像一副被拆散了的拼图,属于大家的那一块都还在,只是已经分散到不同的角落了,生活圈子也很少再有一群固定的朋友一起玩,大家都在忙,牛仔很忙,猪仔很忙,忙着赚钱,忙着理想。朋友越来越少,酒肉越来越多,想找个可以倾诉的人,也永远是曾经校园里的好友。

Read More: 473 Words Totally

饭?否!

  当初,MicroBlogging这个概念还没有现在耳熟能详,不像现在一地被阉割了的”微勃“;当初,知道Twitter的人不多(当然,现在也不多,起码远没XX农场多),国内也就只有饭否、叽歪等少数几家网站在山寨着人家的创意(当然,在这方面,我们一直走在时代最前端,不是吗?我朝戚戚);当初,没有当初了。

  饭否是我第一个使用的MicroBlogging平台,记录显示,我于2007-11-10 19:09这一刻在饭否发出了“hello world!”这条处女信息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只是用它来同步一下博客的日志,我觉得这玩意不好耍,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我的手机还不能上网(严格上来讲,那破手机只支持上几个世纪的Wap格式网页),不过偶尔也有通过短信来更新一些信息,不多。后来渐渐在网页上闲逛,发现这里不乏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情,有意思的想法。后来,着了魔似的,我成了“饭否瘾君子”,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手机一页又一页地刷新昨夜错过了的信息比特(没错,我也因此换了台能上网的手机,这就是科学技术推动生产力的例子)。

Read More: 3274 Words Totally

下一站,在途上

  早上醒来,浑身乏力,头痛得直是抽搐,喉咙痒得忍不住干咳。09年的立冬,我生病了。

  记得多年前的某个下午,在网络上看到Mr.Big的<To Be With You>的MV,印象中的主唱流着一头长发,打着拍子,声音沙哑又不乏雄性荷尔蒙,那优美的旋律及动听的音符从此犹如余音绕梁,挥之不去,在那个美好的周六,又或许是周日的下午。多年后的今天又在网上看到了这支“大先生”乐队复出的消息,下载好他们最新的这张Live专辑《Back to Budokan》,打开播放器,将这支经典的<To Be With You>设为单曲循环,推到合适的音量,熟悉的前奏再次响起,一刹那,往昔的情景像海市蜃楼般又出现在了眼前。

Read More: 1083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