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当我廿四

  我还是不十分清楚本命年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十二生肖中我属虎,今年是虎年,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轮回,今天我生日。

  我没空研究所谓本命年,犯太岁之类的牛鬼蛇说,但我倒是同意本命年又称槛儿年这个说法,也不是什么原因,只是我觉得,人经历了十二年一个轮回之后,你背负的东西一定很多了,那些你应该背负的,不该背负的,你必须舍弃其中的一些东西,才能跨过那道槛,让自己继续前行。

  我的确感觉这一年失去了很多东西,那些属于我的,或是原本不属于我的,让我得到了再从我手里拿走。某些朋友,如果毕业后就不联系,那么你就等于失去他们了。某些朋友,在你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会站在你的那边,这些朋友,你是一辈子都不会失去的。那个硬盘,当我想起某些资料却再也找不到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真的失去它们了。那段短暂的爱情,它从一开始就不是属于我的。

  我常常感觉到自己比以往都更加独立了。虽然我从未认为我过去有任何形式的不独立。虽然我还不可以对父母说,我养你们,但至少吃饭埋单的时候,我可以作伸手掏钱包状,说我来。至少还不赖,对不?

  始终觉得,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太 naive。我们的的阅历实在太浅了。这阅历,不仅是体现在你读过几本书,见过几个人,更重要的,是你走过多少路。是啊,你才走过多少路呢,怎能轻易喊累?

  一位同事某天跟我开玩笑说,两年后,你要达到这个数,同时伸出两只手指摆了个胜利的姿势。我不知道他这两根胜利的手指代表的是月薪20K还是年薪20W,不过对于目前的我来说,都有点 mission impossible。

  明天是怎样?谁知道呢,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没人愿意知道。人生多有趣啊,要是都让你知道了那该多无聊。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说,万一你早上知道了,下午就赶快去死吧,因为对你来说人生已经没有悬念了,你还留在世上作甚。是啊,我才廿四,有什么槛跨不过去呢?

还是会想念你们丫

IMG_7597

  我不会因为在离别的某一刻而表现得有一丝伤感,在大家都为离别做好打算的时候,我仍会当什么也不会发生依旧平静地过着每一天,在大家都在抱头痛哭的那一夜,我又显得无情而冷血。对待情感这种事,我一向都显得后知而后觉。

  但是离别过后,不时又会想起你们来,一些熟悉的场景又会勾起大家在一起的美好回忆,那些曾经的日子如在昨日,我们一起在教室听着老师讲的天书昏昏欲睡,一起熬夜写着实验报告,一起观赏日本文化教育片,一起讲着黄段子,一起骂着那个草泥马的辅导员…

  后大学生活像一副被拆散了的拼图,属于大家的那一块都还在,只是已经分散到不同的角落了,生活圈子也很少再有一群固定的朋友一起玩,大家都在忙,牛仔很忙,猪仔很忙,忙着赚钱,忙着理想。朋友越来越少,酒肉越来越多,想找个可以倾诉的人,也永远是曾经校园里的好友。

  那些纯粹的日子里,友谊也是简单而纯粹的事情,无需过多的言语,懂你的就是懂你的。现在想找个人帮忙,却总是难以开口,总是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人与人之间隔着一道看不见的玻璃墙,可以远远地微笑,却不可亲近地去拥抱。

  不知怎的,时常还是会想念你们丫。

饭?否!

  当初,MicroBlogging这个概念还没有现在耳熟能详,不像现在一地被阉割了的”微勃“;当初,知道Twitter的人不多(当然,现在也不多,起码远没XX农场多),国内也就只有饭否、叽歪等少数几家网站在山寨着人家的创意(当然,在这方面,我们一直走在时代最前端,不是吗?我朝戚戚);当初,没有当初了。

  饭否是我第一个使用的MicroBlogging平台,记录显示,我于2007-11-10 19:09这一刻在饭否发出了“hello world!”这条处女信息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只是用它来同步一下博客的日志,我觉得这玩意不好耍,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我的手机还不能上网(严格上来讲,那破手机只支持上几个世纪的Wap格式网页),不过偶尔也有通过短信来更新一些信息,不多。后来渐渐在网页上闲逛,发现这里不乏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情,有意思的想法。后来,着了魔似的,我成了“饭否瘾君子”,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手机一页又一页地刷新昨夜错过了的信息比特(没错,我也因此换了台能上网的手机,这就是科学技术推动生产力的例子)。

  同所有可以由用户产生内容的网站一样(参见GFW三大定律),饭否未能逃得过这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政治墙奸。终于在某天,主页“被维护”了,饭否们“被消失”了,原本叽叽喳喳的世界“被安静”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同所有载体一样,这里记录了一些回忆,一些琐事,同时也见证了自己的成长。每每看起,虽不内牛涕零,也颇感慨连连。今晚挑选了一些,重新发布于此,权当立碑纪念。文字永远都不曾死去,它只是在某个角落被人遗忘了,思想永远不曾死去,它只是在某个角落等待下一次的爆发。

  安息吧,饭否,你妈妈叫你下辈子不要投胎到中国。

———>

如果不能忘记一个人,那就别忘记了,因为忘记一个人是不需要努力的。2008-02-27 19:29 通过短信

纯异性朋友,我会好好珍惜的。2008-02-28 23:31 通过 QQ

我们说某日天好,某日天糟,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每一天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2008-02-29 18:04 通过短信

为你的难过而快乐的 是敌人 为你的快乐而快乐的 是朋友 为你的难过而难过的 就是那些 该放进心里的人2008-03-07 18:19 通过网页

过多考虑一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任何好处,它只会让一个人要么有太多希望,要么太过绝望。2008-03-13 00:10 通过短信

一定要对你喜欢的女生(男生),很认真地告诉她(他),我爱过你!2008-03-18 15:12 通过 QQ

音乐,不单单是一串串音符和一段段旋律的简单堆砌,它所激发出来的情感以及在人们心中所产生的共鸣,才是最美妙的。2008-04-02 21:25 通过 QQ

然而,悲伤就像余震,会在不经意间突然袭来…2008-06-02 12:25 通过 QQ 签名

Do ordinary things in an extraordinary way …2008-06-05 15:53 通过 QQ 签名

不要指望政府解决一切问题,政府才是问题 …2008-06-09 14:39 通过 QQ 签名

无产阶级永远只能获得最少的真相 …2008-06-11 22:16 通过 QQ 签名

如果白痴会飞,那华农简直是个机场。2008-07-19 23:29 通过网页

You can not control the weather, but you can change your mood.2008-07-22 10:58 通过网页

心理学家认为:养猫者都很孤僻,不爱交际;养鸟者则很健谈,好广交朋友;养狗者总希望别人服从他;养乌龟者对任何单调工作都有条有理;喜蛇者易猜度,善应变,能迅速对付意外困境。2008-08-21 10:12 通过网页

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2008-08-21 16:31 通过网页

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间里,我想看一下永恒——《Cape No.7》 2009-03-19 23:08 通过 QQ 签名

搞艺术是为了搞姑娘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 嫁给他干什么呢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 奶奶奶奶奶奶的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2009-04-03 20:56 通过网页

最短的爱情哲理小说:“你应该嫁给我啦?”“不。”于是他俩又继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2009-04-13 10:46 通过手机上网

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可以所有事都忘记,以后每一日都有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东邪西毒》2009-04-26 14:45 通过手机上网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更清楚。–《东邪西毒》2009-04-26 14:48 通过手机上网

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东邪西毒》2009-04-26 14:49 通过手机上网

你的陪伴会让这个下午变得更有意义,我也会因此记住这个特殊的节日。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瞬间感动。2009-05-01 18:38 通过手机上网

当H1N1病毒从人传播给猪时,反思的究竟是人类还是猪?我们是否依然骄傲地认为人类主宰着一切?2009-05-04 15:17 通过手机上网

这个星球渐渐黯淡,晴空不再那么蔚蓝,夜空已经不再繁星点点。2009-05-08 16:14 通过手机上网

看到一比喻,说大学社团就是婚介所,真他妈的贴切!2009-05-09 18:08 通过手机上网

研究表明:情商高的女性拥有更high的高潮2009-05-14 15:10 通过手机上网

每个人写作的惟一理由都是借以了解过去,为将来面对死亡预作准备,这是为什么小说中的动词都是过去式。《尸体》斯蒂芬·金 2009-05-16 13:01 通过手机上网

逻辑学上,谬论(fallacy)是指可知的错误(demonstrably false)论证,亦即说不通的道理,或是会导致错误的想法。2009-05-16 15:11 通过手机上网

…渐渐地,泰迪与魏恩变得只是偶尔会在学校碰到的另外两张面孔,我们见面仅点点头、说声嘿而已。这种事情随处可见,有没有注意到,朋友在你生命中进进出出,好像餐厅中的侍者来来去去一样。 《尸体》 斯蒂芬·金 2009-05-18 13:30 通过手机上网

广州今天终于阴天了,可惜空气依然烦躁,雨倒是有零星地飘着,我想晚上回去看到写qzone的那些人肯定会用上“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这句被滥用得不能再滥情的歌词,相比这天气骚闷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2009-05-18 15:11 通过手机上网

很喜欢Coldplay的<Lost?>的两句歌词: Just because I’m losing, doesn’t mean I’m lost. Just because I’m hurting, doesn mean I’m hurt.2009-05-23 19:13 通过手机上网

看到一条语录,很是感慨,略微修改:若干年后,现在的所有或许只是夕阳落幕下的一声叹息。2009-06-12 13:08 通过手机上网

明白事理的人使自己适应世界;不明白事理的人想世界适应自己。所以,所有进步都要靠不明事理的人。–萧伯纳2009-06-23 11:20 通过手机上网

广州今天的天空不算明媚,但天还是难得的蓝色,远处有一块特别亮的云,在周围粘稠状的云层中显得很特别,站在阳台听着广播,怀念斯人已逝,有着很安详的感觉。2009-06-26 16:40 通过网页

其实<You are not alone>这首歌的歌词就很适合。You never said goodbye, Someone tell me why, Did you have to go, And leave my world so cold?2009-06-26 17:21 通过网页

如果人生最坏只是死亡,生活中怎会有面对不了的困难! ——《新不了情》2009-06-29 20:22 通过网页

又是一个周六的开端。大学以来对假期仿佛已经没有了概念,有人活着天天像放假,有人忙得晚晚要通宵,大学如此,人生亦然。2009-07-04 00:18 通过手机上网

以后有钱了,要坐热气球环游世界,不行的话至上要在一个城市上空巡游一周,在夕阳下用相机拍下整座城市,不知道是否真的会有这么一天。2009-07-04 15:21 通过手机上网

下一站,在途上

  早上醒来,浑身乏力,头痛得直是抽搐,喉咙痒得忍不住干咳。09年的立冬,我生病了。

  记得多年前的某个下午,在网络上看到Mr.Big的<To Be With You>的MV,印象中的主唱流着一头长发,打着拍子,声音沙哑又不乏雄性荷尔蒙,那优美的旋律及动听的音符从此犹如余音绕梁,挥之不去,在那个美好的周六,又或许是周日的下午。多年后的今天又在网上看到了这支“大先生”乐队复出的消息,下载好他们最新的这张Live专辑《Back to Budokan》,打开播放器,将这支经典的<To Be With You>设为单曲循环,推到合适的音量,熟悉的前奏再次响起,一刹那,往昔的情景像海市蜃楼般又出现在了眼前。

  或许并不是歌曲本身,或许只是对一段隐含其中的岁月的怀恋。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医院打完针,拖着已经失去知觉的屁股坐在单车后座上紧紧抱着母亲,好似害怕失去些什么,回到家里死活不肯吃药,老爸老妈只好夫妻合力将我五花大绑,直把那些巫婆炼制的药丸药水往我嘴里灌,我却哇的一声全呕了出来,小时候,我最怕就是吃药了;小时候第一次学骑车,用的竟是28寸的大老牛,矮矮的个子够不着脚踏只能来回的作小角度圆周运动,驰骋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天才;还有第一次在父母的房间里如获至宝地发现一本《新婚性爱指南》,第一次收到远方陌生笔友的来信,第一次跟同学夜不归宿地去网吧打网游,第一次碰到异性的身体有了青春期的躁动……

  往事就像一个大蜜罐,用手指往里边一搅,带出的总会是甜蜜蜜的幸福。

  小时候每逢寒暑假就会到乡下的亲戚家寄宿,外婆家对出有一口天井,井水清澈而冰凉,每个下午总会有闲适的人家在那纳凉聊天,偶尔有路过的挑着铁桶的老头,里面卖的是冰清玉洁的豆腐花,不要糖的话5毛钱就有一大碗,外婆在里屋抓一把白糖煮融,浇在上面,从此之后,我再没有吃过比那更好吃的豆腐花了。

  昔日的故事,在干柴烈焰中沿着烟囱化作一缕淡淡的青丝,随风飘散,抓不住,往事如烟。

  长大了,爬上一个山头,下面那座城市已是炊烟袅袅,万家灯火,你像个流浪汉般俯视着自己的家园,凝视着那些熟悉的街道,嗅探着那些尘土的气息,倾听着那些熟悉的声音,“某某某,回家吃饭啦!”一时间,往事像失控了的高压水柱一般涌上心头,身后是一片漆黑的森林,晚风四起,凄凉顿生,天涯何处是归途?

  走在一片城市的废墟当中,两旁是不断倒塌不断变迁的历史,零散的记忆碎片向你飞来,刮破了你现实的伤疤,刺痛了你脆弱的胸口,而你,一个遍体鳞伤的流浪汉,依然义无反顾地走在茫茫的尘沙大道上,世事纷繁,内心却静如止水。下一站,在途上。

待定义的23岁

  The Beatles在<Yesterday>第一句中唱到:

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
Now it looks as though they’re here to stay.

  昨日仿佛真的一眨眼就过去了,今天,不再有人骑着单车送你去幼儿园上学,不再有人在你做错事后去将你领回家,不再有人每个月给你生活费并苦口婆心叮嘱你省着点花,一切的往事都随着岁数而沦为回忆的碎片,而明天,面对的一切都将是未知,你自己亦是一个尚未定义的变量。

  处于人生的交叉路口,马上就要离开校园开始人生的另一段旅程,前路是何方,路途有多险阻,你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条属于他自己的人生道路,只是往哪个方向走,怎样走,或是路上有贵人相助,则是因人而异,俗话说,上帝负责洗牌,但玩牌的还是你自己,只是我们手中的牌各不相同,有人拿的是Ace或King,有人拿则是方块3,输了亦没关系,我们还有资本,青春就是我们的赌注,下一局你怎么知道拿Joker的不是自己?

  每天有比你牛逼的人死去,有比你平庸的人死去,而你还活着,这已经足够了。没有失败,也就无所谓成功,如果你还未尝试过失败的滋味,那是你从未追逐过真正的成功。路上高墙满布,墙上荆棘蔓延,一切的障碍都只是浮云,并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对自由与信仰的向往,正如兰迪教授在他的最后一课里说到: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y let us prove how badly we want things

  青春是你最宝贵的资本,Youth means limitless possibilities。明天,将会是个不平凡的开端,因为明天,你23岁。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