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余人日记

未完待续……1

  故事太长,以至于不知从何处说起。那么,就以一种头脑风暴的方式记下来吧。

  童话故事的结局,电视机里总会传来温馨的旁白“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生活。”又或者,如果故事可以轻描淡写一些“从前,有两个人,相爱,然后分开了”这样的结局,或许也不至于太悲伤。

  从一个当局者的角度,我不知怎么客观地描述整个事情的经过,又或许,人生在世,根本就不存在客观二字,就像电影《罗生门》里面,每个人都只会述说对于自己有利的那个故事。

  或许我真的过上了那种我幻想中的生活啦,对,在某个平衡世界里一定有一个与我想象中一模一样的我!

  活了26年,从未亲眼见过下雪,几乎每一年,都怀着对雪的憧憬去比广州北方的城市看下雪,但每一年都不能如愿。昨天从小琳家出来去机场的路上,天下起了小冰雹,小琳的弟弟说,下过这个之后就要下雪了。航班如期晚点一个小时,小琳发微信说那边已经下雪了。望出去灰蒙蒙的一片,依旧不见半点雪的影子。带着一身的流感回到25℃的亚热带广州,,小琳发来前方的实地雪景图“谁叫你这么快走,活该!”

  我现在又不怎么期待看下雪了,因为我总觉得,如果知道了下雪是怎么样子之后,我的生活又少了一些未知的东西了,这样,我的生活就少了一些期待,这样,反而比从前乏味多了。

  回想起来,同情在维系一段爱情里面,担当了相当总要的一部分角色。小琳说,我们的性格真的不适合,你看你,是慢性子型的,而我是急性子。我说,那不刚好吗,如果我也是急性子,我们就要打起来了。而我虽然是慢性子,但我却真的和小琳打起来了,不对,应该不能说打起来,因为打起来这个动词的主体应该至少有两个人,而事实是,我打她,她被我打了。

  我总是很变态的不断去回忆对小琳使用暴力那一幕场景,以使我心里的阴影会更加深刻。虽然事后我为自己找过无数个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但最终结论都无不证明我就是一个打女人的人渣。小琳事后说,打女人的男人,有第一次,总会有第二次,我信誓旦旦地说,不会了,绝不会有第二次,后来的证明?呵呵呵……

生活该如何继续

  从朋友里得知,我们的一个共同好友10月份就要当妈妈了,上次见面,还是在学校的毕业礼上,仿佛画面一暗,一行字幕渐现“若干年后”,然后画面再次亮起,把我们拉回现实,昔日的旧朋友已成人妻良母,各自的经历将我们变成不同的人,生活该怎样继续,我们又走向何处?

  请了一周的假期,订好了去西宁的机票,下周就起程去环骑青海湖,回来选择坐火车(票还没订到),纯粹的想体验下火车旅行。T266,一架从拉萨开出的列车,经青藏铁路,到达西宁西,再开30个小时南下广州。我时常会想起那个大叔说的话,“体验人性的真”。体验人性的真,与假。

  7月的油菜花已经盛开,不知“那里湖面总是纯清,那里空气充满宁静”?如果可以为这次旅途写一篇序言,是否可以在扉页写上,献给小兔子?如果神秘的大海让你深感不安,宁静的湖面是否会可以让你心境平静?

彩虹不见了

tiltshift

  周六的下午,出去吃饭回来时下大雨了,进超市听导购MM讲洗衣液和洗衣粉哪个更省,又反复对比了不同牌子不同香味,真是消磨时间的好选择。回到宿舍一下公车就看见一大道彩虹,赶紧抽着洗衣液跑上楼拿相机上屋顶,可还是晚了一步。要是回来的时候没去超市,又或者没遇到洗衣液妹妹,那么我就有足够的时间拍下彩虹了。但也有可能是另一种结局,我太快回来了以至于彩虹都没有出现就被我错过了。所以,人生就是各种巧合的互相叠加,错过了就让它错过了好了。

  照片的假移轴效果用了一个叫 TiltShift 的软件,设置比较傻瓜,效果就见仁见智了。

可惜不是你马勒戈壁

  上周我们骑到了二沙岛。晚上多了很多流浪歌手,一把吉他一台破烂音箱,路人给钱买伴奏自己上去唱,无论什么时候,我听得最多的还是《可惜不是你》,我怀疑这里究竟有没有那么多伤心的人。

  还有些卖鱼的,鱼并不是用来吃,而是用作放生用。很傻很天真的女猪脚大概会说,“5555,好可怜喔,我们买下来放生它吧。”悲催的男猪脚只能默默收紧菊花掏出毛爷爷作陪笑状“呵呵呵,宝贝你真有爱心。”用一方的卑劣成全另一方的伟大,这像不像魔鬼的交易?

_DSC2406

  朋友说要把工作辞掉开摄影工作室,我是不怎么看好。把兴趣作为一种职业不是一件想象中那么美好的事情。兴趣是甜品,不要把它幻想成主食。

DSC05048

  不过我对创业也是毫无概念,但做些小买卖还是不错的,最近我开了个淘宝店开始卖起镜头来,纯当是一种自娱自乐。

  晚上十点钟岛上熄灯了,吉他哥点燃最后一支香烟对他的朋友说,钱钱钱,我只要钱;把兴趣当成职业后他就失去当初坚持的那份梦想了。

DSC05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