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结束了

  2007年7月28日,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军训结束了,大一结束了,新生活将要开始了。

  不知为何,昨晚有点失眠了,感觉夜好长。。。

  最后一天了,告别的日子到了。很多人都带相机了,毕竟训练了这么多天,累过的,痛过的,笑过的,今天能带走的只能是这些日后能勾起我们回忆的照片了。平时很严肃的教官,今天都变得害羞起来了,强装笑容的背后隐约流露出离别的伤感之情。

Read More: 755 Words Totally

Me,Soldier

  今天全校到东区彩排,明天是正式的阅兵了。早上来到东区,等待阅兵的方队已经排好队了,气势可别说还是有点的。我们这些“特种兵”可以在后台自由活动。护旗方队的换上了更正式的军装,女子操枪方队的也换上了蓝色的迷彩装,冲锋枪,步枪和手枪也全部到位。看来今天真的要荷枪实弹的为明天的阅兵彩排了!

  在后台看见李倩琳,她应该是女子警棍方队的,正在后台训练,可能太认真了,竟没注意到我的存在。

  今天终于看见有人晕倒了,在阅兵的时候。唉~确实够惨的,在烈日下站几个小时没休息没水喝,不倒才怪呢!

Read More: 675 Words Totally

Another Day Has Gone

  前几天的广州日报和信息时报不约而同地报道了华农挑一年中最酷热的天气来军训的恶迹,可能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丑闻曝光后的头两天,连长说话的语气好像也变温和了,训练时间也正常了(以前老是提前到,临走的时候却说一大堆废话不让走人)。但今天朋友发短信告诉我说我们的校长出来“辟谣”,竟然说我们早上八点半集合,十点半准时放人。我诧异,我震惊,我无语,我深深地佩服我们的“伟大”的校长,我真想向他请教:人为什么能做到这样的无耻?

  今天六点半到了东区,因为早上不用训练,不过要听所谓的讲座和看别人彩排。排练了一下唱军歌,其实也没什么练不练的,几百号人一齐出声,个个都像讨债一样拉大嗓门,基本上没有“动听”可言,能听清楚就算不错了。

Read More: 751 Words Totally

再逃

  今天又在跃北呆了一个多小时就逃了回来,我们是一群被遗忘的男孩。。。

  不知为何,整天觉得好热,好渴,好困,好想睡觉。早上回来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后仿佛已经睡了三千年,头晕晕的,喉咙很干,耳朵有点耳鸣。是天气太热了吗?大热天时,真受不了这三伏天。啊!冬天在哪里?

  中午的时候宿舍停电了,我要彻底抓狂了。虽然睡觉只穿着内裤,但醒来后好像自己刚从河里捞了上来,赶紧起来冲了个凉,恨不得把自己降温20度。不多一会宿舍来电了,心想为什么就这么巧。晚上吃完饭一问宿管才知道只是我们二楼停电了,可能是负载过大跳闸了。无语~活受罪了一个中午。

Read More: 593 Words Totally

Incredible

  热烈庆祝军训第十天顺利结束!

  形式化在中国遍地开花,军训也难逃一劫。十几天的训练只为最后一天的彩排,每个学院都争得头破血流的,大有一种不拿第一誓不罢休的架势。今天各教官狠狠筛人,万幸中的万幸,我如愿以偿的被刷了下来,终于摆脱了变态教官。虽然依旧要晒太阳,但我们基本上不训练了,就算要也是训练1分钟,休息5分钟。我们自诩为特种部队,旁人都羡慕不已。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哦,整个学院仅此百人!

  实在顶不顺那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加之可能看越狱看多了,心里萌发了做逃兵的思想。于是趁休息哨音一响,环视了周围确认安全后,我就和个同学潇潇洒洒的步出了训练场,头也不会踏上了回西园的校巴。

Read More: 446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