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军训

结束了吗?

  一个噩梦的终结,宣告另一个噩梦的到来。

  凌晨四点,迷迷糊糊地被闹钟吵醒了,经过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不得不接受起床的现实。外面灯光依旧阴暗,环境宁静得像暴风雨前夕。不知道这是沉睡中的黑夜,还是半醒的黎明。

  今天是军训的第九天,我们去靶场打靶。四点二十由宿舍出发,来到北门,经过长湴村,跨过广汕路,经过1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进,最终来到深山深处的“军事禁区”。

  靶场比想象中简陋不少,就半个山头。山头前是一排靶子,100米外是一排架枪用的凳子。原来军人的视力可以这么好,我没带眼镜一百米外是人是鬼也看不清。

  我们是第五排,基本上是最早到的,所以不多一会就轮到我们玩了。枪声很大,六十人同时开枪,整座山都在回响。按捺住兴奋的心情,轮到我了,刚趴下摆好姿势,心里想着前方六十个靶该打哪个,但他妈的教官像妓女一样催个不停:“快点射,快点射!”。可惜子弹是教官帮手装的,所以未能体验一下装弹的感觉。每人一个弹夹5发子弹,五六的后座力不大,不像别人吹的那样把锁骨也镇碎,只是象征性的镇一镇肩膀。每开一枪,枪管都会冒出不少白烟,并伴随着一股浓厚的火药味。5枪打完,未见有弹壳飞出,还以为可以捡个回去纪念呢。

  可能今天是大暑,教官也受不了,所以我们打靶完就可以直接回宿舍了。回到的时候已是8点多,相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个大早晨,但我们都像行尸走肉般,个个疲惫不堪。

  接下来就是享受上帝赐给我们的这一天假期了,悠闲之中很难想象军训还没结束,噩梦仍在继续。

  宿舍的阳台有了可以提供阳光的地方,加之我每天的精心照料,几十棵小西瓜正如日中天的成长着。现在它们的根已经长上泥土上面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要生小西瓜了,哈哈!

  西瓜不像仙人掌,一天要浇好几次水,上次就因为忘记浇水,搞到好几棵受不了倒了下来,把茎都压断了,导致有几片叶子枯萎了。花开花谢,周而复始,这就是大自然的奥秘。

免费相册

  有时种种植物,养养动物,人有了精神寄托,也不至于那么孤独和寂寞。

那年军训

一肚子火

  云像赶集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概也厌倦了该死的太阳吧,今天它们都躲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重返东区运动场,进行阅兵演练。我们四五六排合成一个方队,由四排的教官(以后称变态教官)带。变态教官绝对是人民的公敌,中国解放军的耻辱,教科书的标准反面教材!

  今天的训练简直是一把火,军训以来第一次有了打架的冲动。人家说女人最怕嫁错郎,男人最怕入错行,我说跟错教官的可怕程度不亚于前两者。烈日点燃了心中的怒火,只恨差根导火线,如果教官敢挑逗的话一场战争绝对免不了!我们在烈日下暴晒了两个小时也没能喝水,头上的汗水像水龙头一样一泻千里。连长不停的集合教官,我们这边的怨声载道却不闻不问。严重缺水导致耳鸣的毛病又来了,真是受不了,真想倒下,但又倒不下。唉!

  晚上饭也没吃,一是和B哥走失了,饭卡没有着落,二是变态教官所给的吃饭时间太短。已经是军训以来第二次晚上没吃饭了,军训不但是精神上的折磨,更是肉体上的摧残啊!!

  不过欣慰的是军训的时候还有个人在关心自己,晴子小姐因为各种毛病导致不用军训进了后勤(她也挺可怜的,平时出门伞不离手,现在太阳一晒颈部又脱皮,大腿又长小红点,手腕肿得像猪蹄,嘴唇胀了像热狗。。。),所以现在时间充裕,不时会发来短信慰问,趁教官不注意的时候拿出手机来发发信息,忙里偷闲,心中痛苦减轻不少。关心我就像对她男朋友一样无微不至,今天又给我买了五花茶和一些菊花金银花。

  你的QQ签名是:好友,也像拍拖,难得会拍一世。

  如果能和你这样的朋友拍一世,这辈子还会有什么遗憾呢?

那年军训

故地重游

  终于可以上网了!原来是端口的问题,我这边的端口全不行,要插对面床位的端口。学校网管效率低下,报修多天还不见人来,每天打电话去催他搞到大家都不好意思了。

  今天又回到了曾经熟悉的跃进北,“老家”50栋已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很怀念宿舍阳台的水龙头,晚上露天洗澡多惬意;怀念跃北的厕所,便后狠狠的一踹,一提裤子潇洒步出厕所大门;怀念宿舍门口那个自制篮球架,每天晚上都来场宿舍争霸赛。。。

  今天休息的时候和我们的宝哥教官交流了下A片。论经验我当然比他要丰富,时时语出惊人,吓得他目瞪口呆的。他说他最爱看说广东话的A片,我问为什么,他说如果他是广东省的领导,他一定要在公共场合播放这些A片,然后对人家说,看!这就是广东人,多贱!我操,我说你是不是也很喜欢看说你们家乡话的A片,看起来特别有亲切感!之后他又说最喜欢看一白一黑的,黑白配。我问部队不是不许看吗,他很拽地回答说可以自己去弄啊,难道摆在教室里等你去看?

  一定是我上辈子修的功德,这辈子终于有回报了。今天下午又下雨了,这次是雷雨交加,大概下了一个小时,雨渐渐地停了下来。接着副排长通知我们回宿舍,说晚上再等通知决定要不要训练。结果相当顺利地,我们再次获得了一个晚上的自由。就这样,一天的噩梦又结束了。

那年军训

连老天都感动得哭了

  军训以来,每天手机报都说“今天晴到多云,局部有阵雨或雷阵雨”,真是佩服,短短十几字几乎概括了所有的天气状况。受副热带高压影响,广州每天的天气都骚闷无比。但今天下午终于迎来了军训以来的第一场有意义的雨。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只下了短短半个小时,但它下得正是合时,恰到好处。

  四点钟左右,我们来到华山运动场不久,天上传来阵阵雷声,地上却是我们的一片欢呼声,望着天上的乌云仿佛看见了革命胜利的曙光。不多一会,豆大粒的雨水蜂拥而至,我们争先恐后拥上主席台避雨,因为地方太小了,很多人上不来只能在外面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他们的眼神表面上充满无奈与悲哀,实际却在心中偷笑。正如来的时候一样突然,雨嘎然而止。接着我们出来集合。但雨是会作弄人的,雨水重新卷土重来。这次大家都精了,全部跑回宿舍避雨去了,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再回到运动场,估计营长今天吃错了药,竟大发慈悲,体谅到我们的衣服都湿了,下午就放我们一马。但晚上补上一个小时。他妈的,终于可以提前“下班”了。

  不知为何,军训虽然较累,体力消耗厉害,但是食欲却不比平时好。每天早上起来都觉很饱,啃一个1块6的嘉顿的忌廉面包喝杯水就饱了。中午和晚上也不见得特别饥饿,照样是四两饭。不过军训以来暗疮倒长了几颗,晚晚喝王老吉冲剂都无补于事。还有脸觉得很干,大概是暴晒的结果,虽然每天都有涂防晒霜才出门,但却不见得有效。

  今晚要写一篇军训日记和一篇总结,烦人!

那年军训

坚持到底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军训的第五天,也算是完成了三分之一的任务。

  可能都已经麻木了,现在不会觉得像头两天那么辛苦了,抱怨也少了,可能这就是不能改变环境就得改变自己的表现吧?

  天气依然晴朗,烈日依旧当空。今天我们去了六一区,那边是研究生的领土,以前都没到过那边。宿舍比我们的豪华很多,那边的运动场有个标准的11人足球场,草地是塑料的,和东区一样,还有塑胶跑道,不过却没有主席台,也没有遮阴的地方。听说还有个堂食。那边环境清幽,人也稀少,感觉它是个独立的地方,自给自足,与世无争。

  傍晚的时候,落日的余晖照在脸上,劳累了一天,躺在宽阔的塑胶草地上望着蓝天白云,上面不时飞过几架直升机,天真的想其实这个世界很小,整个半球只不过是自己眼底下的一道风景。但到了晚上,孤独的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望着那遥远的星星和月亮,周围也是一片黑暗,仿佛自己已被黑暗慢慢吞噬。恐惧感油然而生。可能这就是黑夜所特有的神秘魔力吧?

  今晚难得可以在宿舍轻松,可是网络还未恢复,打电话去网络中心他们叫我到楼下去登记,可是两天过去了,还是无法连接认证服务器,他们的网管也不见踪影。搬过这边宿舍以来都没上过网了,日志也有五六篇在存着草稿无法发布。信息时代讯息万变,感觉自己落后了,互联网上发生的大事小事都与我无关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