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余忆录

小时回忆录 弃婴

  中国有个很奇怪的传统观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统的中国人讲究灯火相传,在大男人主义盛行的封建社会,这传宗接代的活儿说的只是男丁的专利,女人早晚是要嫁出去的,因此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是甚为卑微下贱的,因此但凡不孕不育,或是逢生必女的,埋单的永远是女方,因此后来衍生出生辰八字、相冲克夫之类的牛鬼蛇神说也就不足为怪了。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不发达地区尤为严重,所以在农村地区常常看到一家n口,7个姐姐1个弟弟的现象就再正常不过了,最起码,这家人算是功德圆满修得正果了。

  因此,女婴被遗弃现象就不难解释了,婆婆的压力,丈夫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乃至世俗的压力。当然,在社会医疗保障体系还无从谈起的当代,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婴儿也被列入到被抛弃的名单当中。

  毫不夸张地说,小时候看到弃婴真可谓司空见惯。在某个显眼又相对安全的地方,那些被抛弃的婴儿被裹在毛巾里,里面塞着个奶瓶,旁边放着几件折叠好的衣服,上边附写有一张小字条,上书各种被遗弃的原因,言辞真切,催人泪下,慷慨的还会在里面塞几张毛主席人钞。婴儿在里边安详地睡着,并不知道他的父母将他带到了这个世界又将他抛弃了。周围站满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像鸭子般一个个像被无形的手拉长了脖子在一旁评头论足,这其中也不乏道貌岸然的道德卫士站在制高点上指责着人性,而却鲜有看到有人打110或作出建设性的举动。那时候我已经懂事,总会觉得背脊冰凉仿佛后面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多年后我知道了它确切的名字——凄凉。我当时就知道,婴儿的父母一定就躲在不远处的某个角落,默默注视着自己骨肉的命运。等人潮散了,或许有好心人偷偷将其领走,但更多的,人们带着各自的谈资回家,打酱油的打酱油,俯卧撑的继续俯卧撑,而最后会上前掀掀被子,看看婴儿是否着凉了,是否饿着了的那个人,一定是他的母亲。

  这样的情景,我太熟悉了。

  去超市买菜,已经称好了食物可以随手一扔了事,也不会有人去追究你的责任,买与不买是你的自由,但这是生命,生命是有尊严的,并不是你可以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谁将他带到这世界,谁就有有义务和责任将他养育成人。那些不尊重生命的人,无论他们日后变得多么富有,多么受人尊敬,他们一辈子都只会活在阴影与噩梦底下。他们是世上最无情的人,他们也是世上最可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