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余言乱语

女人与鸡

为了生存而嫁人的女人,本质和妓女没什么两样,不过是批发和零售的关系。

——张爱玲

  看到这句据称是出自张爱玲言论,突然想起之前有个Lynn同学曾在我Live Spaces上留言,大骂我将女人作为性发泄工具是不尊重女性云云。

  说我不尊重女性的人,其实就是不尊重妓女。

  女人与妓女,同样是B,只是一个只供少数人享用,一个被很多人插过,仅此而已。只供少数人玩乐的那B天生有着无比的优越感,认为自己总比同类高贵,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讲也确是如此,零售比批发要价高,全新又比二手要值钱。所以经济学原理此时给她们那可怜的自信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她们也因此可以冠冕堂皇地不屑那些批发的二手货:“贱B!”

  妓女靠自己的身体力行去养活自己,明码标价,愿者则来,这里只谈金钱,感情免进。而虚伪的女人打着爱的名义去榨取你精神与物质的财富,当某天你不能满足她们的虚荣了,她们就会无情的把你抛弃,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些虚伪的女人更像她们所不齿的妓女。

脑残定律

Law of NaoCan

脑残

  • 使用QQ空间,标榜自我颓废,页面以暗色调为主,使用大量低级审美特效,闪烁字体,留言板多出现“xx,来看你了”、“好可爱哦”、“踩踩”、“一定要幸福哟”等无意义文字(当然,使用字体是火星文)。
  • 文风盛行无病呻吟主义,极简主义。连标题在内文章不超过15字。
  • 文章使用感叹号数目占总标点数70%以上(含),又以双感叹号、连排感叹号为甚。
  • 行文不分段落,不使用正规标点符号,多以空格 ~ ` 等生僻符号作为停顿。
  • 滥用下三点式省略号。
  • 手机挂件数超过3种。
  • 群体出行,着装高度统一,匡威布鞋、铅笔裤、松弛长身上衣,超长项链饰物、长发爆炸头,男者一般骨瘦如柴并喜好粉红色衣着。
  • 相册中有专门的自拍集,并以火星文命名。
  • 劲舞团。
  • 失恋后作看破红尘状,并喜欢引用“人生若只如初见”、“wo依然是骄傲de小公主”等装逼句式。
  • 记得偶像的生日更甚于父母,以“xx粉”自居,并不分青红皂白与另一“xx粉派”互掐对骂。
  • 拍照时食指与中指成V字状置于脸庞,时辅以瞪眼与嘟嘴。
  • 听到脑残二字时反应异常剧烈。
  • 符合以上至少3项特征者。

当港产片遇上国语配音

  从前有个国家,生活着两种人,一种叫内地人,一种叫香港人。有一天,香港人拍了一部电影,但因为内地人听不懂香港人的语言,所以内地人将香港人的电影配上内地人的“母乳”将之上画。为什么我说“母乳”呢?因为虽然是在同一个家庭的两个儿子,但两人是吃不同的奶长大的,香港儿子从小就被邪恶的英帝怪叔叔拐了,最近几年才得以“回家吃饭”。所以,作为“老大哥”的内地人经常使用这种伎俩去了解这位香港老弟,他们将之称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电影文化。

P.S.今天我看国语配音的《麦兜响当当》来着。

是寂寞

  今天早上去剪了个3毫米的圆头,确实说动词应该是“铲”,那种手起刀落铿然有声万马齐喑的感觉,甭提多爽了。套用一句寂寞党的口号,哥剪的不是头发,是寂寞。

  传说七夕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做爱的日子,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小两口一别就是一年,那憋劲……牛郎会说,哥做的不是爱,是寂寞。

What is what?

  那边厢,国务院新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7部门联手开展的互联网“反低俗”的整风运动,这边厢网友们掀起了一阵何谓“低俗”,“低俗”的定义和标准是什么的辩论。

  我们生活在世界上制度最先进的国家,初级阶段,我们从小被灌输最先进的理念,资本主义是落后的制度。或许当我们遇到与自己知识体系相冲突的问题而想不通的时候不妨想想身处的大环境就能找到答案了。《太极旗飘扬》女主人翁有一句话很深刻“我连饭也吃不饱,我知道什么是意识形态?!”

  一切一切的指导思想、大众标准,只不过是一群根本不了解互联网的“砖家”、一群既得利益者、一群打着为人民服务挤榨纳税人钱财的人民公仆、一群包养情妇送子女出国进九流的大学的派对人、一群大义灭亲头破血流竞争进入,最后沦为一群废品的公务员。

  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一个没有独立于政府机关的反腐机构,一个连反腐也要运用人肉搜索的国家,究竟是谁的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