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ng the world more connected

  推动这个世界创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小时候怀着梦想,在长大后把它实现的人,这类人是艺术家。另一种是受本能驱使,创造出新技术的人(参见色情业推动科技发展的文章),我将他们归类为工程师。

  当年鲁迅弃医从文,因为他觉得做医生救死扶伤并不能唤醒当时大部分麻木的国人,所以念头一转要做一个文学家,用手下的笔和纸作武器去拯救这个民族。

  工作两年后,我换了现在这份工作,从一个纯技术人员转到一个半技术半销售的角色。技术很伟大,工程师很伟大,我最想拥有的依然是拥有自己的一间实验室,里面摆满各种仪器,然后可以很自豪地将他们的原理及应用告诉每一个人。这里面包含了两个过程,一个是来自于自身对未知事物征服的欲望,之后再是将之分享出去的精神。后者是我认为的销售的意义,当今社会,分工及其细化,相对而言,这世界缺少的不是牛逼哄哄的技术,而是将这种技术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的人。

Read More: 506 Words Totally

煎蛋脆皮肠

  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难的部分就已经解决了。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我们总是会事先被原谅:小时候做错事,会被原谅,没关系,还小不懂事;刚毕业出来,工作上的事做得不好,没关系,初出茅庐,渐渐就好了;第一次下厨,蛋打得不好,没关系,起码能吃;这种被原谅的特权就像星星护体的马里奥,在它的保护下你不断往前冲,之后你就得靠自己了。

  gummy 帮我买的碟子和筷子,搬了两次家之后还留着。以为不会再联系的,但偶尔还是会打个越洋电话,如同还有很多事情使我疑惑,当她短信给问我们是不是朋友,我其实心里并没有答案。

Read More: 430 Words Totally

增城书店

  前几天的一则新闻:

据大洋网报道,日前,广州三联仅余两家分店流花店和增城店也相继结业,这意味着继去年7月31日位于天河购书中心首家三联书店撤场后,在穗开业16年的三联书店终于关闭了所有分店。

  对三联的了解首先是那个写博客无比轻勤快、喜欢把他的读者称作傻逼、猩猩的自称带三个表、人称三表哥的老流氓王小峰。然后知道有《三联生活周刊》,还有在《不许联想》的链接表找到的写文章很好看的三表哥的三联同事苗炜。

Read More: 1426 Words Totally

愚昧,虚伪与冷漠

  凤姐罗玉凤是颇为传奇的一位女子,其早期依靠超尺度言论在网络上走红,后经政治庇护移民美国,其后炮轰国人根劣性,其犀利的言论直击痛处,比如如下这条:

中国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国民愚昧。第二感觉是没有职业前途。第三感觉是冷漠。所有的一切让人绝望。贫穷是最次要的。

  上星期坐车回家,由于节日高峰,坐车的人很多,不过我是到车站去买票,所以虽然等久一点,但还是会有座位。车开出车站之后,陆续有些乘客在路边上车,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带我坐车,她就是从不喜欢在车站买票的人,她常带着我在车站外面拦车,我想大概这样会便宜一点。车辆开出时候已经是满员了,所以再上来的人只能站着,我坐在靠前的位置,上来的乘客都在我旁边挤,我的旁边站了一个年轻妈妈,胸前背着她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我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假装没有注意到这个妈妈的存在,没有起来让座,内心却在激烈挣扎。

Read More: 1151 Words Totally

知书达礼

  今天公司发了一个月饼。

  古时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之说,意思为生在淮南的橘子,若放在淮北种植,生出的果实就变成又苦又涩的枳。现实中会经常听到,xxx一到中国就变味,这其中的“味”当然不仅仅是表示气味或味道,而是指它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但是月饼这东西,不种在地里,无分淮南淮北,也从来都是土生土长的 Made in China,但是为什么近年来在近乎买椟还珠式的华丽包装下渐渐失去了它原本的味呢?

  国人虚荣心太强烈,月饼这东西,和节日里被大量消费的红酒、人参、保健品等,有多少比例是买来自己享用,大部分还不是送人之用?东西不一定要好,但一定要贵,不然定会觉得送不出手、丢人、被看不起。打肿脸庞充肥子是大部分的人的真实写照,明明是一群下流的人却要争着装上流分子。

Read More: 785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