揸紧中指

  LMF作为一支香港独立乐队,曾以一首《大懒堂》为许多人知晓。LMF不缺偏激,理性,尖锐,敏感,愤怒与粗口。LMF的歌曲犹如一支精神兴奋剂得到多少人的共鸣,它反映的正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也是众多年轻人对待社会的一种态度,美国音乐可以有motherfucker,为什么中文音乐就不能有屌你老母?曾于2003年解散的LMF,今天带着一首《揸紧中指》,他们回来了。

  自由民主的根基决定香港不能成为内地的香港,香港是资本主义的香港,是自由经济的香港,是有法治讲人权的香港,是享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的香港。中国可以建立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可以在经济上超香港100倍,但永远也建立不起另一个香港。

Read More: 939 Words Totally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可以回家吃饭

写在前面的话:这篇日志原发布于8号晚,因yo2的设置成了待审核状态,等待了51小时后依然没有通过,遂自行替换关键字从新发表。替换后的原文,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过了立秋,意味着09年的秋天马上就要来临了,2009年8月8日,一年后的今天,我在呐喊。

  08年8月8日,一组中国人迷信会带来好运的数字,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北京奥运会在国家体育馆开幕,那天我的心情和很多人一样,守在电脑前里看着首都的现场报道感觉到无比的光荣。然而今天,我看到的却是这个国家,这个症党令我感到不安的一面。

Read More: 1417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