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梦想

  昨天和朋友不知怎的又说起了小时候的趣事,说起了整个暑假都在玩的GameBoy上的经典游戏《宠物小精灵》(或者叫《口袋怪兽》),说起了放学去打街机被小混混勒索的经历,说起了小时候差不多每个人都写过的上学路上帮老爷爷捡苹果而迟到的套路作文,说起在假期最后几天把两本《暑假园地》做完,并伪造签名日期的犯罪行径。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一闪而过。

  曾经读过一个故事,说城市里有个摄影师,每天会在广场上帮小朋友免费照相,等二三十年后这些小孩都长大了,摄影师再上门将这些照片卖回给他们。还看过有这么一个系列的照片,摄影师在某天某个地点帮一些人拍下照片,若干年后,岁月蹉跎,这些图片中人已经白发苍苍,或者有些已经不在了,摄影师再将他们带回到原来的地点要求他们摆回原来的动作再照一张,两副图片一对比,震撼夹杂着悲感犹豫喷泉般涌上心口。

Read More: 903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