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如果你记得方向 家就在不远前方
只有家的灯光比夜空中的星星还亮
要是你迷失方向 想找个地方流浪
家永远在你的身旁

太阳才交替月亮 星星又笼罩了窗
爸妈斑驳的鬓角诉说了逝去的时光
就算没地方流浪 只要你记得方向
家永远在你的身旁

南拳妈妈 —— 《离家不远》

  这个星期回了一趟家,本来是打算骑车的,但天气不太好,晴空万里与雷鸣电闪只是三五分钟的事情。

  姨丈所在的生产队分了一些地,上面有种了荔枝,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放假就过去吃。说起荔枝,现在还有着很小时候和舅舅他们去卖荔枝的记忆,记忆是很神奇的东西,有些事过几天就不记得了,但有些东西藏得很深却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暑假大概是每个童年最欢乐的时光了,一到夏天暑假就会到姨妈家里跟堂哥玩。农村多人玩很热闹,而且可以到河边去游泳,不过如果要为我这么多年来还不太熟水性找个理由,我更宁愿说那其实只是玩水。水果盛开的季节里,石榴、荔枝、龙眼、芒果、香蕉这些尽是嗟来之食,都是大自然赏赐给我们的嘛。每天穿个大裤衩,光着脚在乡间小路,荆棘草丛,亦或是晒得滚烫的公路上健步如飞,那时候我们比较接受共产主义的思想,看到谁家的芒果或是石榴熟了就想去共产一把,当然在不肯定对方也有这种思想之前,这种事情得在私底下干。那时候我们还会自制风筝,有风的傍晚就在村口的空地上放,可惜这门手艺因多年闲置而早已失传。那些从洞穴里爬出来的小螃蟹,那些河沟里的小鱼小虾的影像至今依然清晰,每每想起都觉得无比欢乐。

  如果你将你的童年生活告诉晚生10年的下一辈,他们肯定会用奇怪的眼光去看你,就像你父母讲他们童年时你看他们的眼神一样。我在想,有些东西就是过去了,后人再也经历不到了。每个时代都着那个时代的童年产物。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锄禾日当午,到如今坐在空调房里看着漫画玩着电玩淫浸在互联网里说着属于那个世界的语言的孩子,从真实到虚幻,人类的进化是不是太急促了点?无从述说哪个年代孰优孰劣,但却是很怀念小时候的那种童年,感觉因为失去了某些东西而感到十分惋惜。当然,有些东西还不会马上消失,它们只是换了一个名字被人重新包装上线,每当听到“农家乐”、“有机食品”这些充满小资骚味的名词,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给外公买了酒和一些水果。拿去给他的时候,外公有些撞聋听不清我说话,我在他耳边大声对他说买了酒。我知道他每次都说不要给他买这么好的酒,他喝不惯。大人们都是这样,不想你破费,希望你有钱就自己留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中国父母都是这样,老妈经常唠叨我说,要开始省钱了,不要再乱花钱,以后你结婚怎么办,买房又怎么办。有时候想想自己这么大了还是那么不生性,还是那么只顾自己,为没为家里人做过什么而感到愧疚。就连倩愉也会帮她妈妈扫地洗碗,我真的很不如。

  外婆知道我来了,过来姨丈家看我,我知道她很疼我的。外婆看上去还很年轻,说话很有条理,逻辑清晰,我想老妈的唠叨一定是从外婆身上遗传的并把它进行了改良。她在一旁跟姨丈说话,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就是你想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人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原谅那些唠叨的老妈们吧,她们上辈子都是吃了黄连的折翼天使。

私奔到月球

  今天早上倩愉打来电话,她们家的猫咪生了4只小猫。就在前一天我见过猫妈妈(上一篇日志的主角),肚子已经下沉,走路时动作很缓慢,透露出一种母性的优雅。我对生命有一种敬畏,我感受得到那种母性之美。

  倩愉给我发了照片,是两只白色,一只黑色还有一只黄色的新生小猫。倩愉说他们像小老鼠。我把照片发到微博,引来大家的讨论,lala 童鞋问道,怎么可以一胎生出三种不同颜色的猫呢,哟,这位童鞋,不懂了吧,来来来,等大余叔叔给你上堂不靠谱的科普课:

  其实猫的毛色只有黄和黑两种,至于白色,是因为一种叫白化基因的东西在起作用,使到原本应该显示毛色的地方显示不出来就成了白色。和人类一样,猫的性别也由XY染色体决定,XX是母猫,XY是公猫。其中X染色体同时携带着决定毛色的基因,1条X染色体携带1种颜色基因。如果我们忽略白色,那么母猫从父母双方各继承1条X染色体,所以她有可能是单色或者双色(当两条X染色体携带相同的颜色基因时就是单色,反之则为双色)。而公猫由于只有1条X染色体,所以他一定是单色的。

结论:
  1.公猫一定是单色的,但单色的不一定就是公猫。(忽略白色)
  2.三种颜色的猫(黄、黑加白)一定是母猫。
  3.由于公猫的Y染色体只能从父亲处遗传,因此剩下的X染色体来自他的母亲,所以公猫不能继承父亲的毛色。
  4.莫说三种颜色,1胎7种颜色也完全木有问题:黄,黑,白,黄白,黑白,黄黑,黄白黑。
  5.由于有专门的基因决定着毛色的分布及混合比例,所以我们看到有诸如灰色啊(就是黑色和白色的混合),豹纹啊,斑点啊,反正就是世界大了,什么猫也有,世界上不存在两只完全一样的猫(这不废话么,喵~)。

  广州似乎结束了连日来的阴雨天气,早上大放晴天,出门前我跟室友调侃说,这么好的天气,上班真是浪费啊。就在头一天晚上,一个叫王功权的中年男人跟人私奔了,放弃了名利与金钱,追求纯粹的爱情,然后我又自我侃聊说这次要相信爱情了。这世界真是美好啊。不如我们也私奔到月球吧?亲,给包个邮好么~

谁的青春没有傻逼过

  有意思吧有一篇文章,标题是《看着读者听着五月天唱着残酷青春的老男孩永远都成不了赢家》,我一下子想起了很多青春时期的歌:周杰伦《开不了口》,李圣杰《痴心绝对》,陈奕迅《Shall We Talk》,陈冠希《坏孩子的天空》,Mr. Big《To Be With You》,M2M《The Day You Went Away》,谢霆锋《非走不可》,滨崎步《Seasons》,松隆子《梦的点滴》,Twins《恋爱大过天》,Boy’z《死性不改》,Shine《燕尾蝶》,周国贤《目黑》,薛凯琪《奇洛李维斯回信》,古巨基《友共情》,任贤齐《伤心太平洋》,张学友《想和你去吹吹风》,刘德华《17岁》;看过《知音》,玩过 Gameboy,跟女同学传过纸条,被老师罚站过,借用网友的话,谁的青春没有傻逼过?

  昨天是大伟的24岁农历生日,昨晚他特意过来找我喝酒。虽然搬家后我们住得也挺近,但都没有联系过。他毕业后换了几份工作,去了福建,回了老家,现在又回到了广州。他总是觉得这个专业没前途,总是规划得太遥远,想着几年后会怎样怎样。我心里想,这世界很有个性的,它才不会管你怎么想呢。所以呢,活在当下,快乐就好啦,不要胡思乱想太多,今朝有酒今朝醉嘛。人生就只有一次24岁,每个人都应该在每个年龄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饿了,就去吃饭,如果你渴了,就去喝水,如果你想逃离这个地方,就去买张火车票,如果你只是想玩玩,那就去玩玩,如果你找到了爱情,就去维护它;现实唔同做戏,生命冇 Take Two 啊。

  昨天临下班时,一同事突然心血来潮说到信仰,说到拉登,一个人将打击美帝资本主义视为终生事业,拉登的死,是一个时代梦想的破灭。老毛时代,人们相信共产主义,那时候人们有信仰,是啊,只不过短短几十年,信仰就已经过了它的保质期,老毛还是那个老毛,只不过如今的老毛被印在了红色钞票上,人们在追逐它的同时,共产主义的信仰也随之幻灭。

唔通连个猫都唔钟意我?

P1010492

P1010496

P1010486

P1010498

  这是今年三月份的照片。那时候小冰说要把喵喵给我,说得好不动情,像嫁女般难舍,喵还没过门我就先收到了嫁妆——潮州本土牛肉丸和牛筋丸。为了不辜负未来岳母的期望,收到食物的当晚我就伙同几个同事一起在出租屋里进行了饭醉。后来小冰回心转意,说这个女儿不嫁了。呜呜,亲,我真的不喜欢吃猫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