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是谁让我们成为暴徒?

  晚上和几个朋友喝了些酒,到现在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我在想,一个人在别人看来已经酩酊大醉的时候究竟还有几分是清醒的,除了身体一部分不受主观意识支配外,我觉得,个人意志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清醒的,只不过在喝醉的时候可以去放纵那个被压抑太久的内心世界最真实的自己。

  昨晚从仅有的几个饭否好友里得知杭州“三菱男”事件的新闻,无可否认,在Web2.0时代网络媒体信息传播的速度是传统媒体所不能比拟的。接着过了不久,传统媒体的报道也出来了,肇事者的个人资料被网友人肉了出来,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所谓富家子弟对撞死人的态度,事关当局对事件的处理态度,政治干预下媒体不得后续报道的谣言。

Read More: 975 Words Totally

90年后,我们依然呐喊前人已经说烂透了的道理

  90年前,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别有用心的一小撮分裂分子,经不住帝国资本主义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威迫利诱,有组织有预谋地煽动学生罢课,工人罢工,试图颠覆我国2100多年的至高无上的封禁制度。不知羞耻的北京三高校三千多名不明真相的学生突破了我们可爱的军队叔叔的阻扰集结于天安门闹事,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公然无视国家财产,竟然放火烧了我们优秀公务员曹汝霖同志的住宅,并痛打了我们深爱的人民公仆章宗祥先生。

  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北大校长蔡元培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试图走资本主义路线,右倾主义分子陈独秀竟妄想分裂我们的国家,无耻地提出了:“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国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某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很显然,陈独秀是一名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者,这与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先国家后个人的思想是完全背离的。

Read More: 604 Words Totally

我有精神病,我发作了,请不要跨省追捕我

  后天氨们时代的80后,没有经历过文阁,没有经历过政治斗争,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贫困与战争,或许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幸福,虽然我们读小学是要钱的,大学毕业是没工作分配的,房子还是要自己买的。

  大学已经已经沦为暴力统治的工具,不再是明主运动的温床。有多少大学生尔虞我诈只为了一个☭员的名额,其中有多少是真正怀着绝对的政治信仰想去改变这个国家的现状,然而大多数为的只是履历表上那一栏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头衔。有多少人踏破门槛去争取一个公污猿的职位,为的就是那个所谓铁饭碗而无视了最本质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Read More: 1097 Words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