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痴人癫语

网络时代,是谁让我们成为暴徒?

  晚上和几个朋友喝了些酒,到现在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我在想,一个人在别人看来已经酩酊大醉的时候究竟还有几分是清醒的,除了身体一部分不受主观意识支配外,我觉得,个人意志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清醒的,只不过在喝醉的时候可以去放纵那个被压抑太久的内心世界最真实的自己。

  昨晚从仅有的几个饭否好友里得知杭州“三菱男”事件的新闻,无可否认,在Web2.0时代网络媒体信息传播的速度是传统媒体所不能比拟的。接着过了不久,传统媒体的报道也出来了,肇事者的个人资料被网友人肉了出来,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所谓富家子弟对撞死人的态度,事关当局对事件的处理态度,政治干预下媒体不得后续报道的谣言。

  无可否认,网络时代的我们相当大的程度已失去应有的理性进而选择激进的态度去看待每一件我们所不齿的问题,因为当权始者始终不能提供一个让大部分人所满意的答案,我们被愚弄得太久了,先清醒的一部分人已经感受到了不能承受之重。不要跟我谈什么人性,没有人天生就是暴徒。事出必有因,我们有今天,不得不拜这个“优越的制度”所赐,我们心中的怨愤已被挤压得太久了,每一点星星之火都会成为我们发泄心中不满的导火索,多少传统教育将我们引向与真实社会完全背离的境况,你告诉我,什么才是真正的反文明、反人类?

  马克思所唾弃的资本主义最大诟病:贫富悬殊,却成为了当今这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最显著的特征;先富的一部分人富起来了,但剩余的那部分人呢?我们连狗都不如,没有人权,没有自由,没有宪法规定应有的权利。法律永远只为有钱人服务,面对强权,我们还剩下什么?

  在这个物欲横飞的时代,金钱、强权仿佛可以世袭的社会,我们被灌输的法律知识永远只能印刷在铅字上,然而现实的意义是,你没有钱,没有权,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在这个标榜权力与意志的社会生存。狂热的纳粹分子戈培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什么是真理?权力就是真理,金钱就是权力!如果没有网络,没有仅存良知的媒体曝光,谁会去在意一个浙大毕业生的生死,当涉及一切经济利益的时候,钱可以让所有人失去人格,行政压力可以使所有媒体失去本身的尊严,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所宣称的优越制度,这就是他妈的社×主义。

  当无限的权力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多数人的命运玩弄于当权者掌间,这是谁的悲哀?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们到底还能沉默到什么时候?

90年后,我们依然呐喊前人已经说烂透了的道理

  90年前,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别有用心的一小撮分裂分子,经不住帝国资本主义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威迫利诱,有组织有预谋地煽动学生罢课,工人罢工,试图颠覆我国2100多年的至高无上的封禁制度。不知羞耻的北京三高校三千多名不明真相的学生突破了我们可爱的军队叔叔的阻扰集结于天安门闹事,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公然无视国家财产,竟然放火烧了我们优秀公务员曹汝霖同志的住宅,并痛打了我们深爱的人民公仆章宗祥先生。

  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北大校长蔡元培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试图走资本主义路线,右倾主义分子陈独秀竟妄想分裂我们的国家,无耻地提出了:“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国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某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很显然,陈独秀是一名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者,这与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先国家后个人的思想是完全背离的。

  历史证明,一切资本主义鼓吹的所谓“普世价值”都是纸老虎,所谓的五四精神:民主,科学,人权与自由这些腐败文化思想在我们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是行不通的。

  90年后,依然有相当多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起哄,据人民日报的一项调查显示,竟然还有1/4的大学生不以作为中国公民感到骄傲。

  根深蒂固的奴才思想已经在我们心中留下深刻烙印,你们这班狗奴才,给你们自由你们又能做什么?!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一不明真相的学生

我有精神病,我发作了,请不要跨省追捕我

  后天氨们时代的80后,没有经历过文阁,没有经历过政治斗争,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贫困与战争,或许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幸福,虽然我们读小学是要钱的,大学毕业是没工作分配的,房子还是要自己买的。

  大学已经已经沦为暴力统治的工具,不再是明主运动的温床。有多少大学生尔虞我诈只为了一个☭员的名额,其中有多少是真正怀着绝对的政治信仰想去改变这个国家的现状,然而大多数为的只是履历表上那一栏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头衔。有多少人踏破门槛去争取一个公污猿的职位,为的就是那个所谓铁饭碗而无视了最本质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孙叫兽说我们99%都是精神病,偏执型精神障碍,我不喜欢代表别人,我想我就是那所谓99%中的1人。我偏执的追求着那些很多人认为已经存在着的所谓自油,所谓珍里。

  互联网的空前发展使我看到的想到的呈爆炸式增长,内外信息的不对称几近使我人格分裂。正确舆论导向,five毛party,都是因为我们的素质低下,不配享有了解真相的权利还是为了巩固我们的民族情绪,挑衅起我们对日本乃至西方世界的仇视?南京大屠杀日本人杀了我们30万同胞,我相信这是事实,但我们自己呢?Twenty年前的那个事件至今依然是禁止讨论的话题、互联网上的限制级词汇,但结果呢?人民已经不再去信任所谓的权威了。砖家,叫兽,权力的不制衡,腐败,造假,在这片神奇的大地,我已对这个gov失去了信心。

  柏拉图是个性无能,他疯了,忽略了肉体的性欲而追求绝对的精神爱恋,这与当今某些机构宣扬的思想又是可其的相似啊。我们吃饱了就行了,还非要去撑着?我们不输出格命是没错,因为我们都出口转内销了。

  成聋只是一个戏子,一个在电视上卖洗发水广告的演员,然而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他的一句话伤害了多少中国人。政治不是娱乐界,民族感情不是可以随便可以拿来说事的。按成大哥的理解,我们都是奴才,我们都得管起来,我们被欺压被剥夺自油都是活该,因为我们都犯贱对不?成聋早晚要出来道歉的,为什么?因为舆论始终都会站到真理的一边。又要当什么,又要立什么,这就是艺人,这就是他妈的愚乐界,懂不?斤症日的国家欢迎您去当宣传部长。

  为什么我上文要用这么多的替换词,因为我要想这个博客继续生存下去我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一片神奇的大地,我们有“伟大的墙”,你不学会妥协,你连执着的机会也没有!知道什么叫死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么?

  还有,偷偷告诉你,我每天上网6小时,砖家蜀黍说我得了一种病,我还听说现在坐牢还有坐一年送一年的优惠活动,而且还可以提供跨省接送,可能是我智力低下吧。最后,引用一装逼句子: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