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求医记

  早上六点多,朦胧中隐约听见有女同学的声音,以为还在做梦,过了一会儿,意识慢慢清醒,原来是尚尚的女朋友来了,糟糕!自己全身只挂着条内裤,我岂不是。。。

  起床很有礼貌的向师姐请早,心想师姐真是早啊!洗完衣服准备晾的时候发现阳台多了一件女子内衣,心跳加速,莫非。。。

  吓得我,原来是师姐早上一个人来这边游泳,于是顺便来这里煮早餐给我们吃。宿舍有个女人真是好吖!女朋友在大学里都是公用的。。。

  吃完早餐后不好意思留在宿舍打扰他们俩,于是拿好病例出门看校医去了。走在路上,我开始担心起来,不是因为我的喉痛,而是因为我长这么大也没试过自己一个人去看病,心里完全没有概念看病的程序。要是在平时的话还可以随便拉个同学一齐去,但是现在我到哪去找人呢?唉!死就死啦,就不信看病有多难!

  先是去挂号,要交1块钱,这我懂。于是,很顺利的,拿到了挂号单,但接下来的事却让我尴尬了一把。我看挂号单里有个号码,以为也像银行打号那样轮到自己了医生会报一声,于是傻乎乎地坐在门外等待。这时走来一位女同学,可能也有过我这样的经历,见我还拿着病例就提醒我说要把病例放到医生桌子上去排队。哦!原来这样子。赶紧进去排队,见里面的病例由上至下像扑克牌一样一字排开,上面的半叠着下面的。以为医生会先拿上面那本,于是我很有公民道德的把我那本插到了最底下。

  在外面看了一会手机报,打了个电话给肖瑶,才知道她到法院去实习了。为什么大家都有实习,学医的到医院去了,学法律的可以到法院去,那我这个电气工程师以后要到哪里实习呢?

  进去看轮到自己没有,哇!竟然到我了,效率还真高呢!不过,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医生是从最底下抽病例的呢?那我可不是插队了?汗!别管他了,看病要紧。

  “医生,我喉咙痛!”

  “张开嘴看下。”

  “啊”

  “嗯,有发烧吗?”

  “没有。”

  “还有其它症状吗?”

  “只是喉咙痛,医生。”

  “嗯,吃点药哦~注意不要吃辛辣和酸的东西,多喝一点开水。”

  “好的,谢谢医生。”

  接着到外面结账,2毛,我给他5毛她不够零钱,只剩两毛。于是我很大方的说那一毛不用找了,之后到药房拿了一包小药丸和一瓶双料喉风散。就这样我的第一次看病经历就完满结束了。

  这双料喉风散还真厉害,喷到喉咙里让人痛不欲生,隔夜的晚饭也要吐出来了。

  明天是八一,为庆祝这个特别的节日,我决定回家一趟。我的博客也要停止更新几天了,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I will be back!

喉咙痛得要死

  早上起来,喉咙很干,连吞口水都感觉很痛,不禁想起了陈奕迅那首《阿司匹林》里的一句歌词——喉咙痛得要死!好在宿舍还有盐,赶紧冲杯盐水。唉,很怕喉咙痛,因为按照以前的经验,喉咙痛会引出一大堆毛病,感冒,流鼻水等等,没有一头半个月绝对不会好。但又不想去看校医,由我自生自灭好了。

  上VeryCD,发现很喜欢的Sum 41和Bowling For Soup两支乐队都出新专辑了。可惜校园网是内网IP,因此连接不上服务器。既然eMule不行只有转向HTTP。在百度搜了一下,发现了个不错的音乐论坛:简单音乐论坛,竟然还提供教育网镜像,资源很丰富,音乐基本上覆盖五大洋七大洲,新一点的专辑都会有,而且提供整张专辑下载。

  接下来要推荐一部电影,Zodiac(十二宫杀手),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男主角的竟由当年亲历恐怖事件的报社记者罗伯特·格雷史密斯饰演。该片大致内容是讲述一个自称为Zodiac的连环杀手曾在上个世纪60至70年代的旧金山区域犯下了37桩滔天大案,情节扑朔迷离,充满传奇色彩。虽然最后一名证人质证了凶手,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凶手是谁。因此这个案件到现在还没有告破,留给世人的,仍然是一个迷。

  虽然是惊栗片,但是惊栗的场面很少。如果你喜欢犯罪片,自认为智商不低,具有一定的推理能力,那么这绝对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好影片。

School Holiday

  大概是受军训的影响,早上7点多就起来了,洗衣服,平时习惯睡前冲凉,所以如果实在太困的话衣服就会留到明天洗。曾经我们这群懒人说过买洗衣机,但是现在的阳台就像聪明的人容不下其他别他聪明的人一样,再也容不下一台和他同等大小的洗衣机。

  学校慢慢的变得冷清起来。留在学校的有的是为了兼职,有的是为了读书,有的是一对情侣把学校当家了。而我,也说不清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晚上母亲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等我只剩20块的时候我就会回去了。不会感到寂寞吗?都习惯了。

  傍晚和隔壁班的一个朋友去了游泳,比以前少了很多人,来的很多是一家大小。想起自己以前也是很喜欢去游泳,一到夏天就会缠着母亲带我去,但是她从不下水,只是在岸上和别的家长聊天,或者看着我。

  舍友尚尚在消失两天后晚上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他回家了,问他昨晚哪过夜,有没搞出人命,他说去他女朋友家了,不过晚上他住旅店,女朋友回家睡。哈,昨晚晴子和他男朋友也是住旅馆,晴子的同学也和她男朋友也住同一间旅馆。

  学校的 FTP 服务器更新了些电影,竟然有《变形金刚》,TS 版本 RMVB 格式的,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但事实还是彻底让我崩溃了,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形容词比垃圾般的画质和音质来评价它更恰当。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等到 DVDRip 版本的,或者干脆弄张正版 D9 的 DVD,真的很想看,但打死也不会去看低画质的版本,那简直是对心灵和肉体的折磨!

  晚上看了《傲慢与偏见》,感觉平平,不喜欢所谓的名著!

真的结束了

  2007年7月28日,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军训结束了,大一结束了,新生活将要开始了。

  不知为何,昨晚有点失眠了,感觉夜好长。。。

  最后一天了,告别的日子到了。很多人都带相机了,毕竟训练了这么多天,累过的,痛过的,笑过的,今天能带走的只能是这些日后能勾起我们回忆的照片了。平时很严肃的教官,今天都变得害羞起来了,强装笑容的背后隐约流露出离别的伤感之情。

SNC10871

  我的教官,大宝也要走了。他由始至终都是一副和祥的样子,虽然他实际年龄还比我小。不像其他变态教官一样,他从没骂过我们,我也会把他当一个朋友对待。很喜欢听他说部队的事,他人很聪明,上次他娴熟地把一支五六拆了下来,我简直快要崇拜得五体投地了。有次闲谈中问他文化程度去到哪里,他说其实他考上了复旦,但是家里穷就放弃去读了,他从高中开始就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自己边干活边读书。当时我还笑他,当他是玩笑,但现在想想,这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军训结束,这个学期也该结束了,大一的生活又到一段落了。一个人的日子又要到来了,同学们放假大多数都回家了,记得以前读初中的时候,寄宿在学校,一到周五的下午我们就开始倒计时还有几个小时几分钟。那时实在太想家了。但可能是人长大了,岁月把思家之情也给冲淡了。

  今天回到跃北,本来晴子的男朋友来接她回去,但是因为坐错车的缘故,晴子只好亲自回火车东站。帮晴子拿行李到41总站坐车,临别是之前已经说了很多遍但这次才真正变得有意义的一句:下学期见!

  暑假的计划大致会是这样的:深造电气专业的知识,还有复习英文。暑假的图书馆星期二和星期五开放,有空会过去看看杂志。有时间会过去风雨球场健身,一星期两到三次,心情好的话可以去游泳,黄昏的时候可以一个人散散步。当然,日志还会每天更新。

  明天,我的缤纷暑期就要来临咯!

Me,Soldier

soldier boy

  今天全校到东区彩排,明天是正式的阅兵了。早上来到东区,等待阅兵的方队已经排好队了,气势可别说还是有点的。我们这些“特种兵”可以在后台自由活动。护旗方队的换上了更正式的军装,女子操枪方队的也换上了蓝色的迷彩装,冲锋枪,步枪和手枪也全部到位。看来今天真的要荷枪实弹的为明天的阅兵彩排了!

  在后台看见李倩琳,她应该是女子警棍方队的,正在后台训练,可能太认真了,竟没注意到我的存在。

  今天终于看见有人晕倒了,在阅兵的时候。唉~确实够惨的,在烈日下站几个小时没休息没水喝,不倒才怪呢!

  下午学校大发慈悲,放我们半天假。看来军训真的快要结束了。。。

  我们班有个同学进了护旗方队,另一个做了全校四个标兵中的一个。中午的时候,大家都穿起他们的衣服在照相。这么好玩的事怎能没有我,于是我也不甘落后。咔咔咔,一个Soldier诞生啦!

  今天是PIZZA同学的20岁生日,昨晚发信息给她,她回信息说我是今年第一个记得她生日的人,但今天她又发来短信说整个下午都闷闷不乐,欲哭无泪,竟然没人记得他生日,连“他”也不记得。

  其实是他前几天问我军训晚那天晚上有什么节目,说27号是她生日,说那晚想去唱K这样我才知道她生日的。说实在我到现在连我父母的生日也不记得,昨天还因为说不出晴子的生日竟被她冠以“没良心的家伙”的称号。

  晚上她叫我去看电影,可惜我余粮不多,温饱问题还有待解决,精神文明的享受就只能搁下了。后来她自己一个人启程,期间不断打来电话向我大吐苦水,说那诸多不顺,错过了中午有周杰伦亲临到场的新片《不能说的秘密》,还有售票的态度是如何如何的差。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