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火了

  太热气了,鼻子下方和两个额骨附近像被火烧,被针刺一样难受,赶快问宿舍的人有没有王老吉夏桑菊之类的凉茶,Oscar 说他有些更有效的,名曰三色茶,其实只是三包不同的茶叶一样的东西,冲出来并不是三种颜色。他一再保证说这茶很有效,是个老中医很久才上一次山摘的,很难买。幸好这老中医还有点人性,这茶还算是给人喝的,不然要我的命还快吧!

  晚上冲了个凉(洗了个澡)出来,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就看见电话闪个不停,是倩愉,于是穿了条裤子出去打 IC 卡电话。她说她星期天去英文学校学英文,问我有没有空,一共有五个名额,她们一家人加上我刚好凑够五个。我问倩愉有多想我去,她说好想好想,呵呵,傻女!这么有意义的事件我一定要去帮她记录下来了。倩愉差4个月五周岁,到时幼儿园升中班,她告诉我的,呵呵!

  今天早上打电话给阿邓吹了半个小时,本想昨晚打的,怎知她九点就睡了,我还以为只有老头子和小学生才会怎么早睡,因为我小学二三年级以前就是七点多就要睡的了,所以以前我妈妈说我的的眼睛是鸡眼睛,鸡也是很早睡的吗?邓说她这个学期就回来广州读了,我问哪里,她说中大,海珠校区。我心想,还真行啊,读了一年,大专升上重点本科了。我说有空去找她,她说好啊,到了中大给电话她,她们学校在中大对面……

  她们读旅游专业的还真好吖,十月份又可以去广交会实习了,还有工资。什么时候我们读电气的也去去 Intel,AMD,IBM 什么的实习实习,好歹我们也是学半导体的嘛!

YO!

  这年头,还有什么比五月天的歌更能让人感动?这两个星期foobar2000里重复播放的都是五月天的新专辑《离开地球表面 Jump!》。私奔到月球,离开地球表面,抓狂,知足,天使,倔强,五月天还是五月天,LIVE版比录音室版本更耐听,更富感染力。 五月天代表了我们这个年代的狂野,五月天所表达的,是一种精神。

  今晚又回到了跃北,变化很大。跃南和跃北原来的那道铁网终于拆了,就像当年的柏林墙被推倒一样,现在跃南和跃北终于统一啦!可能以后就不存在跃南人和跃北人之分了,以后就统称他们为跃人吧!听晴子说荷园终于建楼梯了,这条被搬上课堂当案例分析的楼梯终于有了着落。还有上次军训的时候看见空调也在安装了,硬件设施有了改善,不知饭菜是否保持以前的水准,还是在原来基础上更难吃?进跃北的那条小铁桥好像也要加阔了,我说倒不如改善一下下面那条臭河还好吧。一个月之间跃北的树已经长大不少,绿化带也多了,篮球场和网球场旁边多了不少石凳,一到晚上,这些地方就会出现一群人,不是运动员,哦不,其实也算是运动员,毕竟他们进行的是一项特殊的运动。跃北的新饭堂9月1日要开张了,两间饭堂相隔数步,新饭堂是否会继承荷园的“光荣传统”呢?到时一定要去吃头顿饭,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不公平吖~为什么等我们走了之后跃北要变得这么好!

我日!老停电!

  所晚临睡前过去肥仔宿舍叫他今早游泳。

  “不去啦,很累,去的话我一早就睡啦!”死肥仔一边玩《命令与征服3》一边敷衍我道。

  真想把他扔下阳台那“露天游泳池”(理想状态下,假设我的力量无穷大)。

  So早上不用那么早起,还是平常一样把手机闹钟调到了7:30。OSCAR平时都是最早睡最早起的一个,今天我是被他嘈醒的。噢!今天天气不错,久违的阳光总是那么令人神往。洗完衣服到华山7栋小卖部吃早餐,这里成了我暑假早餐的唯一供应地,我也懒得过去西园,管他呢,反正哪里都是一样难吃。小卖部的阿姨很好人,每次我去光顾都问我要不要报纸看,所以平时去那里吃早餐都可以坐好久,早晨翻着报纸看看小城大事还是挺悠闲的。7栋的两位宿管阿姨很健谈,我怀疑她们是否能记住全部7栋的同学,因为每次她们都会和她们楼的同学聊上几句,好像很了解他们似的。

  下午四点二十分打电话给肥仔去游泳,不料刚放下电话外面就大雨瓢泼,Shit!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我的游泳计划粉碎了。过了十多分中,CJ他们打球回来,说去游泳,很多人。我靠!下雨游泳正爽,于是立刻穿裤子走人,兴奋得差点要雨中裸奔。不到二十分钟天上隆隆作响的雷声,岸上救生员吹不不停的哨子声,注定今天上天要耍我,算啦~希望在明天。

  不知哪个狗娘养的,在宿舍使用电磁炉或电热棒什么的导致我们宿舍这层楼(每次都是我们二楼,气爆!)功率超负荷,导致老是跳咂。妈的今晚又停了两次,我的电脑又经历了两次非正常关机,想死!

  明天中午Doanly请吃饭,好好敲诈她一顿!

好热闹的宿舍

  CJ是昨天回来的,今天早上OSCAR也回来了,现在宿舍除了B哥和小鹏两个广州的都到齐了。其他宿舍的人也回来不少。开学啦~热闹的大二生活来啦!

  今天西园1楼开了,又吃到了最爱的湘川风味,点了一个水煮牛肉,貌似好大的一碗,貌似很多牛肉,用汤匙一搅,下面的全是菜,只有上面的几块才是牛肉,NND,这也太黑了吧!好久没吃过这么饱了,这顿吃了半斤饭,回到我顶峰时期的一半水平,不行,一定要打破上学期的记录,向一斤饭突破,做个饭桶!

  今晚又看了一遍《暴力街区》(<Banlieue 13>),一部法国的动作电影。印象中只看过两部法国电影,一部是之前的《放牛班的春天》,也是很不错的电影。感觉法国的电影毫不逊色于美国好莱坞大片。影片中两个主角特别是雷托实在太cool了,人帅,肌肉又壮,极限运动的鼻祖,之前了解过欧洲的极限社区攀岩运动(就是在社区里的楼群屋顶上窜下跳),爽毙啦!如果正如评论所说电影大部分都是真人特技的话,那么这不禁会让人产生成龙老矣,尚能饭否的疑问。

  好了,今晚早点睡,明天不知能不能早起去游泳,晨泳的感觉应该会不错。

Back

  昨天是七月十四,不要问我他妈的七月十四是什么鬼节日,虽然它的的确确是个鬼节,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很有中国特色的节日,就是八月十五之前的一个月再前一天,就这么简单,过节,回家!

  这次回去收获还是蛮大的。首先,我的爱车,陪伴我高中三年的“法拉利”也跟随我来到了华农。要不是今晚有顺风车坐我也不会带它过来,都服役这么多年了,我也想让它安度晚年啊!现在我把它安顿在楼下宿舍大门对面那里,不敢放在停车间,这里的小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希望明天下去看的时候还在,小偷大哥,我的心灵很脆弱的啊!

  其次,把飞机闲置电脑上的256内存和60G硬盘拆了下来,现在两条256内存组成双通道,两块60G硬盘(可惜只有两个IDE接口,光驱不能用了)8个分区,不知可不可以组个磁盘阵列玩玩,RAID-0或者RAID-1。现在电脑用起来爽多了,加了60G硬盘,音乐专辑,电影,A片也可以存多几部了,哈哈!

  上次八两说挂绿广场对面那间康威要关门了,现在疯狂大减价,篮球鞋原价两百多,现在五十,我靠!下午匆匆去看了下,果然够抢手,鞋子一双不剩,衣服裤子倒是放在地下堆积如山。只恨自己生不逢时,慢了别人一拍,损失惨重啊!

  今天老妈问我平时钱都花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用钱怎么厉害。我也很疑惑,说基本上是吃饭,有点内疚,一个月七百块的生活费还是不够,可怜,可悲,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