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的最后一天

  提早15分钟到了公司,万敏早上去体育局了,我的笔记本还锁在她的抽屉里。等到差不多十点,还不见丽娜来,打电话给她,说她要先去正佳看一下会场,叫我也一齐去。我打的过去,回来的时候跟她说,她坐公车去的,她就知道我打的,同一时间两个人都打的不好报销。今天终于把剩下的800张优惠券给拿回来了,正佳的场也布置得差不多了,就等明天的开幕了。

  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八了下丽娜那朋友,原来是学游戏设计的,之前在华师读了相关的课程,现在在搞个项目,两个人都挺忙,又是一个沉迷魔兽世界的青年,丽娜说她对魔兽就是提不起兴趣;小路在Q上说刚和男朋友分手,原因不详;小马说从熊静的QQ空间日志里推测,她和男友分手不到一个月。

  早上只煮了个鸡蛋,喝了杯燕麦,中午饿得不行,到差不多一点的时候她们才说订餐,等了大半个小时才送来,好在联想有个茶水间,里面有些零食可以先顶着,嗯,毕竟联想还是联想,不是Google,这里的食物还是要收费的。

  昨晚说到了芸芸,一个活泼得不行的女孩子,年龄很少,但却掩饰不了她成熟的魅力与思想。在谈到选择男友的时候,她很坦白的跟我说她喜欢钱,钱很现实,她之前也渴望那种纯真的爱情,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现实。嗯,我就喜欢她这种直率的性格,比起那些虚荣还不承认的女人来说,芸芸是一个可以真正谈心的异性。

  霜,我知道,感情的事是没有逻辑的。你说我很好,有很多优点都比他好,但有时候感觉的东西是很难解释的。这个我知道,而且比谁都清楚。但无论怎么样,我还是会继续喜欢你的,你可以当我是朋友,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我现在最想做的,是能够和你一起畅谈,我要把我内心所想的、想要对你说的话全都告诉你,我希望你也能够坦诚的告诉我你的想法,好吗?昨晚我真的很开心,能一路上都叽叽喳喳的和你聊个不停,我终于体会到相对论原理,我是多么希望那趟回学校的20路公车能够永远没有终点。

第二天

  今天早上没去公司,早上十点多去正佳拿优惠券。今天去了两躺,每次都要等一个多小时,生平最讨厌不守时的家伙!正佳七楼的游戏机室很冷清,终于可以上去打爵士鼓了,玩了几次都得了F,惭愧…

  中午跟市场部的6个同事(算上今天请假的小路市场部一共7人,清一色是女的,这也是他们招实习生只要男的原因)去佬湘楼吃饭,原来附近的店家都已经沟通好的了,结账的时候说一声联想的就能打折。

  今天基本上都在外面跑,没怎么时间上网,离五一开幕还有2天,今天看了下正佳的展位,已经有个轮廓了。

  晚上霜在楼上培训,五一礼仪,我在办公室多呆了会。丽娜他们都没走,昨晚她们还加班加到12点。

  芸芸也来了,和她谈了下,第一眼见她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飞女,像个出来混的不良女孩。但是越和她相处会越欣赏她,觉得她很真诚,拥有一般都市女孩所缺乏的东西。

  培训完和霜一齐走(还有东寰还有个不认识的),第一次我可以这么坦诚的说出我的想法,把我这些天来最想对她说的东西说了,那感觉真的很好。

  丽娜是个女强人,经过两天的观测,我已经catch到她的工作风格了。原来她和她男朋友相处6年的,大学开始的恋爱。想不到她还记得一年前我们在新学活门前的对话,哈!

P.S.这种写作风格像不像outline(要点,概括)?

第一天

  早上7点半,喉痛已经好很多了,天已经放晴。早餐也懒得出去吃了,就在宿舍啃了包小饼干,一杯燕麦,往肚子里死灌水。匆匆忙忙出门,到达车站的时候,想起今天要吃药,于是顺便买了个杯子过去。

  赶到公司,九点十五分,丽娜他们都还没来。感叹白领生活真是逍遥啊。九点半,人才陆陆续续的到来,问了下,九点半过后就算迟到了。联想不乏美女的说。

  其实来这里工作挺轻松(起码上午我还是这么认为的),大部分时间是对着电脑上网(当然都是清一色的联想notebook),早上丽娜叫我联系可乐的负责人(那天见过了),谈下五一正佳活动的细节问题,然后又联系了当天的负责人,市场推广部果然是个好地方,看来我日后很有潜质做市场公关。

  Office的工作还蛮自由的,灵活,都这样吧?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大家嗑破头也要当白领了。喜欢同事叫我小余,就特喜欢这名字,感觉特亲切。

  中午的时候去吃饭,问去哪里,答曰去吃木桶饭,猜猜店家叫什么来着,木桶饭!@#@%……

  下午2点,离早上8点刚好6个小时,准时吃药,嗯,没有午睡,有点不适应,有点累。今天口好干,喝好多水,上好多躺厕所,接着又喝水。。。

  下午确实很无聊,我在分类我那藏有五百多封垃圾邮件的Gmail。QQ邮箱订阅也看几遍了,朋友的博客更不用说,他们都是懒虫,半年不更新一次。嗯,有意思,在偷看丽娜的新浪博客,呵呵,说不定她也在看我的,嗯,不错,看来她有男朋友了。噢噢!天蝎座的女孩子,10月24日的…

  第一天当联想市场部的实习生,感觉蛮好,丽娜太信任我了,我可以发挥的空间也太大了,噢噢!小余好好干哦~

P.S.什么时候我改写这种流水账的记叙文了?

感冒了

  早上六点起来,喉痛好点了,流鼻子了,应该是感冒。第一次竟去买了感冒药,看到注意事项上写着“不能同时服用与本品成分相似的其他抗感冒药”,搞到还到处问人家晚饭过后吃完氨咖黄敏胶囊晚上睡的时候可不可以吃百服宁,看来自理能力真的有待提高。小晴说感冒是要一个星期才能好的,天真的我还以为吃颗药明天就没事了。唉,很傻,很天真。

随笔

  终于还是去看了校医,不能继续下去了,真的不能,自私也好,苟且也好,为了接下来的日子,不能病了。在这个慵懒的周六上午,医生也懒得什么基本的职业医德了,机械式的叫你张开口,看一下喉咙,然后一阵狂草,连诸如“不能吃辛辣东西,多喝开水”的忠告也懒得讲了,然后匆匆忙忙又是下一个病人。

  周六的华山安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好久没有睡这么死了,足有两个多小时,醒来后发觉喉咙还是痛得厉害。外面还是一片死寂,唯一的噪声来源于身旁电脑那该死的风扇和硬盘的声音,楼下不时经过一辆空载的校巴。

  《挪威的森林》终于看完了,不赖嘛,虽然爱情小说看的不多,现在想得起来的只有它和《冷山》了,不过我还是喜欢《冷山》,因为觉得自己更像英曼,也更加渴望那在现代文明的腐蚀下早已不复存在的纯真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