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啥腾

  淘宝入了个黑莓7290,算是入门,大概由河北坐了躺飞机来到广州水土不服,到手测试时竟没了信号,也不知卖家是故意耍我还是自己RP问题,网上7290无信号的问题帖子一大堆,有说电源不供电的,有说信号模块坏了的,有说掰电池开机手动搜索网络可行的,有说放几天自己会好的,什么鸡巴毛玩意也有,我耐心的一一验证,事实证明,本人RP还有极大提升空间。无奈,一辈子英明竟然在阴道里翻了船。退吧,麻烦,再说卖家也承诺可以返还一部分修理费用,那就修呗。海印大沙头,二手淘宝的天堂,那地方龙蛇混杂,卖牛杂的,打荷包的,推销赃货IBM的,回收手机的,总之,社会主义特色的玩意那里都有。几个电器城,一个几平米的单间,里面摆几支热风枪、示波器、万用表、电烙铁、几台联网的电脑就成了专业手机维修站了。我干你娘!维修手机的黑幕也早有所闻了,耳机松的说主板坏,上不了网说要重装系统,掉颗螺丝还说要换外壳,看你一身干干净净油头粉面的就狮子开大口,真把消费者当上帝了,因为上帝是不会生气的嘛!

  好歹也是个知识分母,好歹也是半个电子专业的本科,好歹也熟练搜索引擎,好歹自己修过的手机也不下十台,软件问题的,虽然费点劲,但还没碰到解决不了的。我一直没有否认掌握了信息就等于拥有了财富的道理,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信息封闭的时代了,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普及使得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士,我没专业的工具修,你可以坑我,但不要把我当傻子,OK?

  娘的,老子有钱还买个破手机干啥子,你哪见过有钱人还用手机的?有钱我买个小秘得了,有事小秘干,没事干小秘,我还瞎折腾弄个破烂手机干啥子!有钱我买个F-22战机得了,我还用Google Earth干什么!有钱买个核潜艇,看到俄国佬的军舰二话不说撞上去得了,地上跑的我买个坦克,看哪个龟孙儿子在挡路我就轧过去了,我有钱,还弄个破手机折腾自己干什么!

  得了,再买一个8700不就得了。同时用三手机,左右手各一个,腰上还挂一个,三卡三待,移动联通全球通通通拿下,三台联机呼叫转移,还能实现无限待机呢,有钱还能不牛么?

  最近晚上偶尔出现轻度的失眠,辗转反侧才能入睡。基本每晚都会作奇怪的梦,醒来后来只能记起些许的情节,是那种有点超现实主义的梦,人是真实存在着的人,情景却是虚幻的情景。

  生,性,死,基本就是人一生的缩影了。

差距

  晚上上完课回到宿舍,突然很想去听音乐会,什么也不要紧,于是问伟哥仔有没兴趣,在网上订了两张下个月14号星海的盛原演讲巴赫名曲音乐会。对古典音乐一无所知,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感觉听古典的,都是活了大半世纪的人,一是可能因为音乐在他们那时是一种相对高雅的艺术,不像现在这样到处充斥着低俗的流行音乐,其次,我觉得也是根本原因,层次未到。

  如果你能用正常的审美观去看待非主流脑残们的话,你就会理解我上面所说的话了,这就是层次差距。

  看完了春树的《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和《且听风吟》,感觉《风》远不及《国》,前者情节过于平淡,情感过于单调,感觉总是缺少了什么,是那种充斥着全文的忧伤忧郁忧愁之感,是那种读完后会让人伤感到极致,但绝不会流下一滴眼泪的感觉。这就是层次的差距,12年的差距。

Changes

  早上起来,气温降了许多,同往常的早晨一样,云层还是那么压抑压抑的,偶尔才能在缝隙见体会到一丝丝温暖。在冬日与春天的交合季节,总令人感到一种无形的悲伤。

DSC06153DSC06145

  落光了叶子,剩下光秃秃奇形怪状的树枝,每次路过总会向上望,希望能找到对乌鸦什么的,可那只是光秃秃的背景,什么鸟也没有。旁边落了一地的花,看了树牌才知道是一种叫宫粉羊蹄甲的树,苏木科属。

  春树说:

一个人的人生归根结蒂只能是那个人的人生。你不能代替谁负起责任。

  如果伤害了别人,是否也可以用这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脱,这是他的人生,我对此无可奈何?进一步说,无意识的伤害那就更与自己毫无关系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疯子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原谅。

  生命中每一件确定的事情都是由无数不确定的偶然因素所决定的,正如混沌理论,蝴蝶效应,当事情已然事实,倘若再回过头来想“如果当初……”这些问题就显得非常可笑了,既然现在的自己是由已经过去的事实所使然的,那么由过去历史所造就的自己再去推翻过去的结论,那么现在的自己或许就不复存在了,或者说,已不是现在的自己了,难道这不好笑么?推到过去是不可能的,正如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虽然可以重造,但是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至少,不全然是原先那个样子了。

Fish Theory

  ……最后,爱德华说:

  “我知道你一直就是一个正直的家伙并且为此而骄傲。但是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说真话?是什么迫使我们这样做?为什么要把真诚当作一种美德?假如你遇到一个疯子,他确信他是一条鱼,我们大家也都是鱼。你会同他争论吗?你会在他面前脱掉衣服向他证明你没有鳞吗?你会当面对他说你所想的吗?好吧,告诉我!”

  他哥哥不说话了,爱德华接着说:“如果你只对他说实话,只说你对他真正的看法,这就是说,你赞成和一个疯子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而你自己也是疯子。我们同周围世界的关系恰恰也是这样。如果你固执地当面对他说实话,就意味着你认真看待这个世界。而认真地看待那些不怎么严肃的东西,其本身就失去了整个的严肃性。我本人,为了不认真地看待疯子,也为了自己不变成疯子,我必须撒谎。”

米兰·昆德拉——《好笑的爱》Ⅶ 爱德华与上帝.Chapter 9

  这个世界无非只有两种人,一种坚决认为自己是一条鱼,我们称之为疯子,另一种不屑于鱼而承认自己也是一条鱼,我们称之为撒谎者。

  在看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