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最后一天,确实有点令人伤感

  这个五月,好像意味着很多东西,但当我试图去想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黑夜过去又会是新的一天,无论刮风下雨,太阳还是会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手表的指针也总是滴滴嗒嗒地每隔12小时又会回到同一位置;周日过后还会是周一;五月接着是六月,十一个月后又会是一个五月;生命逝去的也同时伴随着无数生命的诞生。一切都是这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但我总觉得在这个即将离逝的22岁的五月我还是遗留了点什么,或者说,留下了点什么我已经记不起了。

  管它吧,反正某天我们都不会记得了。

颓废之美

DSC06609

DSC06600

  昨天的艺术插花考试,叫超人帮我买材料顺便帮我弄好,我直接交给老师点评就是了。去到她们宿舍楼下拿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不愧是专业的园艺班,水平就是赤裸裸摆着的。

DSC06611

DSC06604

  拿到教室让老师拍了张照片就可以走了,下午五点半左右,趁着落日的余晖准备拍上几张照片,才摆上阳台还没来得及取景不知哪来的一阵猛风,花瓶应声坠落,幸亏反应灵敏才得保瓦全,花瓶是保住了,代价是一支玫瑰折了腰归了西,另一支花瓣散落了一半。

DSC06603

DSC06619

  到了今天,苟存的玫瑰已经开始发黑,红掌也被我搬弄时弄断了一支,想着是时候补上几张遗照了,可惜这多云的天气偏不出太阳,等我午睡醒来发现外面雨下得正凶,看来是没戏了,干脆来个霸王硬上弓,把闪关灯减弱一档,兼顾了光线的同时又不失一种凄凉的气氛。

DSC06617

DSC06625

  看了瞿同学的相册,原来压花也是非常好看,小女孩的心思很细腻,不知下学期要不要也来修一门。

DSC06622

DSC06618

  在每一个摄影论坛总会有人在讨论这么一个问题:技术重要还是器材重要;在涉及这个话题时,大家都好像约定俗成地把问题极端化,认为技术好的人用的都是烂相机,器材好的人都不会按快门。怎么说呢,我是偏向器材派的,我的意思是,技术是可以练出来的对不?但你的卡片机会随着达尔文进化论而变成单反?

DSC06626

网络社交让友情剩下什么?

  今晚删除了校内网的个人信息,仅留下了真实姓名,一张照片和博客地址,我觉得校内作为寻人的中转站,这些信息以外的都是多余了。很不解一些同学不亦乐乎的玩着买卖好友,抢车位,早晨5点钟爬起来去偷菜,这是怎样的一种劳动精神啊!

  你是否觉得,网络使你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地理空间不存在了,但是你有没有发觉,每天对着电脑屏幕,看着聊天工具的好友上线下线,头像一灰一亮,你是否觉得有千言万语但话到嘴边却又变得太难开口,你是否觉得你已经很久没和多年没联系的朋友聊过电话了,也只有特殊节日群发短信时才会想起昔日的挚友,更别说跟你初中时一起说着黄色笑话讨论前排女生胸部大小的哥们坐下来再聊一聊当年的女同学了。

  网络社交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在现实世界太空虚了,虚拟世界恰好提供了它们一个临时的精神寄托。但你觉得和你一起玩着好友买卖,一起偷菜的那些朋友,那些朋友的朋友,你们之间有那么一丝称得上“友谊”的东西吗?男生宿舍永远流行的魔兽争霸,对战平台连通着全国的玩家,但我却怎么也找不回童年和好友在一起玩红白机的感觉了。

  我忽然又觉得,网络的流行让人忽略了很多本质上的东西。免费的音乐随手可得(至少在中国这种行为还不至于非法),你不会去珍惜那些由0101010010组成的数字音乐,你不再用心去体会每一句歌词每一段旋律,你下载了很多音乐都不曾打开过,好像也很少重复听同一张专辑,或者把歌词都抄下来。Twitter、饭否等微博客的流行,人们放个屁都恨不得要让全世界知道,有用信息越来越稀有,网友之间的“信息友情”变得越来越廉价。在线视频网站的流行,面对数以千万计的视频,我们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感动,你是否觉得,你怎么也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但凡得到得太容易,人就不会懂得去珍惜,而网络正是让这种获得变为可能。

  我喜欢几米的作品,一副漫画几行文字可以给人很丰富的思考。而相反,我非常痛斥那些一大块不经排版没有配图的文字堆积,每当看到这种码字行为我都会很烦躁,很多文字是没有经过思考敲出来的,信息背后的价值变得像高原的空气一样稀薄。有时候会喜欢起诗歌来,虽然总是觉得很多时候诗人很无谓,无病呻吟,但诗歌追求的正是一种意境,一个给你留足思考的空间。中国有句古话叫花未全开月未圆,说的就是这样一种境界,什么事情都说白了就不再有意义了。

  思考你拥有什么,什么才是你生命中值得去执着的东西,某种当你躺在床上即将告别这个世界的那天,微笑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可以安详地贴上“无悔”标签一同带上天堂的东西。

那就让我不一样

DSC06495

 

 

有些人喜欢斜上45°自拍,有些人喜欢镜中偷窥。
有些人很温柔,有些人很严肃。
有些人含蓄回眸,有些人露齿大笑。
有些人有小酒窝,有些人有长睫毛。
有些人浓妆墨彩,有些人素颜朴实。
有些人的眼睛会说话,有些人的表情很空虚。
有些人喜欢衬托别人的风景,有些人喜欢成为风景的主体。
而我,却喜欢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影子。
耳边又再响起五月天的《倔强》: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