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也

  这学期周一的课程是满的,是早午晚都满的,星期二的课程是空的,是一节课也没有,看到没有,我现在说话也语无伦次了,敢情我上的不是课,是过山车。

  今天又借了《伤花怒放 摇滚的被缚与抗争》,发觉我对喜欢的作品都有重读的习惯。之后要看霍金《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如果再有时间的话,打算挑一部尼采的作品,很早之前就想读尼采了,但我总是会将期待最高的事情无限搁置,敢情我读的不是书,是欲望。

要是您的话,您会怎样做呢?

  花了一个夜晚加一个下午的时间用手机读完了《朗读者》,很喜欢这种关于战争与救赎主题的作品。有关战争中对错是非的话题探讨也很有意思。

  有些人杀人并不是出于对一个人的仇恨,也不是为了报复,仅仅那只是他们的一种例行公事,就像其他的工作一样,他们接受上级的命令,不完成任务他们就会受到处罚,他们不觉得那是一种错,他们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无辜的或者是该死的,反正那只是一个任务,总会有人要去执行。那么,站在整个“历史”的角度来审判,他们有没有罪?

  就像国庆阅兵礼上的那些学生,他们践踏着2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亡魂,他们替极权国家服务,他们有的很乐于这么做并为此感到光荣,有的是被迫这么做也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可耻的行为,他们也只是在例行公事而已。那么同样站在整个“历史”的觉度来看,将来他们应不应该接受审判?

  “要是您的话,您会怎样做呢?”女主人翁汉娜在法庭上将问题抛给了法官。人们最擅长的是在事件发生后对别人下定论,对别人进行所谓“正义的审判”。“要是您的话,您会怎么做?”你是选择“历史的正义”还是“现实的保节”。这是一个矛盾而又值得反思的问题。你怎么知道“历史的正义”究竟是什么并是否客观存在着。

  战争中谁都没有错,错永远只会伴随着失败的一方,就像我们的教科书中把国共合作的功劳全部归功于共产党,把共产党写得多么委曲求全而把国民党写得一文不值,留给新中国一堆烂摊子。而在台湾,“历史”又全是另外一回事。美国同样向全世界输出价值观,因为他们是强国,他们胜者为王,只有胜者才有发言权。那么,你现在还能清晰地对所谓“历史”盖棺定论么?我们审判着别人,别人也在审判着我们。我们对过去进行审判,未来也会有人去审判我们。

当港产片遇上国语配音

  从前有个国家,生活着两种人,一种叫内地人,一种叫香港人。有一天,香港人拍了一部电影,但因为内地人听不懂香港人的语言,所以内地人将香港人的电影配上内地人的“母乳”将之上画。为什么我说“母乳”呢?因为虽然是在同一个家庭的两个儿子,但两人是吃不同的奶长大的,香港儿子从小就被邪恶的英帝怪叔叔拐了,最近几年才得以“回家吃饭”。所以,作为“老大哥”的内地人经常使用这种伎俩去了解这位香港老弟,他们将之称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电影文化。

P.S.今天我看国语配音的《麦兜响当当》来着。

秋天!秋天!

  黄历上的解释,“处”有躲藏、终止的意思,“处暑”表示炎热的夏天结束了。

  处暑过后的连续五天都有下雨,今晚冲完凉出来竟感到些许凉意。新学期马上要开学了,也是在大学里度过的最后一个秋天了,希望不会是个多事之秋。

  记起当年高三,总是会听见诸如冲刺、拼搏之类的励志言语,现在想来忽然觉得可笑,虽然大四找工作并不比高考轻松,但人生哪有什么终点,人生只有一个个“中点”,带你由一种生存状态过渡到另一种生存状态,就像以前玩RPG(Role Playing Game 角色扮演)类的电子游戏,每个角色都有其等级,累计足够的经验值后等级就会提升,升级后的角色会有各方面技能的提升,之后又要继续冒险提升经验等待下一次的升级。所以,别冲刺啦,慢慢走,人生路长着呢。

是寂寞

  今天早上去剪了个3毫米的圆头,确实说动词应该是“铲”,那种手起刀落铿然有声万马齐喑的感觉,甭提多爽了。套用一句寂寞党的口号,哥剪的不是头发,是寂寞。

  传说七夕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做爱的日子,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小两口一别就是一年,那憋劲……牛郎会说,哥做的不是爱,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