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余路 0655-0682

0655. 趁着洗衣机免费使用,一大早把床单蚊帐都拿去洗了,辛勤完后想起今天是春分,意味着春天又过去一半了。 March 21, 2010 at 9:04am

0656. 博客换了个主题,还是来自这个最爱的日本工作室 mono-lab 的作品;添加了 WPtouch 插件,在触摸屏的移动设备上有更友好的外观;添加了 flickrRSS 插件,在侧栏输出 flickr 拇指图;暂时就这样,日后有空再整理下现有的标签。 March 21, 2010 at 9:22am

0657. 收到一封推广邮件,知道原来还有衬衫节这回事,不过的确需要去买几件衬衫了,下星期发工资,欧也~ March 21, 2010 at 4:00pm

0658. Q群有人上传了周杰伦的全套APE,下了《范特西》,想起初中的日子,蛮怀念的。 March 21, 2010 at 5:50pm

0659. 最近才意识到原来我很多时候都是潜意识左手优先的,虽然我不是一个左撇子,很奇妙的感觉,尤其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发现这个有趣的现象。 March 21, 2010 at 6:39pm

0660. BlackBerry 平台下的 UC Browser 7.2 性能有了很大提升,速度大幅提高,页面滚动时图片不再闪烁,有了全键盘的专用快捷键,支持WiFi,毫不保留地说,除了网页重排外,比 Opera Mini 超出好几个车位。 March 21, 2010 at 7:09pm

0661. 今晚又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博客。说来惭愧,至今我还没有一个完整的 About 页面,真够低调的。 March 21, 2010 at 9:26pm

0662. 近期了解了很多关于字体的有趣知识,也证实了微软雅黑目前遇到的两个问题:1,由于字体Hinting信息不是非常精细,造成字体看上去显得有些高低不平;2,两个一字连用时“一一”与破折号“——”区分不明显。 March 22, 2010 at 11:26am

0663. 请了明天下午半天假,去校医院把上年的费用报销,到图书馆把上年的书也还了,哎。 March 22, 2010 at 8:51pm

0664. 班委收集个人信息整个毕业档案,询问政治面貌,很顺手的回复群众,咦,慢着,好像还缺个定语,于是在前面加了个“不明真相的”。 March 22, 2010 at 10:04pm

0665. 阅读分享:iPad 时代的书 March 23, 2010 at 7:52am

0666. 哈哈,看到一很“抵死”的说法,以后可能需要持港澳通行证访问 Google HK,共产党,这生意可以做啊,又是刺激GDP的一大创新。 March 23, 2010 at 8:52am

0667. 一个国家,两种搜法,百度是社会主义的百度, Google 是资本主义的 Google,坚持百度的阉割搜索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March 23, 2010 at 9:50am

0668. 去信 flickrRSS 作者,询问能否随机展示指定用户的照片。 March 24, 2010 at 8:51am

0669. Don’t wake up, won’t wake up, can’t wake up, no, don’t wake me up. –Mika <By The Time> March 24, 2010 at 9:02am

0670. 广州明天又开始降温了,整个下午阴沉沉的。又是地震又是沙尘暴又是Google又是堕楼,怎么感觉这一年什么东西都变幻无常。 March 24, 2010 at 5:03pm

0671. 阅读分享:『女摄影师』Gail Albert Halaban,我的窗外,纽约 March 24, 2010 at 7:52pm

0672. 昨晚我拒交团费了,平时嚷嚷要退团云云的同学,一听要记录进档案,最后还不是怂了。我很赞同韩寒的说法,很多时候,你所追求的所谓普世价值所谓自由还不如路边捡到10块钱实在。不是我说你,你的尊严,连10块钱都不值。 March 25, 2010 at 8:55am

0673. 研究了一早上GIF和PNG的区别,还是,一头雾水。 March 25, 2010 at 10:49am

0674. 我觉得 GoDaddy 针对的只是中国政府,它没有理由拒绝作为个体的中国网民,因为互联网的核心是开放且自由平等的,它可能只是停止提供 .cn 域名的注册,或者屏蔽中国的IP,更进一步就是拒绝中国的信用卡,但对于久经墙炼的中国网民来说,这显然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March 25, 2010 at 11:40am

0675.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已成为糖尿病大国,糖尿病患者已经达到9200万人,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的男女比例为1比0.84;城市人患者比例比乡镇为高,分别为11.4%和8.2%。研究报告指出,超过一半的患者不知道自己已经患病。 March 25, 2010 at 5:08pm

0676. OK,今天开始折腾黑苹果,Snow Leopard 10.6.1-10.6.2 海盗湾破解版,预祝我安装成功吧。 March 26, 2010 at 8:14am

0677. 遇到第一个问题,SATA 模式为 IDE ,修改注册表-重启修改 BIOS,将其修改为 AHCI -进入系统自动安装驱动-再重启,搞定! March 26, 2010 at 9:31am

0678. 难道这这版本注定悲剧?硬盘安装,一点就自动重启。Snow_Leopard_10.6.1-10.6.2_SSE2_SSE3_Intel_AMD_by_Hazard March 26, 2010 at 11:41am

0679. 无限重启无法进入安装界面的问题解决了,只需添加命令cups=1(强制单核)。 March 26, 2010 at 3:26pm

0680. 成功安装!可以上网,声音好像还没有,还有样式很难看,估计显卡也未能正确配置。你用过mac吗?用过没有?关机按哪里? March 26, 2010 at 3:40pm

0681. 分辨率调整不了,系统运行在低分辨率下好难看,还有,和 Windows 操作完全不同,我甚至连放大窗口都不会…… March 26, 2010 at 4:57pm

0682. 宿舍被强制熄灯了,还好,借着屏幕的光,继续敲日志。 March 27, 2010 at 8:36pm

Hello Mac!

Mac OS X Snow Leopard
Mac OS X Snow Leopard

  第一次接触计算机,还是小学的时候,那时候网吧还没大规模流行,只有满大街的五笔打字培训中心,但由于竞争激烈,无良的老板们纷纷意识到,五笔,游戏,上网,三手都要抓,三手都要硬,于是乎,这些培训中心都会在电脑上装些游戏,提供拨号上网服务来接些私活(没错,是拨号上网,一个90后可能已经没有概念的名词),记得当时很流行的一个游戏叫富甲天下(类似大富翁的一款游戏,详见Wiki),当年管理员在Windows 95下熟练地敲下几行命令就将游戏调出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那时候,有钱的同学家买了电脑,装上了Windows 98,摇身一变将就成了一台高级游戏机,于是我天天往同学家里跑,除了锻炼了我的脚力和面对老妈鸡毛掸的耐力外,电脑的操作,确实说是游戏,也玩得还不错。

  到了初中,一个从深圳亲戚家归来的同学天天在宿舍给我们洗脑说《石器时代》,一款在香港多么多么流行的网络游戏,多么多么的吸引,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泡妞(这个可以有,这个不得了),于是乎,我们一群处于青春期躁动的骚男闷女就一头栽了进去,以至于,上课下课和晚上座谈会的话题永远是,你多少级了?早期的网络生涯也相对比较简单,除了网游就上上聊天室和163之类,QQ号是同学姐姐给的,后来对黑客着迷过一段时间,照着网上的教程盗了人家的ADSL账号来充值Q币,幸亏当时还没有跨省抓捕。

  至于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则是初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当时装了Windows XP,感觉,好豪华啊,随后,拉拉杂杂学了很多东西,虽算不上什么高手级人物,但是遇到问题起码会知道去哪里找办法解决,不至于无从下手,以至于逐渐在周围同学间树立了一个伪电脑高手的假象(你知道的,重装系统这事我干了不下百遍)。然后,年初在公司的电脑上装上了Windows 7,基本没有任何学习成本就过渡了。

  前天晚上心血来潮,在网上下了Mac OS X最新版的Snow Leopard,看了一夜教程,兴奋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带到公司,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终于进入了徇丽的猎户座M42星云的桌面。这个世界有人在真正的苹果上装Windows,当然也会有人逆其道而行之,装嘛,大家都在装,只是有人在装A,有人在装B。

  很多人对苹果系统的第一感觉是,难用,于是乎,你看到苹果专卖店的真苹果也纷纷装上Windows的操作系统。对于Mac,我的第一感觉,的确,比较难用。然而仔细想想,这其中难用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它的任务栏为于屏幕上方?是因为它的关闭按钮位于窗口左上角?是因为你在桌面点击右键看不到有”刷新“这个选项?显然都不是,苹果的内核基于Unix,它和我们熟悉的Windows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架构,当然也就两种完全不同的操作方法,或者小资点的说法,是两套完全不同的哲学。Windows已经在我们的大脑里根深蒂固,以至于我们在面对任何一个非Windows系统时还是以Windows的标准去评价它,我们的思维方式根本没有改变,因此,结论不难得出,难用。

  苹果的独裁, 在于它把所有功能都摆在了底部的Dock里,你要上网,用Safari,你要听音乐,用iTunes,和朋友聊天,你可以用iChat,你可以轻易在这里找到你要的功能,你甚至不需要学习”双击“。苹果认为,它没有提供的功能,就是你不需要的。

  苹果的宽容,在于它是基于Unix,终端命令行,适合完美主义者。对于技术Geek,代码就是生命,代码就是艺术品,喜欢编程的人,它可以帮助你更好地了解系统的内部运作,你可以对着满屏的代码慢慢折腾,其个中快感非偷菜之徒所能理解。

  那么其自称 The world’s most advanced operating system的理由在哪里,我认为,在于它的纯粹。无论它的内部有多么复杂,代码有多么艰涩,它永远是对普通用户透明的,普通用户看到的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外部接口,非常人性化的细节,非常自然的操作惯性。对于没有使用过电脑的人来说,可能它会非常容易上手,另一方面,它又得到设计师的青睐,除了它专有的Colorsync技术保证你的屏幕(指的是真苹果的屏幕)看到的色彩与实际印刷出来的颜色无色差外,还在于它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艺术创作讲求的是灵感,正是苹果的简洁与纯粹,给了你无限的创作空间,苹果提供的是一块干净的画布,你只需专心创作,而不需关注创作意外的任何事情。You do the job, and Mac take the rest.

  学习Mac OS,在这个意义上,我和一个完全没接触过计算机的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因为我已经用了十多年的Windows,反而会让我更加顽固难以适从。学习的过程,是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一种新的环境,一种新的角度,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也可以说是一种解放,一种思维的解放,使你看到以前不曾看到的世界。

  给我纸和笔,我就可以征服全世界。

不思量,自难忘

  BRT新车有个设计,车身后排左右各有一组4个座位是相对的,也就是过道每侧有2个座位是背向车头的,每次上班,我都喜欢挑这种有背向座位的车来坐。当车辆前进的时候,你从一个完全相反的视觉看到眼前的一切,所有风景都是突然出现,然后渐渐模糊,最终离你远去。这种体验就像每个人小时候都可能有过的倒着走路,或者坐母亲单车后座时,调过身体,小心翼翼地坐稳,看不断后退的风景,沉浸在自身无穷的幻想世界中。

  前天签劳动合同,一签就是3年,我问行政部的同事说,一定要3年吗?中途可不可以反悔?同事笑笑说,当然可以,到时你找到一份更好的,只要提早一个月写离职申请就可以了;我当然知道可以中途反悔,人生不就是一张单程票吗?从你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你就在这列既未有起点,也不会有终点的车上,中途有无数驿站,有人怀着理想匆匆而来,有人带着惆怅默默而去,有的乘客和你成了朋友,有的乘客和你成了仇人,有的人你转身就遗忘了,有的人你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列车停了又开,没有人知道它最终开往何处,只知道我们都不能回到从前去了,只是,有人选择跳车来终结这段旅程,但后面还会有更多人上来,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列车依然在不停前进。

  每天下班回到宿舍,洗完澡就想往床上一摊,什么也不想做。日复一日,渐渐地感到有些恐惧。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我不止一次问自己,你以前的理想呢?你以前不是很不可一世吗,现在还不是被磨得没有了棱角,把你放在人群中还不是一个鸟样?

  恐惧,并非因为你真的感到无能为力,而是随着阅历的增加,你学会“习以为常”,你终有一日会被这个更广义的制度所容纳,会变得圆滑,会懂得恭维,会学会妥协,会被迫接受不应接受的一切,就像你以前会说:操,不该是这样子;而现在,你一脸老练,一切都显得无所谓:它就是这个逼样。

  比起无能为力地看着它远去,这才是真正的失败。

  过年的时候帮一个高中同学修完电脑,她打开硬盘给我欣赏她的美女朋友的照片,后来不知怎的说起,原来我们当时还读过同一所初中,她大我一届,只是在我入学前就转学走了,我说以前你们班有个叫某某的美女,眼睛大大的,你认识她吗?她惊讶地说,照片这个就是她啊。

  朋友继续说,听说她要订婚了,她往任的男朋友都很帅的(语气中多少有点埋怨现在的这位不如从前的样貌优秀)。之后朋友打开了她的QQ空间,日志中透露出的是一个幸福小女人的形象,望着陌生的照片,脑海中努力检索着六七年前关于这个女孩子的映像,订婚这个字眼却重复地在不停回响,订婚,对啊,我们都不再是十三四岁的小朋友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靠上课传传纸条就能解决的时代了,我们都应该为那些将来作一番打算,既然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就自然应该一起走完人生的下半段旅程,帅不帅又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回不了过去,不能重新再来一段初恋,不能再在大学找一个人相爱四年。相比远去的风景,我们可以抓住眼前的幸福。

  当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想出了这八字真经:春风依旧,物是人妻。

  风景不断倒退,抓不住,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