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This Then That

  今天在互联网上讨论很火的一个网站是 itfff: If This Then That,简单地说,就是如果 “This” 满足条件,则 “That” 被自动触发。“This”和 “That”是可以任意组合设定的,举例说,If 有人在 Twitter 上喊“今晚有人出来喝一杯么”,Then 获取此人 profile 里的 location,If location=Guangzhou, Then SMS 我此人的联系方式;这个过程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That”可以作为下一个 “This” 的触发条件,因此它的应用范围就完全取决于你的思维广度了。

  之前看过一个观点,说老美的懒不是说他们懒得去做任何事,而是他们懒得去做那些重复的事。如果你去商店买了17美刀的杂货,你给老美100美刀,他们会找你83美刀,这没问题,但是如果你给他们102美刀,他们就会很疑惑地看着你,然后把2美刀退回,再找你83美刀。正是这些很懒连一些简单的算术题都不会的老美却发明了蓝色基因这样的超级计算机。老美的哲学一定是,大波金发美女有木有!那些重复枯燥的事情,还是交给机器去做吧。

  过去人获取信息的途径都是主动式的,这个过程像阅读报纸,你要到不同的版块去获取不同的信息。后来到了 Web 2.0 时代,信息开始主动推送给你,比方说,你对汽车方面有兴趣,你可以订阅相关的汽车频道,此后信息就会自动推送到你的邮箱或者阅读器里。但是这样仍然不够智能,itfff 或者以后的类似服务,它将信息过滤或者说人工智能的机制又往前推进了一步。想象一下,你计划在未来一个月要去某个地方一趟旅行,但是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因为机票的价格每分钟都在变动,但是每个航空公司对于每个航班都有一个相对固定的低位价格,因此为了出行的经济型,你肯定更愿意在机票最便宜的那一天启程。现在你设定好了触发条件,如果机票价格到达历史低位,则自动检查日程表,如果日程为空闲状态,则自动预定机票,如果预定成功,则自动向公司 OA 系统请假,如果一切就绪,则出发前一天手机会收到该地未来一周的天气状况,同时旅行期间邮箱设成自动回复,手机则被设为免打扰状态。以上这一切都是由于第一块骨牌被触发而自动完成的。很棒,不是吗?

  If we could make a better world, then we would make a better world.

如果你记得方向 家就在不远前方
只有家的灯光比夜空中的星星还亮
要是你迷失方向 想找个地方流浪
家永远在你的身旁

太阳才交替月亮 星星又笼罩了窗
爸妈斑驳的鬓角诉说了逝去的时光
就算没地方流浪 只要你记得方向
家永远在你的身旁

南拳妈妈 —— 《离家不远》

  这个星期回了一趟家,本来是打算骑车的,但天气不太好,晴空万里与雷鸣电闪只是三五分钟的事情。

  姨丈所在的生产队分了一些地,上面有种了荔枝,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放假就过去吃。说起荔枝,现在还有着很小时候和舅舅他们去卖荔枝的记忆,记忆是很神奇的东西,有些事过几天就不记得了,但有些东西藏得很深却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暑假大概是每个童年最欢乐的时光了,一到夏天暑假就会到姨妈家里跟堂哥玩。农村多人玩很热闹,而且可以到河边去游泳,不过如果要为我这么多年来还不太熟水性找个理由,我更宁愿说那其实只是玩水。水果盛开的季节里,石榴、荔枝、龙眼、芒果、香蕉这些尽是嗟来之食,都是大自然赏赐给我们的嘛。每天穿个大裤衩,光着脚在乡间小路,荆棘草丛,亦或是晒得滚烫的公路上健步如飞,那时候我们比较接受共产主义的思想,看到谁家的芒果或是石榴熟了就想去共产一把,当然在不肯定对方也有这种思想之前,这种事情得在私底下干。那时候我们还会自制风筝,有风的傍晚就在村口的空地上放,可惜这门手艺因多年闲置而早已失传。那些从洞穴里爬出来的小螃蟹,那些河沟里的小鱼小虾的影像至今依然清晰,每每想起都觉得无比欢乐。

  如果你将你的童年生活告诉晚生10年的下一辈,他们肯定会用奇怪的眼光去看你,就像你父母讲他们童年时你看他们的眼神一样。我在想,有些东西就是过去了,后人再也经历不到了。每个时代都着那个时代的童年产物。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锄禾日当午,到如今坐在空调房里看着漫画玩着电玩淫浸在互联网里说着属于那个世界的语言的孩子,从真实到虚幻,人类的进化是不是太急促了点?无从述说哪个年代孰优孰劣,但却是很怀念小时候的那种童年,感觉因为失去了某些东西而感到十分惋惜。当然,有些东西还不会马上消失,它们只是换了一个名字被人重新包装上线,每当听到“农家乐”、“有机食品”这些充满小资骚味的名词,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给外公买了酒和一些水果。拿去给他的时候,外公有些撞聋听不清我说话,我在他耳边大声对他说买了酒。我知道他每次都说不要给他买这么好的酒,他喝不惯。大人们都是这样,不想你破费,希望你有钱就自己留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中国父母都是这样,老妈经常唠叨我说,要开始省钱了,不要再乱花钱,以后你结婚怎么办,买房又怎么办。有时候想想自己这么大了还是那么不生性,还是那么只顾自己,为没为家里人做过什么而感到愧疚。就连倩愉也会帮她妈妈扫地洗碗,我真的很不如。

  外婆知道我来了,过来姨丈家看我,我知道她很疼我的。外婆看上去还很年轻,说话很有条理,逻辑清晰,我想老妈的唠叨一定是从外婆身上遗传的并把它进行了改良。她在一旁跟姨丈说话,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就是你想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人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原谅那些唠叨的老妈们吧,她们上辈子都是吃了黄连的折翼天使。

小余路 2412-2425

2412. 韩国搞笑漫画真是一朵奇葩。 June 19, 2011 at 4:44pm

2413. 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和整个欧洲各地的麦当劳可以买到“麦啤酒”,不知道味道如何? June 19, 2011 at 8:17pm

2414. 将陈医师《H3M》里的10首歌歌名串起来形成一个故事:Allegro, Opus 3.3 a.m.,沙龙,一个旅人。今天只做一件事,还有什么可以送给你?七百年后,于心有愧,不来也不去,太阳照常升起。Life Goes On。 June 19, 2011 at 9:05pm

2415. 用 goagent 来翻墙速度也不错,可作为 SSH 的后宫方案。 June 20, 2011 at 10:59am

2416. 阅读笔记:“竖中指”的由来:“竖中指”最早出现在英法百年战争末期。英国弓箭手让法军损失惨重,法军发誓在击败英军后,将英军弓箭手拉弓的中指斩断。但结果法军惨败。在法军撤退时,英军弓箭手纷纷伸出右手中指,炫耀他们依然存在的中指。这一侮辱性的手势迅速在西方国家“走红“。 June 20, 2011 at 12:40pm

2417. 刚下完的2D高清《肉蒲团》竟然有码,我还应该相信爱情么? June 20, 2011 at 10:22pm

2418. 2011年夏至,小兔子,生日快乐! June 22, 2011 at 12:04am

2419. 之前有个同事告诉我,说他一眼就能认出台湾设计师设计的作品,因为它们都有一股味;今天的 Google Doodle,一看就是出自日本设计师之手,嗯,村上隆,有股味。 June 22, 2011 at 9:34am

2420. 每天坐在办公室的确是件很憋闷的事情,不过我总是何以从,比如当同事在打电话向客户解释那是“老产品”,而我就听成是“脑残品”,这些地方来找点乐子。 June 22, 2011 at 10:57am

2421. 看了台湾环岛游的游记后,内心的骚劲又被挑逗起来了,好,这个周六不下雨的话就骑车回家,60公里,这次要争取3小时以内。 June 22, 2011 at 4:09pm

2422. 总觉得去深圳是件很欢乐的事情。中午和肯迪同学见面,和肯迪是之前一起考英语口语时认识的,有一次我在微博上发了去深圳的图片,她说来深圳应该找她请吃饭的,所以我就来了,哈,上次在杭州帮她带了红色的手绳,今天带来了却忘了给她了。 June 23, 2011 at 11:18pm

2423. 中午去看展会,主题是小型电机、磁铁、开关电源和电子变压器相关。斯认为一个人所做出的决策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视野所决定的,了解多一些相关行业的前沿科技资讯,总不会是什么坏事情。 June 23, 2011 at 11:43pm

2424. 下午约了芳芳,这姑娘弄了台白色爱疯4,我帮她下了个乳摇的 App,玩法是在一张照片上指定胸部的位置,然后就可以调节摇乳的幅度了,你猜她怎么玩?没错,她摇人家小鸡鸡去了。 June 23, 2011 at 11:44pm

2425. 在车公庙吃完晚饭后坐地铁1个站到竹子林,上面便是福田汽车站,杯具的是被告知回广州的车要坐3个小时,于是就又下去坐地铁回罗湖坐火车。 June 23, 2011 at 11:54pm

小余路 2402-2411

2402. 阅读分享:365天的幽默哲学 June 12, 2011 at 5:14pm

2403. 《割腕者的天堂》,自杀不会解决任何事情,自杀只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开始另一种生活,和生前没什么两样,甚至更无聊,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 June 12, 2011 at 9:11pm

2404. 松下的 GF3,女朋友三号,又称小三,外观长得够丑的哇…… June 13, 2011 at 11:12pm

2405. 阅读分享:做毒贩,也能登上福布斯富豪榜 June 14, 2011 at 8:00pm

2406. 阅读分享:从莫奈那里找灵魂的归宿 June 14, 2011 at 10:39pm

2407. 大雨天,穿着热裤和拖鞋来上班了。 June 16, 2011 at 8:40am

2408. 不管在生活中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只要你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命运……我们就相信你能。 (泰国军人银行(TMB)广告) June 16, 2011 at 9:23pm

2409. 美团网今日抽奖的奖品是5K礼品基金,用于给父亲买伟哥。真坑爹,5K,万一搞出人命后买奶粉也不够啊,还是送充气娃娃吧,环保。 June 18, 2011 at 7:36am

2410. Chrome 升级到 14.0.794.0 dev-m 后经常会提示 Some script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is insecute, and has been blocked for your safety. June 18, 2011 at 8:46am

2411. Firefox 5,感觉启动速度要比上一版本快出不少,然而扩展不兼容问题非常严重,新安装扩展仍旧需要重启浏览器以启用。一直以来 Firefox 都给我一种笨重、繁琐和落后的感觉,虽然在很多 Geek 心目中通过调教它可以无比强大,但是,not cool。 June 18, 2011 at 10:58am

沉默让社会更不公

  想象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很小,没什么人听过它,在地图上也毫不起眼,但那是你人生头20年成长的地方,你的亲人在那里,你的好友在那里,那里有你的回忆,那里曾经平静,然而一夜之间它成了网络热词,继而成了敏感词,当你在搜索引擎敲下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时返回的结果却是“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那一定不是一种好的感觉。

  看美国电影经常会听到的一句台词,“We are American, we have human rights.”人权,乃人的基本权利,然而权利并非与生俱来,你今天所拥有的,是前人经过漫长的斗争争取而来的。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公平,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放弃争取公平的权利。在1955年的美国,南方城市依然盛行种族隔离,一个叫罗莎·帕克斯的黑人妇女因为在公车上拒绝给白人让座而引发了长达1年多的黑人抵制公车活动,抵制的最终结果是,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政策被废除。人权不应该是分种族的。权利不去争取,它只是白纸一张。

  在大部分广东人看来,说普通话的都是”北方人“,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昵称,男的是“佬仔”,女的叫“佬妹”,但是“佬仔”和“佬妹”又大部分时候仅适用于那些从事低端体力劳动的人身上。与这些”外族人“相比,广东人仿佛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与其说这是一种地域间的歧视,倒不如说是一种阶级间的歧视,这是被剥削阶级与高阶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新塘事件中不乏这样的一种逻辑,这种逻辑认为,你是外来人,寄我篱下,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为什么你们要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呢?因为来这里干一年所得的工钱可能是你们在家乡一辈子也赚不到的。是你们把我们的城市变得脏乱差,你们要在这里经营就得交保护费,不满的话可以滚回去。按这种逻辑,是不是当年那个该死的黑鬼就要唯命是从站起来让座,因为让你上车已是对你的一种恩赐,既然你上了车就要听我的,不满意就给我滚下去,你走一天也没有我车子一小时走的路程远。

  我们的沉默,我们的妥协,纵容了社会的这些不公平。当我们处于弱势群体时,我们选择吞声忍气,当有一天攀附成为强势时,我们就会反过头来变本加厉去对待那些当年的自己。当犯罪的成本太低,所带来的收益又非常可观时,为什么会有人拒绝这种诱惑呢?资本家会为300%的利润而践踏世间的一切,连法律都可以罔顾,你何以要求房地产商体内要流着道德的血液,总理大人?权利应该是使大部分人受益,而不该成为少部分人以之欺压其他人的工具。车子被砸,房屋被烧毁,非理性的行为纵然可恶,但是当你在街上看到扒手行窃时却没有吱声,当看到有老人摔倒了而没有上前帮助时,有没有感到半点惭愧,这个社会今天的风气,是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一次群体事件都只是沉默中的一次爆发,进而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被淹没。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得不到遏制,人民有冤,没有地方可以说话,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发声。不去解决根本矛盾,增城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