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人日记

hi gummy

Hi gummy,

  我在琢磨,如果再写一篇关于你的日志,那么是应该把你放在第二还是第三人称的位置上比较合适,虽然我认为我们并没有陌生到那种程度,但是如果用满篇的“你”又会让我感到很不自在。

  我几乎删去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唯独电话号码没有删,其实你的电话号码当年在宿舍走廊的 IC 卡电话上早已被我烂熟于心,保留着你的号码,是因为如果你也没有删我的号码,那么我就可以在 Whatsapp 上看你是否 online。有时候我也会去看你的 Twitter 和饭否,正如你也会来看我的博客,我其实并不对你的生活感到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想确信你没有人间蒸发一样消失掉。从前有个朋友告诉我,说如果她狠一个人,她就会让那个人永远找不到她。这种感觉使我感到恐惧。

  我们是不是在玩一个“嗨,看谁保持沉默得更久”的游戏?事实上,我们还是陆陆续续有过几次联系,直到那天收到你发来的一张大嘴鹤的图片,你已经到加州了,然后,某天早晨,接到你的电话,我之前帮你申请的一个 Gmail 邮箱你忘记密码了,让我帮你取回来。完了之后我想,好吧,这个游戏我赢咯?

  那天没回公司上班,我在 Whatsapp 上说,我打给你吧。虽然即使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但我觉得我们依然是很熟的朋友。但是电话的两头,总是免不了俗套的开场白,我问你是否习惯那边的生活,你问我有没有涨工资。我知道你一向独立的性格,就算去到任何星球也是完全没有问题,而我有没有涨工资,其实对你来说都不要紧。就像那些“嗨,今天天气好极了”之类的开场白一样,谁在乎对方怎么回答呢。只是人们都习惯这样开头,不是吗?

  在我们认识之初,你说我是一个“难得聊得这么愉快的朋友”。这点我完全同意,有些人的频率相接近,沟通起来就会很愉快,互相听得懂对方的语言,可以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比如你问我有没有很想你,我说其实也不是很想,只是有时候会有点。我不是一个喜欢隐藏自己情感的人。这个博客有一篇关于你的隐藏日志,是从之前我们所谓同居的域名转过来的,那个域名后来没有续费就被收回了,我把那篇日志搬了过来,设置了 private 属性,偶尔也会上去记录一下。

余人日记

gummy

给 gummy 的礼物

  我们见面的最后那次,那晚上你硬说要去《遇见》,我们在体育西转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些矛盾,买票时我的纸币被机器吃了,我坚决要叫工作人员来处理,你在一旁说走啦走啦,别要啦,那时候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价值观发生了很大分歧,我并不是小气那5块钱,只是我觉得,那是我的东西,我有权利和义务去拿回它,而不是自认倒霉走掉。我知道你很有钱,但是这真的不是钱的问题。因为这个原因,我一路在跟你赌气,在站台时我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跟你完了。在车上时我真的很想仍下你就走了,结果被你拉住。

  我知道你那晚其实是专程想去吃培根番茄卷的,结果当被服务员告知已经卖完时我差点没笑出来。和以往一样,我生一个人气就会装严肃不和她不说话,其实我是只生气一下,然后为了面子然而继续假装而已。那晚我拿起相机帮你拍了几张,但光线不怎么好,角度也有点问题,拍出来的效果脸都显得很肥。我们在澳门第一次见面时,在那个幼儿园秋千上面你告诉我说你拍照的时候都显得很肥,那时我就决定一定得帮你拍一张满意的照片。

  最后那天早上,你起得很早,穿着你前一晚瞒着我去与你前男友约会时穿的那套黑色裙子,我说你自己走吧,我们以后也不要见面了。你死要拉我起来送你。我坚持要你换上那条你来看我时穿的连衣裙,那是真的很好看的一条裙子,颜色好像就是这种蓝绿色的,你穿这种淑女裙就最好看了,我一点也不喜欢黑色的裙子,还有你那美国人送你的黑色女仆装,真是狗屎。

  在华师等车回珠海时,要去找个厕所,我不知是被那楼下的保安问了一句还是什么的,心里特别不爽,一瞬间我觉得烦透了,或许并不是你的原因,但是那时候我满脑子就觉得你很大小姐,是的,非常难伺候,非常受不了你。最后我把所有行李还给你,说了句以后也不要找我了就走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反正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解释。

  你下次去上海的话去田子坊看看能不能找回另外一个,然后买下来绣上“花生”或是“美国佬”什么的,这样就完整了,哈哈。那老太太最后又补了些腮红,她望着绣好的娃娃,说这个女孩子一定喜欢,天知道呢。

  还有,粉红色的玫瑰我说过只会送你一个人,对不?

余人日记

Loving Shining Living Feeling & Fu*king

DSC09360.jpg

  记得当初这张贴纸从淘宝寄过来的时候,我说你再不过来我就要先贴了,你非要等你来了再贴。左下角有两朵云的方向一样了,你非得撕下来重贴。

Loving
Shining
Living
Feeling

  我说,还有Fu*king。

  早晨和一个朋友聊天,突然想到,女孩子在感到最幸福的时候说出的话,应该就是“我要嫁给你”吧?

  既然两个人相爱,为什么要分开呢?这个世界真是奇怪,生活着各种各样奇怪的人。

余人日记

谢谢你的爱 2010

  有一次倩愉打电话来,我在家里和家人吃饭,倩愉问家里有谁,我说有爸爸妈妈,她说姐姐呢,我说她在她家里啊,然后她又问,为什么不叫她去你家玩呢,你们为什么不同居?我说,因为已经分手啦。

  等我吃晚饭后她又打了个电话,问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应不应该问?”,我说你问,她说,你们为什么分手呢?我说,因为两个人不适合就分手咯。她在那边略有迟疑:“不是因为适合不适合,而是看,你爱不爱她,她爱不爱你。”

  她没有用喜欢或者别的词,她用了“爱”这个字。我不知道她对这个字的理解有多深,或者她所有的认识都来源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但事实上我不认为自己比她懂得更多。或者爱本身就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连9岁的小朋友都懂得的事情,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你爱她,她也爱你这么简单。我们把简单的一个字赋予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不合适?去你妹的不合适!

  我爱你么?

  有一次晴晴姐姐问我,是不是每个男人心中都会有一个 dream girl,此人不在了,可别人却填补不了。也许吧。没有恋爱过的人的心本来是平的,当他经过一次所谓“刻骨铭心的爱”之后,心里就留下了那个人的烙印,别人可以来填补,到却不能取代,因为总是会有无法填平的痕迹。

  或者可以这么说,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不完整的,我们在现实中迷失,我们看不清自己,很多东西我们不懂得如何去做,我们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为了看清自己,我们必须寻找玻璃背面的那一层水银。有了它,才能组成一块完整的镜子,找回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在这层水银面前,你甘愿为她卑微,甘愿为她卸下武装,甘愿在她面前展现你最脆弱的一面,表现你最内心的独白。在她面前,你甘愿做个傻逼,只为博取她的一笑。

  我们都渴望能找到最合适的那个人,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又不得不作出各种妥协。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是在寻找那个完美的人,其实我们只是在寻找那个丢失了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很多事情我们不会去做,不会在寒冷的冬天在楼梯口的电话亭里聊聊不完的电话,不会每天晚上互道晚安,不会早上起床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对方只想听一下对方的声音,或是给对方一个紧紧的拥抱只为确认这幸福的感觉并非梦境。

  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那么它肯定是一场躲猫猫。我们在游戏中经历各种考验,躲藏,欺骗,隐瞒,伤害……有的人早走了,有的人还傻乎乎地留在原地等待,有的人只是打酱油,有的人躲在柜子里孤独地等待那个对他说“终于找到你了”的人,有的人永远也找不到,有的人会对你说,你要找的人不是我,有的人说,认真你就输了。

  认真就输了。但是,如果没有输过,你怎么知道自己认真过?如果爱情是喝酒,那你一定得烂醉一次。没有醉过,怎么知道自己清醒过?没有痛苦过,怎么可以说自己快乐过?

  我时时会想起你,你的记忆总是消散不去。有次你来跟我住,临别时你说,晚上下班回来没人帮我开门了,没人跟我说话了,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没人睡在我床上了。每次想起你,总会感到特别伤感。

  看到玫瑰花就会想起你,粉红色的玫瑰只因你而存在,我只买来送给你一个人。我督促自己,每天的床铺按你的吩咐铺好,地板拖得很干净,桌面的东西摆得很有条理,因为我害怕有一天你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门口,我不想让你抓到我生活糟糕的任何把柄。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虚伪,当初是我说叫你不要放弃我,而最后放弃的那个人却是我。这么说来,我的确有很多东西做得不够好,我还有很多话未对你说,还有很多地方未和你去,还有很多故事未讲给你听。

  我曾经觉得我们还可以想普通朋友一样,可以继续保持着友好的距离,在你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给予帮助。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开始不再回复你的短信,不再接你的电话。我害怕每一次电话的铃声,每一条的未读短信都让我恐惧。如果真的存在有平衡宇宙,那么你和我的宇宙在那分手的一刻一定发生了分裂,现实中的你不再存在于我的宇宙,我所怀念的也不再是现实中的那个你,你的宇宙与我的宇宙不再有重叠的部分。我将你的QQ拉进黑名单,把你的Twitter信息block掉,将与你有关的一切都退订,我不想另外一个宇宙的你去破坏我心中幻想中的你。我要用永远也得不到你来证明你是最好的。

  你之前送我的那把蓝色的格子伞,在我搬出学校的那一晚弄丢了,那天在网上看到一把,跟你送我的那把几乎一模一样,我毫不犹豫就买了。我是一个不喜欢撑伞的人,宁可淋雨也不愿意撑伞,我觉得伞是一件麻烦的东西,在遇到你之前,我也觉得,爱情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是一个相当慢热型的人,我很少会一眼就喜欢上某样东西,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不靠谱的。对你也一样,我没有在当初的一段时间爱上你。如同那把蓝色的格子伞,一开始的时候觉得不好看,但是越到最后就越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如果一我旦喜欢上了某样东西,这股热情就会持续很久。我就像一辆笨重的火车,需要很长的时间才可以启动,但是一经启动,就需要有更大的力量才能让它停下来。我就是这么一架笨重的火车。请原谅我的后知后觉。对你的爱远未有结束,它正慢慢升温。

thanks for loving

给佳佳的短信 | 感谢我们曾爱过

余人日记

不是小学生,真的不知道

DSC09345

  我上网查了下,三朵玫瑰还真是有所谓“我爱你”的意思。怪不得那些花贩把要三朵放在一起卖。

DSC09347

  那种植物我也有,不是种的,是水培。就是上次和两条米奇鱼一起买的植物,那卖鱼的姑娘告诉我说它们吃植物的根就OK,不用再喂养,我真的没喂过,后来就死了一条,然后过了不久,另外一条也翻白肚了,估计是在饥饿与孤独中挂的。

  我想起上次去超市,看到巨大鱼缸里面的金鱼,我开玩笑说如果有一天我失恋了,就去把大鱼缸里的鱼都买下来,然后把他们一条条分开,单独放进一个小鱼缸里,哈哈,我真变态。